•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顾念笙尉羡迟免费试读

    《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顾念笙尉羡迟 时间:2022-05-13 16:21:31

    小说简介:《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顾念笙尉羡迟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顾念笙尉羡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鱼君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值得推荐。林斯鱼受尽折磨,尝...

    《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顾念笙尉羡迟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撕破脸

    而回到别墅的林斯鱼,见林阳天没理她,径直阴着脸上楼,也不在意,慢吞吞的回到她的房间里。

    看着镜子里还略有些红肿的唇,想起刚才那个战栗的吻,林斯鱼眼里带了丝羞恼,不由心烦的捶了下枕头恼怒低声道

    "秦暮寒,你这个无赖王八蛋!"

    她原本计划的很好,只要林梦儿和丁泽骁发生了什么,让她撞破,那么订婚自然就可以借此顺势取消,但现在,她不得不再另寻别的方法了。

    "希望别再见到那个流氓了。"

    林斯鱼喃喃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抿了下唇,终于收拾好纷杂的心情,眼里浮上一层雾霭。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容不得别的意外。

    换下宴会礼服洗漱了番,林斯鱼隐约听到了楼下传来些许动静,她看了下时间,距离宴会结束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想来应该是李芳萍他们回来了。

    想着,她露出一丝乖巧笑意,打开了门。

    被林阳天一怒之下抛弃的李芳萍几人,因为夜深,路上也没多少车,硬是无奈的顶着瑟瑟寒意,走了几公里的路回到了别墅,几人只感觉全身疲惫,双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林丑鱼那个混蛋,就是故意的!"林风宇气的怒骂。

    "好了,别说了。"李芳萍脸上也带了些疲惫,制止了林风宇,"大晚上的,这么大声你还嫌你爸不够气,想把他引下来吗?"

    林风宇脸色一下子变成酱色,吭吭哧哧的不甘道:"那就这样算了?"

    "你还想怎么样,再半夜放一条蛇过去吗?"李芳萍看了眼不吭声的儿子,平静道,"林斯鱼不简单,是我们大意了。"

    "明明应该是林斯鱼那贱人声誉尽毁,结果她却在宴会上大放光彩,凭什么!"

    林梦儿握紧拳头,想起宴会门口众人的目光,她拉住李芳萍的手张皇道,"妈,我和泽骁在休息室里……"

    "梦儿!"李芳萍神情严肃的制止了她

    "李姨你们现在才回来啊。"林斯鱼缓缓走下楼,有些遗憾的看了眼被制止的林梦儿。

    "是啊,这么晚了,斯鱼怎么还没去睡?"李芳萍整理了下吹乱的头发,和蔼道。

    林斯鱼看着他们,眼里看不清神色,嘴角却带着笑,语气柔和道:"看李姨你们还没到,外面深夜天冷,有些担心,下来看看。"

    "林丑鱼你少装了!"林风宇忍不住开口,说到一半被李芳萍拉住。

    李芳萍微笑道:"我们很好,这就上楼休息了。"说着,拉着一对儿女转身就上了楼

    林梦儿转头看了眼林斯鱼,眼里掩不去的嫉恨,再也维持不了之前的虚假温柔。

    林斯鱼回应般的露出一抹无辜的笑容,见他们离开,她眼里带了些深思,转身回房。

    "梦儿,不管你和丁泽骁发生了什么,这件事必须瞒着。"

    关上门,李芳萍直接开口,见林梦儿不可置信的样子,语气放缓,开口,"你应该明白,现在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林斯鱼她妈的遗产我们必须拿到。"

    "我明白。"林梦儿平复心情,努力压下嫉恨的心情,道,"我会去跟泽骁说的。"

    李芳萍安慰的摸了摸林梦儿脑袋,眼里掩不去的狠辣,语气却很轻柔

    "再等一年,林斯鱼很快什么都不是了。"

    "你爸那边我会去说的,这段时间你们安分点。"说着,李芳萍也不久留,转身离开去哄林阳天。

    因为这事,林阳天显然丢了个大脸,第二天一早,连早餐都没吃,就脸色难看的气冲冲离开了别墅。

    林斯鱼却很自然,该干什么干什么,惬意的吃完早餐上楼,让有些战兢的林梦儿暗自气的直咬牙。

    这件事直到晚上才解决,林阳天是和李芳萍一起回来的,李芳萍脸上带了些许笑意,林斯鱼垂下眼睛,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

    林阳天脸色还是不太好,但语气平静了很多,看了下几人,开口:"芳萍跟我说了,梦儿是在宴会上喝多了酒过敏导致的,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说着,他看向忐忑站在边上的林梦儿,有些生硬道:"以后不许再喝这么多酒了。"

    林梦儿看向李芳萍,见李芳萍点头,她咬了咬唇道:"我知道了爸,以后不会了。"

    林斯鱼看着这一幕,放下手中杯子,杯子在桌子上发出不轻不响的清脆声。

    "原来是过敏啊,看姐姐在门口这么慌张的样子,我还以为是什么别的痕迹呢。"林斯鱼托着腮,笑意柔和道。

    林梦儿听到这话,脸色有些难看,还没说什么,林阳天已经率先开口,带着不满的训道

    "行了,瞎说什么,你姐就是过敏而已,倒是你,宴会门口大惊小怪,引得这么多人看过来,丢的还不是我们林家面子。"

    "好了,斯鱼年纪不是还小吗,以后经历的事情多了,自然就稳重了。"李芳萍笑着安抚道。

    林阳天冷硬的嗯了声,道:"工作一天我也累了,先上楼休息了。"

    "我陪你上楼。"李芳萍温柔的陪在林阳天边上,见林阳天神色好了点,她眼里带了一丝得意。

    林斯鱼看着离去的两个身影,长睫下眼神冷淡。

    她明白,林阳天这种自私自利的人,这样的处理方式再正常不过,吻痕一事不管真假,他都会替李芳萍掩盖这件事。

    不管林梦儿和丁泽骁发生过什么,只要不损害他的利益和名声,他都可以选择无视。

    更何况还有那笔来自她母亲的遗产。

    前世就是这样,林家和林斯鱼,一直是分开的两个个体。

    她太过清楚明白,只不过,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觉得恶心。

    "斯鱼,爸说的话你还是听听吧,省的以后又被爸骂。"

    往日的虚假情谊早已被拆穿,林梦儿干脆不再掩盖对林斯鱼的恶意,站到林斯鱼面前,居高临下的笑道。

    林斯鱼慢条斯理的捧起水杯喝了一口,压下心头情绪,语气毫无波澜:"是啊,你也要注意,以后少喝点酒,省的到时候又过敏了。"

    说着,她站起身来,笑语晏晏的看着林梦儿继续道,"更何况,就算过敏了你也还得藏着,得多难受呀。"

    见林梦儿脸色一变,林斯鱼扯了扯嘴角不再说什么,转身上了楼。

    "姐,林丑鱼太恶心了,最近我们吃了这么多亏,不能这么算了。"林风宇看着离开的林斯鱼,眼里带着一丝狠毒。

    "你还想怎么样,妈说了,让我们安分点。"林梦儿心下愤怒,语气也不太好道。

    "只要不是我们出面,不就行了。"林风宇笑着拿出手机晃了晃,眼里带着浓浓恶意道,"我喊了人来教训她,就算折磨不了她,也要把她的气焰给压下去。"

     

    到林斯鱼突然笑的极为艳丽,随着音乐的最后跌宕高潮,竟是不顾衣服的破损快速的几个旋转。

    头上固定的珠花因激烈的舞步而掉落,林斯鱼长长的黑发垂落,白色长裙寸寸破裂,而在林梦儿得意兴奋的目光下,露出的却是一条火红色的短裙,林梦儿神情一滞,不可置信的道

    "怎么可能!"

    仿若破茧成蝶,林斯鱼踏着最后一个音符停住身形,黑发红裙,端的竟是无比的艳丽,也给舞蹈留下了最完美的谢幕。

    看着边上林梦儿嫉恨通红的眼眶,林斯鱼笑着在众人的鼓掌声下垂下眸子,随后她便感觉到腰上左侧附上的灼热大掌,不由侧头看向边上的男人。

    "我的猫儿可真迷人。"男人弯下身子,低沉好听的声音在林斯鱼耳边响起,语气暧昧。

    林斯鱼只感觉到耳朵一热,赶紧捂住耳朵暗瞪了眼男人,却看到男人深邃冷淡的眼里竟有着一丝不加掩藏的掠夺和热意,不由心里一紧。

    "都跳了一支舞了,怎么,还认不出我么?"

    "你在说什么……"林斯鱼语气有些干巴。

    男人笑了下,抚了抚林斯鱼柔顺的长发,语气意味深长道

    "李苗苗,记住,爷叫秦暮寒。"

    李苗苗……林斯鱼想起巷子口骗那个变态而故意随口说的假名,表面的镇定有些维持不住,后退一步小声道

    "秦爷真会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