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又病娇了》洛悦兮鹿逸琛~完结无弹窗

    《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又病娇了》洛悦兮鹿逸琛 时间:2022-05-13 17:15:30

    小说简介:这部小说《《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又病娇了》洛悦兮鹿逸琛》的主角是《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又病娇了》洛悦兮鹿逸琛,小编很佩服作者千尽欢的文字功底,故事十分新颖,让人越看越想看,千尽欢对于主角《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

    《偏执大佬的团宠小撩精又病娇了》洛悦兮鹿逸琛~完结无弹窗

    第6章债主找上门

    当然李氏也不是个好惹的主,更何况这已经触碰到了她最在乎的事,杜永林才两岁,她不为自己想,怎么也得为孩子想想。

    "家里确实不是我说的算,但是那些钱可都是我们这一大家子人辛辛苦苦挣出来的,你要拿走总得让我们知道原因吧。"

    杜秋月看着李氏那紧张的样子,就打心眼里瞧不起,"告诉你们也没用,反正这钱我必须要拿走,再说了,你们怕什么,卖了杜怜玉,你们不就有钱了吗,瞧瞧你们那样。"

    杜芷溪看着李氏因为杜秋月的蛮不讲理,逐渐的也没有了斗志,不禁的摇了摇头。

    看样子还是得让她出手,让一旁看热闹的便宜老爹和恶毒继母都参与进来才行。

    正想着,杜芷溪很是费劲的坐在了地上,一双肥胖的小手死死抱住杜秋月的腿,接着委屈的哭了起来,"呜呜呜……小姑你就老实告诉二婶她们是因为姑父赌博输了钱,被要债的催促了,小姑,求求你了……不要卖了妹妹。"

    人家小姑娘委屈的哭,不管男人女人看了都会心软,可杜芷溪这么一哭,竟是让人觉得有些恶心,大饼一样的肥脸,五官也都挤在了一起。

    不过杜芷溪要的可不是让大家心软而放弃卖掉杜怜玉。

    果然,听了杜芷溪的话后,刚才还不以为意不敢说话的几位大人终于是按捺不住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阿玉还真的就不能卖了!"李氏怒气冲冲道。

    "秋月,我问你,芷溪说的可是真的?"接着便宜老爹来到杜秋月跟前问道。

    "死丫头你给我起开。"杜秋月厌恶的想要甩开杜芷溪,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只得看向杜瑾怀回应道:"怎么可能,芷溪这死丫头说的话,能信么,大哥你可千万不能相信啊。"

    "芷溪虽说是好吃懒做,可从来都不会撒谎。"王氏安抚好杜永剑后,跟着站了过来。

    嘿,瞧她这小暴脾气,不撒谎就不撒谎呗,非得加一个好吃懒做。

    靠,家里的重活脏活都是原主做的好吗,而且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原主之所以会这么胖,绝对事有蹊跷。

    "芷溪又不是大嫂你亲生的,大嫂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她了?"

    杜秋月恢复了神志之后,这战斗力还真是一人难以搞定,得亏杜芷溪机智,懂得什么叫以多胜少,让她寡不敌众!

    不过呢,这也仅仅是个开始。

    "秋月,你怎么说话的,她是你大嫂,再说了,你大嫂她说的也没错,还有若是你实话告诉大家,事情至于变成这样吗?"说到底,杜瑾怀也只是想弄清楚杜秋月来家里要钱的真正缘由。

    李氏看着情况,用力掐了一下杜秋山的胳膊,随后杜秋山附和道:"大哥说的对,秋月,你就告诉大家芷溪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

    还未等杜秋月说出话来,大门"哐哐哐"的响了起来。

    杜芷溪抿嘴一笑,似乎早就料到了什么。

    "快去开门,看看谁来了。"杜瑾怀赶紧对着身侧的王氏说道。

    王氏还没走到大门口,门栓就被门外的人用力撞开了。

    "杜秋月,赶紧给我滚出来!"入目的是一个尖嘴胡腮且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眼神及其凶狠的朝着屋内看去,身后还跟着几个膘肥体壮的男子。

    "娘,快救救我,救救我。"听到来人的声音后,杜芷溪明显的感觉到杜秋月的双腿都在发抖,看样子应该是非常害怕了。

    这一次她倒是要看看她的这位便宜老爹面对这样品性不正的人,又会做何处理!

    杜瑾怀最为杜家老大自然而然要站出来,不过看着这帮来势汹汹的人,杜瑾怀说话的语气立马就缓和了很多,略带着一丝恭敬,问道:"敢问几位兄台有何贵干?"

    "哐当"一声,尖嘴胡腮的大汉一脚将院中的长椅给踢翻了,"少废话,让杜秋月把钱交出来,不然的话老子就把这间房子给拆了。"

    "敢问兄台,家妹是何原因欠了各位的银子?"杜瑾怀怎么的也得问个清楚才是。

    "老子给你解释那么多做什么,你就是她哥吧,既然这样你替她还钱也可以,拿了钱,我立马回去把她相公给放了。"大汉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给杜瑾怀解释太多。

    见着形式,杜芷溪也是装作一副受惊的样子,把杜秋月给放开了。

    趁着做饭的时间,杜芷溪赶紧给村头马寡妇写了一封信,让杜怜玉小心的送了过去。

    虽说马寡妇抢了她的未婚夫,不过更多的她还得感谢马寡妇呢,不然她要真是嫁给了赵瘸子,她怕是真的要一头撞死了。

    且不说这个,就说马寡妇那张八卦、说遍桃花村无敌人的嘴,只要让她把杜秋月回娘家的消息透露出去,相信追债的人自然而然就会顺着消息找过来了。

    当然了,要是没点好处,马寡妇铁定不会帮这个忙,所以杜芷溪写了一张欠条给她,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有钱,自然就好办事了。

    至于她为何会知道杜秋月的相公赌博,那就得问问杜永财了,相信杜永财比她知道的还要多。

    慌乱之中,杜永财正好对上了杜芷溪那淡然一笑,然后迅速躲开了。

    "豁,合着你每次回来要钱,就是为了给小方还赌债啊!"李氏可管不了院中那些凶神恶煞的人,她一心只想着杜秋月三天两头可拿走了不少杜家的钱,而且那些钱都是他们省吃俭用攒下来的。

    "行了,都别说了,当下赶紧凑钱把这些人给打发走。"张氏也害怕事情闹大,更害怕这帮人要是急了,会对她的贤婿做什么事情来,她可不想让杜秋月小小的年纪就变成了寡妇,这样传出去也不好听。

    "娘,您一直都知道这件事,还帮着秋月向大家隐瞒,您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杜秋山也觉得很是受伤,老娘也太偏心了,家里生活本就拮据,还要拿钱替方家还赌债。

     

    扫院子的动作,一副厌恶的表情看向小杨XF。

    看着张氏凶神恶煞的样子,小杨XF一边趴下了墙头,一边说道:"呵呵,芷溪要是出了什么事,俺看你哭还来不及呢!"

    他们杜家出了一个杜芷溪,整日被人闲言碎语,张氏还就巴不得杜芷溪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才好咧!省得给他们杜家再惹出什么乱子来。

    "你干嘛?你要帮我?"杜怜玉走到了李氏跟前,指了指她面前的刺绣,李氏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你还想帮着你姐补贴家用啊?"杜秋山嘲笑的模样朝着杜怜玉看了一眼。

    "你说什么呢。"李氏瞪了一眼杜秋山,杜秋山立马闭上了嘴。

    "那你帮我裹线团吧。"杜怜玉来帮她的忙,她倒是乐意的很,反正杜怜玉又不会说话,她做了什么,也说不清楚,到时候这些刺绣还不是她的功劳了。

    杜芷溪要补贴家用,她倒是高兴的紧,只要不从他们的口袋里再掏钱出来,什么都好,这样还能攒下一点私房钱。

    "娘,您让芷溪去赚钱,这要是被大家伙儿知道了,大家会怎么看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