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我有七个霸道干妈》林凡小说好看吗(《我有七个霸道干妈》林凡)

    《我有七个霸道干妈》林凡 时间:2022-05-13 17:26:17

    小说简介:《《我有七个霸道干妈》林凡》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人见人爱的《我有七个霸道干妈》林凡,作者仅允成名已久,文笔绝佳,《《我有七个霸道干妈》林凡》对角色的刻画十分成功,情节曲折婉转,主角《我有七个霸道干妈》林凡的故事牵动...

    《我有七个霸道干妈》林凡小说好看吗(《我有七个霸道干妈》林凡)

    第4章是

    陈律长得很高,167的徐岁宁在他面前,足足矮了一个头多,他看她不得不垂眸,这一垂眸也就导致他眼神里多了几分冷冰冰的味道。

    徐岁宁想,他要是不说话,那可真真是个冰美人。可是说话又是斯文多情的模样,这种反差感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

    "陈医生,我是真的想你。"她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陈律嘴角微微挑起,捏着她下巴的手顺着她的背下滑,揽住她的腰,颇有暗示性的说:"是想我,还是想睡我?"

    男女之间感情升温的最快方式,就是那档子事情了。

    徐岁宁往他怀里靠,两个人看上去抱得密不可分,她说:"都想。"

    她是个南方人,声音很柔,这会儿又是带了目的接近他的,像极了一朵虚伪的小白莲。

    陈律明白她有所图,也许是想攀高枝,或者想要钱。不过他不介意有人这么热情的给他送一顿免费"午饭",他有些心不在焉的问:"你喜欢哪个酒店?"

    徐岁宁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得陪我的学生,今天恐怕没时间。"

    陈律露出点惋惜神色,"那明天你来医院找我。"

    "嗯。"徐岁宁应着,迟疑了一会儿,垫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陈医生,我先走了,明天见。"

    她这是算计好了的,今天有个学生,陈律什么也做不了。她得吊着他的胃口,太容易得到的就不珍贵了。到时候她什么便宜都占不到。

    陈律在她走后,脸色的惋惜神色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去了食堂。

    蒋楠铎神色古怪道:"今天你看见徐岁宁没有?陪她学生来医院,那穿的,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怪带劲的。"

    陈律瞥了他一眼。

    "你跟她那次,从后面来应该感觉很不错吧?"

    "忘了。"他慢条斯理的端着餐盘往餐桌上走,"下次我记一下,告诉你。"

    蒋楠铎的脚步就停下来了:"你们还有下一次?"

    陈律不言不语,没做解释。

    "你该不会,对她上瘾吧?"蒋楠铎的眼神有点复杂。

    陈律淡道:"跟她做感觉一般,但她那张脸,还算能看。"

    "陈律我劝劝你,你跟她走得越近,跟国外那位就更加没可能了,你们多少年了,别赌气。"

    陈律的声音冷了点:"她的男人恐怕更多。"

    "你这,该不会是在报复国外那位吧?"蒋楠铎道,"她占有欲那么强,估计能被你气个半死。今天一大早,她还来找我聊天了,那能是为了找我么,分明是想打探你的消息。"

    "分手是她提的,你认为她还会想着复合?"陈律没什么语气道。

    蒋楠铎哑口无言,但是也不意外,毕竟那位之前可是被陈律给宠坏了,陈律是什么人呀,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还不是都能跪下来给她换鞋。

    只不过,那位之前再怎么闹,也没有提过分手。

    这次,是第一回。

    ……

    徐岁宁第二天按时去了医院。

    陈律在给人看病,她坐在他办公室外的长椅上,正对着门,他询问病人病情的时候,微微抬眼,余光就看见了她。

    她穿着黑色连衣短裙,黑色将她整个人衬的雪白,她端端正正的像是大家闺秀的坐着,朝他腼腆的笑了一下。

    说是腼腆,在她那张脸上却很欲。

    过路来来往往的人都会看她两眼。

    陈律内心,半点波动都没有。

    说实话表现得尺度没有把握得很好,显得有些刻意,起码没能吸引到他,还不如那天喝醉酒撩拨人。

     

    很久以后才能实现也没有关系,她等得起。

    但徐岁宁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张喻居然有朋友认识陈律。在陈律眼皮子底下,孩子肯定留不下来。

    "陈医生,要真有了,我也有孩子一半的处置权不是吗?"徐岁宁道。

    陈律的眼神锐利的看着她,淡然道:"要是你能保证以后孩子不会争陈家的财产,我自然不会干涉你。"

    徐岁宁生孩子,要的可不就是财产么,不然拿什么跟姜泽斗。她答应不了,只能装出一副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而陈律只是无动于衷的凉凉的带着压迫感的看着她。

    他当时只是想睡她,可没有要给她名分的打算。

    徐岁宁勉强淡定说:"陈医生,我没想要你的财产。"

    陈律也就不再转弯抹角,道:"你是真可怜,还是装可怜,亦或是出于喜欢还是利益接近我,我还是分的出的。"

    徐岁宁身体有点僵硬,只能服软的喊一句他的名字:"陈律。"

    他挑眉说:"你装小白兔的手段真不太行,不如先去找其他人练练。"

    "我没有。"她否认。

    "前段时间,姜泽直接被你一板砖拍进医院,脸上也被你挠得见不得人,小白兔能干出这个?"

    徐岁宁是真的被他看的透透的,咬了咬唇,没吭声。

    陈律风轻云淡的说:"跟你那两次,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很好的感觉。对付姜泽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值得我费这个心思。"

    他连她接近他的意图都猜到了。

    这意味着她原本的计划胎死腹中。

    徐岁宁的脸色有点难看,她却还是笑了笑,一副茫然模样:"陈医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嗯。"陈律的声音越发淡然,也懒得跟她纠结她这拙劣的演技,"去检查吧。"

    徐岁宁其实并没有觉得自己怀孕的几率有那么大,她的生理期十分不准,本身就是难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