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火爆小说《离婚后夫人成了首富》苏楠傅邺川全文在线阅读

    《离婚后夫人成了首富》苏楠傅邺川 时间:2022-05-13 17:30:34

    小说简介:独家新书《《离婚后夫人成了首富》苏楠傅邺川》由著名作者夏落不明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离婚后夫人成了首富》苏楠傅邺川,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那么《离婚后夫...

    火爆小说《离婚后夫人成了首富》苏楠傅邺川全文在线阅读

    第14章再见冯玉

    被两个陌生男人挡住了去路,冯玉先是一阵下意识的慌张,但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有些不屑的看着眼前的黑子说道。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敢挡我的路?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千元县的治安局领导就会立刻把你们抓走?"

    黑子不以为意的说道。

    "当然,千元县最年轻的副县干部,市一号的亲生女儿,我们怎么能不认识您呢?麻烦冯小姐,冯副县,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认识我?那你还敢拦我的路?"

    冯玉的脸色渐渐的难看了下来,难道对方是自己父亲的竞争对手?

    "休想。"

    冯玉正想喊人,那黑子却突然冲到了冯玉的面前,他的手里拿着一块手帕,捂在了冯玉的樱桃小口上。

    "你。"

    冯玉连话都说不出来,突然身子一软,直接瘫了。

    "快。"

    黑子和另外一个同伴,两人迅速的将冯玉抬上了金杯面包车,两人手法之精湛,心态之沉稳,一看就是老手了。

    "我去,这女人居然是县里的干部,她老爸还是市一号?"

    许飞的心里一阵惊讶,难怪这小妞的性格如此的泼辣,原来是个白富美,现在怎么办?自己是溜之大吉,还是救那女人一把?

    明知道冯玉的身份,还敢对冯玉下黑手,那么对方的身份背景肯定而已不简单吧?自己就是个平头老百姓,水太深,搞不好自己得被淹死。

    可是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被带走吧?鬼知道对方准备怎么对付冯玉,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被糟蹋,许飞觉的得有些暴殄天物,而且许飞的心里也是有小算盘的,冯玉的背景这么厉害,如果自己今天可以救冯玉,那么未必不能从此得到一个不小的靠山。

    "搏一把吧。"

    许飞一咬牙,一个箭步朝着已经开动的面包车跑了过去,死死的抓着面包车后面改装的行李架。

    汽车行驶的飞快,十几分钟之后,直接上山了,开进了一处极为豪华的庄园之内,面包车路过小花园的时候,许飞一个纵身跳入了花园里面,茂盛的花草将许飞的身子完美的遮掩住了。

    面包车在二层小别墅的面前停了下来,许飞将脑袋从花丛中伸出来,小心翼翼的窥探着别墅门前的情形。

    许飞的心中很清楚,哪怕自己今晚要救冯玉,也必须要偷偷摸摸,而非是光明正大,自己现在虽然比较能打,而且还有天眼和读心术神通,但是现在的自己对于真正的贵人而言,还只是一个可以随便一脚踩死的小虾米而已。

    敢绑架冯玉的人,很显然现在的自己是惹不起的对方的,万一被对方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还没有等到冯玉报恩,估计先得被对方玩死。

    一个身穿笔挺西装的的长发男子早就在别墅门口等候了,男子年龄在三十岁作用,面色煞白,脚步虚浮,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李文强,江北市三大少之一,臭名昭著,但是背景深厚,没有人敢轻易的得罪他。

    李文强不等面包车停稳当,就快步走了过去。

    "怎么样?"

    李文强显然早就迫不及待了,自己一把拉开了车门。

    "李少爷,我办事儿你放心,人,我给你带来了。"

    黑子抱着冯玉从车上走了下来,一看到冯玉,李文强的眼睛顿时直了,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面掉出来了。

    "好,黑子,今晚干得漂亮,回到了市里去公司账上支一万块,算是给你的奖励。"

    听了李文强的话,黑子顿时眉开眼笑。

    躲在小花坛之中的许飞暗暗咂舌,这个年代在千元县这个贫困县,一个正式老师半年的工资也就一万过点儿,眼前这个阔少爷张嘴打赏就是一万块,家里怎么也得有个上千万的吧,看来自己必须得好好思考一下,怎么既不给自己惹麻烦又能把冯玉救出来了。

    在许飞躲在小花园里面暗暗思考的时候,冯玉已经恢复了一丝清明,她看清了李文强的模样,顿时气愤无比。

    "李文强,你这个混蛋真是丧心病狂了,敢绑架我,我现在是千元县的副县,你知道绑架公职人员是多大的罪责吗?让我爸知道了,你们李家吃不了兜着走。"

    李文强一脸奸笑的看着冯玉。

    "哼,你别煮熟的鸭子嘴硬了,你因为你老爸市一号病重的消息能瞒得住我们李家?我已经得到了可靠消息,你爸半年内就会从现在的位置上退下来,一旦你父亲退下来,你冯家在江北可就没有什么发言权了,怪怪的听我的话,我不会亏待你的。"

    听到李文强的话语,冯玉的心中一惊,看来李文强已预谋了很久了,不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自己现在算是羊入虎口了。

    此刻药劲儿发挥,冯玉身子滚烫,四肢无力,逃生无门,只能是怨恨的看着李文强。

    "李文强,今天你要是敢碰我,我保证,我就算死,也要拉着你当垫背的。"

    李文强的面目狰狞,他抓着冯玉那长长的秀发,暴戾的说道。

    "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老子敢动你就不怕你,黑子,给我把这个臭婊子扛到201房间去,我好好的调教,调教她。"

    李文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的,李少爷。"

    黑子扛着冯玉走进了别墅,李文强在后面跟着,另外的两个小弟将面包车朝着后院车库开去。

    四周再也没有其他人,许飞才从小花坛里面露出了身子。

    "看来李文强是准备办了冯玉啊。"

    他的目光落在了二楼唯一一间亮着灯的房间窗户上。

    阳台距离院子地面的距离应该在三米五,许飞估算了一下,自己身高一米八,伸出手应该有两米一多,自己要是可以跳起来一米六左右,那就可以抓住二楼栏杆,翻上阳台,从阳台进到房间里面。

    一米六的高度,常人自然无法做到,但是许飞觉的自己现在好歹是一名象力境界的修者,身体素质比常人强大很多,可以试一试。

    "走。"

    许飞快速的奔跑了起来,奋力一跃,双手果然是抓住了二楼阳台的栏杆,然后猛然用力,便是翻上了阳台,窗户半开着,可以看清楚里面的状况。

    冯玉被黑子扔到了松软的大床上,冯玉的个头并不是十分的高挑,差不多一米六五左右,身材凹凸有致,有几分江南女子的味道,雪白的肌肤暴露出来,不过有些意犹未尽。

    "果然,安全裤是人类最可耻的发明。"

    ……

    将冯玉扔到床上之后,看着冯玉那动人的模样,黑子心里就像是被猫抓了一样,很是撩人,可惜冯玉这样的女人不是他可以吃得起的,他要是碰了冯玉,那就是找死。

    黑子叹了一口气,出了门。

    许飞瞅准机会,从窗户钻入了房间。

    "是你?"

    此刻因为被李文强下药,冯玉陷入了一种半昏迷的状态,尤其是那种药物会让女人躁动不安,想要释放,但是在看到许飞的时候,冯玉还是认了出来,这不就是今天自己在大王镇的一条山道上遇到的小流氓吗?

    "别说话,我是来救你的。"

    许飞生怕冯玉喊出声音,所以急忙提醒冯玉。

    "铛铛……"

    正在这时候,门外传来的走路的声音,应该是李文强来了,许飞急忙躲在了窗帘后面。

    李文强的手里拿着一个dv录像机,一脸的激动之色。

    "李少爷,你真的想好了要动冯玉小姐?你可要想好了,今晚你上了冯玉之后,你李家和冯家如果不能成为秦晋之好,那可就是生死仇敌了,万一冯书记的病好转了,李家可就难堪了。"

    黑子常年跟着李文强,算是李文强的心腹,所以有些话,他也是可以说道。

    李文强扬了扬手中的录像机,得意的对着黑子说道。

    "你放心吧,我都调查的一清二楚的,冯玉他老子得的是脑梗塞,一周前突然病发,好不容易才抢救回来的,现在还在市医院的高级病房躺着呢,从省城来的大专家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最多可以活半年,而且就算能拖着连个两三年,也不会有可能继续担任江北一号了,所以你放心好了。"

    "而且我不是没有准备的,我一会儿把过程录下来,要是冯玉这个贱女人敢闹事儿,我就把视频流出去,他们冯家在江北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只要有视频在我的手里,他们冯家也只能认命。"

    "行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先正事儿了。"

    李文强迫不及待的走进了房间反锁房门,随后看着躺在床上,已经被发作的药力弄的浑身酥软,迫切的需要一场爱抚的冯玉.

    此刻的冯玉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放纵。

    "我要。"

    冯玉从床上爬起来,目光含春的看着李文强。

     

    烟杆在身旁的榆树上敲了敲,然后朝着许飞问道。

    "我问你,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许飞一肚子的坏水,而且好歹也是高中生,哪里不懂这点儿弯弯绕?

    他一脸茫然的看着王大虎说道。

    "王叔,看到什么?我连你家大门都没有进,刚来你就在着榆树下等我,我就看到你,其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王大虎听了许飞的话语,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对许飞的敌意也是小了许多。

    "算你小子聪明。"

    "记住,以后管住自己的嘴,别乱说。"

    许飞急忙点头。

    王大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信封递给了许飞。

    "给你,拿去吧。"

    说着他将一个信封递给了许飞。

    "这是什么?"

    许飞将信封拿过去,一脸茫然。

    王大虎道。

    "你小子不就是想要村子里代课教师的名额嘛?这是村子里开的介绍信,我事先给你说过了,就算是我同意了,你也得参加县里教育局阻止的统一的考试,后天九点,带着这一封介绍信和你的身份证去县一中参加选拔考试,能不能过关,那就看你自己了。"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自己家的院子,确定于美丽没有偷听,然后又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对许飞说到。

    "我可提前给你说好,介绍信我已经给你开了,能不能过是你的事儿,你要是敢把我和刘香兰的事情抖出来,我和你没有完。"

    许飞将介绍信装到了自己的口袋,十分真诚对村长王大虎说到。

    "王叔,你放心,我许飞说话算数,介绍信你已经给我了,刘香兰那事儿我就当没有看见,绝对不会乱说。&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