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大结局】《三年冤狱》穆霆席许田吟&已完结免费阅读

    《三年冤狱》穆霆席许田吟 时间:2022-05-13 16:36:46

    小说简介:《三年冤狱》穆霆席许田吟是小说《《三年冤狱》穆霆席许田吟》中的角色,该部小说的作者徐岁宁的文笔清新流畅,让《《三年冤狱》穆霆席许田吟》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三年冤狱》穆霆席许田吟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

    【大结局】《三年冤狱》穆霆席许田吟&已完结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厉少,不好了,太太被三爷的人带上了银色别克商务,离开了。”林晟又慌慌张张折回道。

    “这个时间,那个蠢女人怎么会在酒吧?”

    “这......这不是你让人把她的家砸了吗?”林晟一边说,一边观察厉岁寒的表情,继续道:“太太可能心情郁闷,就去了酒吧。”

    江丹橘在外面找工作的事情,早就传到了厉岁寒的耳朵里,特别是他知道厉岁年又在背后帮了她,让他怒不可遏。他想着那个女人在外面闹够了会主动回去,原来是小看她了。

    厉岁寒重重的把文件摔在桌上。

    “安排人截住那辆车,我们现在赶过去。”

    “是。”林晟马上把轮椅推过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带着这个误事的道具。”厉岁寒一脚把轮椅踢开。

    林晟心想,总裁这是怎么了,一直为了麻痹敌人,佯装残疾,现在就把马甲脱了,是不是太草率了。

    可是,他哪敢提什么建议,跟在雷厉风行的总裁身后,直奔地下车库。

    林晟踩动油门,黑色宾利嗖的一声驶出厉氏集团的地下车库。

    厉岁寒手下的人时时和林晟报告银色别克商务的动向,别克商务正驶向城东码头仓库的方向。

    林晟调转车头,也朝着城东码头的方向开去,走到半路,又接到电话说是把车子跟丢了。

    厉岁寒骂道:“真是一群废物,快点开。”

    林晟在前面开车,被吓得一头冷汗。

    江丹橘坐在车子里,连踢带咬,被后座的瘦高男人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绑住她的手脚,用黑色胶带封住了嘴巴,“贱女人,你就留着点力气吧,有让你动的时候。”

    江丹橘见反抗是于事无补,就保持安静,注意观察周围的环境,路上的车子明显越来越少,她心里在打鼓。

    车子走的越来越颠簸,很快,上午别克进入了一个废旧的仓库。

    江丹橘被抓着脖子提溜出来,丢在地上。

    瘦高男人把她的黑色胶带打开,腿上的捆绳解开。

    江丹橘蹲在地上开始求饶,“求求你们,放了我,你们要什么?我给你们。”

    两个男人在一边窃窃私语,旁边的男人对着瘦高男人说:“高子,我看这妞找的漂亮,上头不是说让我门自由处置吗?”

    “上头想让这个女人出点丑。”高瘦男人说道。

    “那就一边来,一边拍视频呗,你先来,我来拍。”

    江丹橘看到两男人靠的越来越近,她步步后退,“你们再靠近,我就死给你们看,到时候你们会背上杀人犯的罪名。”

    瘦高男人,目露凶光,捏起江丹橘的下巴,“你当老子是吓大的,别来威胁老子,等会我让你跪着求老子,知道刚才喝进去的是什么吗?”

    江丹橘刚才就感觉浑身发烫,呼吸急促,她以为这是担惊受怕导致的状况,“你......你在我酒里放了什么?”

    瘦高男人上去把江丹橘的白色衬衣撕开,“明知故问。”

    江丹橘一脚踢在男人的下体,急欲逃跑,刚跑出几步,就被瘦高男人扯着腿,拉进里面,这时候,旁边录像的男人一直举着手机在拍。

    “真是没长眼睛,居然敢踢老子,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

    江丹橘凄惨的哭声,在寂静的深夜显得特别刺耳,在外面正在焦急寻找的厉岁寒也听到了。

    循着女人的哭声,厉岁寒和林晟很快找到了地方。他们赶来时,瘦高男人正在撕扯女人的衣服。

    厉岁寒一个健步如飞,上去一脚把瘦高男人从江丹橘身上踢开。

    正在拍照的男人一看来了人,马上发出求救信号。

    林晟上去一脚把他的手机踢飞,四个男人对打,现场一片混乱。

    江丹橘浑身发抖,瘫软在地,低声啜泣。

    很快,厉岁寒的一众手下赶到,把厉循的两个手下,踢跪在地,绑起来逼问。

    厉岁寒俯下shen,把西装脱下盖在江丹橘身上,他发现江丹橘浑身滚烫,脸上是不正常的酡红。

    他曾经被厉循这样暗算过,他知道发作时候的症状,他一脚踢到瘦高男人的脸上,“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厉少,是三爷让小的做的,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瘦高男人认出是厉岁寒,居然是站起来的厉岁寒,他的腿什么时候好的,恐惧袭来,吓的魂飞魄散,一个劲的求饶。

    厉岁寒双手攥紧了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厉循居然又把这种伎俩用在他的女人身上,不管他怎么对待这个女人,而她终究是名义上的厉太太。

    他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去把厉循绑过来,让他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林晟秒懂,“那这两条狗怎么解决?”

    “一人砍掉一只手,不得再踏入白城。”

    厉岁寒说完,俯身抱起地上的江丹橘,离开了码头仓库。

    黑色宾利在夜色里一路狂奔,赶去城南别苑。

    在车里,江丹橘抓住男人男人的手臂,乞求道:“你帮帮我。”她的身体里像是有万千只虫子侵蚀着每一寸皮肤,全身的燥热更加汹涌的蔓延开来,她好难受,难受到不得不向她恨的男人求救。

    厉岁寒打电话给自己的私人医生木岂,打了很久才接通。他以为终于找到了可靠的救星,木岂却不在白城,但电话里告诉他,只有他才是现在最好的良药。

    车子到了城南别苑。

    厉岁寒把江丹橘抱进电梯,狭长而深邃的凤眸,注视着怀里柔成水的女人,心里一阵挣扎。

    他轻轻把江丹橘放在主卧的床上。

    女人娇小的脸蛋上弥漫着水色妩媚,唇如胭脂,特别是对上那媚眼如丝的双眸,厉岁寒的喉咙紧了紧。

    不论如何,他们已经算是夫妻,行夫妻之事,也是常情。江丹橘不想自己出什么意外,她现在也不能让自己出意外,她不拒绝向他求救。

    她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可以帮自己,不知道他的腿什么时候已经好了,可身体上的隐疾是否治愈,她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怀疑。

    他在生意场上杀伐果断,刚接任厉氏总裁不久,就拿下几十亿的项目,如今面对着这个女人,竟然生出迟疑。

    来医院做什么?”厉少淡淡的问道。

    不知何时,厉少开始关心起厉太太了,总会问林晟一些关于她的事情。

    “听说刚才正在为太太的外婆办理住院手续。”

    “住院?”厉岁寒蹙眉,“她哪里有本事安排住进厉氏医院。”

    “是江家预付了500万住院费,刚才太太的妹妹过来缴费的。”

    “好好查查这件事。”

    林晟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滑动手机,收到了好多照片,是江丹橘和厉岁年在一起的出席书画活动的照片,两个人看起来关系很亲密。

    厉岁寒觉察出林晟的异样,“出了什么事情吗?”

    “大...大少爷,昨天和太太......”

    厉岁寒一听,站起来,抓起林晟的手机翻看照片,看到了江丹橘和厉岁年一起出现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看来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应该很长。

    特别是在医院前面,望着厉岁年的江丹橘言笑晏晏,这是厉岁寒从来没看到过的表情,江丹橘在城南别苑,一直是个了无生气的模样,他越看越气,直接把手机中“啪”的摔到地上。

    看到地上已经碎裂的手机屏幕,林晟先是安抚厉岁寒,“厉少,或许有什么误会,我再去查问清楚。”

    林晟下楼去住院部问江丹橘的情况,被告知江丹橘的外婆能住进厉氏医院,是厉岁年安排的。

    他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禀告给厉岁寒。

    厉岁寒一听,一双狭长冷淡的眼眸里像是淬了冰,射出万道寒光。

    “把她们赶出去。”

    林晟自然知道要赶的人是谁。

    “这......不太好吧,真的要和大少爷撕破脸皮吗?还有,太太会怎么想。”

    厉岁寒讨厌厉岁年,一直面子上都过得去,

    上一篇:摄政王的心上娇在线阅读&全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