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又美又撩》南烟~完结txt

    《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又美又撩》南烟 时间:2022-05-13 17:45:07

    小说简介:主角是的《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又美又撩》南烟小说是《《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又美又撩》南烟》,本小说的作者是著名网络作家我爱大包子写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型的小说,非常好看。他是唐王遗落民间的皇太子。他是为天地不容的绝世...

    《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又美又撩》南烟~完结txt

    第4章狗眼看人低

    死寂,死寂,死寂,……

    现场死一般的寂静,方才发生的一幕,犹如梦境虚幻,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若非亲眼所见,甚是觉得一切都在做梦。

    且不说李云潇是何许人也?抛开他的身份暂且不论,他的实力可是有目共睹的,于长安俊才一辈绝对可算得上拔尖的存在。

    然则,他被那穷酸野小子一拳打到吐血,震断数根肋骨,这是何等的威力?

    一群人,所有人目光全部聚焦于长生身上,无论是参赛者,还是围观的热闹人,一脸愕然,满是惊恐,不知过了多久,忽地一阵风吹来,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打个了寒颤。

    可是,惊讶之余,他们更担心李长生的安危?毕竟对方的来头不小。

    此时,有人在人群中小声议论着,有人说道:"这小子疯了吧?打了李云潇,简直是活腻歪了。"

    "李云潇可是睚眦必报,估计他的好日子马上就到头了。"

    "瞧他那一身穷酸样,估计是乡下来的野小子,没见过什么大人物,不知天有多高,李云潇有多可怕。"

    "哎!那位李公子受了如此大的屈辱,怎会善罢甘休,唉!!"

    ……

    诸如此类的声音,于人群中不断地响起,大多是说一些马后炮的话,不乏有为长生可怜的人,却也仅是嘴上说说而已。

    长生听着来自四面的声音,不以为然,实在不解众人何言至此?明明是对方想要置自己于死地,非但得来的不是谅解,而是一句句嘲讽。

    此时,孙瑶连忙吩咐下人前去帮忙。李云潇是李家的独苗,若是死了,估计整个李家都要疯了,到时候,难免会殃及孙家。

    孙家乃是江湖大派,可论及势力比之李家还是要弱上几分。

    孙瑶手扶着阑干,轻身跃起,一袭飘洒舞动的衣裳,映衬着她那曼妙的身姿,当真是美极了。

    她乃江湖中人,习得轻功之术算不得称奇。

    落地后,她长衫摆动,背对着李家那群家奴说道:"你们还愣着干嘛?你家公子受伤?若要耽误了最佳医治时机,你们都得跟着陪葬!!"

    此言不假,李云潇专横跋扈,养成了贵族公子哥的臭脾气,自然跟他的家境有关,被人宠溺惯了,他要是出事,估计下人免不了要跟着遭殃。

    于是,一场'闹剧'就此草草结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李云潇,不料半路杀出个野小子从中搅局,以李云潇的昏死为结局收场。

    李云潇被人抬走后,孙瑶近距离打量着陌生的少年,穿着破破烂烂,无论怎么看都不似是有钱人的恶作剧?

    不及孙瑶先开口说话,长生说道:"这球是你的吧?还给你!!"

    说罢,长生将手中的绣球扔还给了她,这一幕,当真是跌破所有人的眼睛,多少人想要得到绣球却也无门,而今落入他的手中,就此还回去,世上竟有如此怪人。

    在场之人,嘴巴微微张开,满脸的惊愕和不解。

    就连孙瑶也搞不懂他玩什么猫腻,问道:"绣球是你自己凭本事抢来的,如今落在你的手中,那便是你的。"

    "话是不假,可是我看见你是你故意扔出来的,这绣球虽然漂亮,但我却不能食嗟来之食,不知道你为何将此物扔出,既然被我所得,自然是要物归原主。"长生说道。

    "什么?!"

    素有"淑女"之称的孙瑶,听完他的这番话后,还是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倒不是说被其纯善的品德所感,而是他竟然不知道何为'绣球招婿'?

    就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习俗,他却说不知,且让人如何相信?

    孙瑶皱着眉头,不相信地说:"小小年纪,看似纯良,心机够深的,你这招'欲擒故纵'之法对我无效,既然绣球被你抢到,亦是一种缘分,我自不会反悔。"

    在她看来,能够想到的唯一解释便是以为长生的计谋,以退为进,欲擒故纵,害怕自己反悔,瞧不上他是穷山僻壤来的野小子,担心配不上自己。

    长生多看了一眼这位面容绝色的女子,不否认,她生的美丽无常,然而,在他心中,最美之人永远都是龙儿,其他女子就算再惊艳,也无法取代龙儿的地位。

    "真是奇怪的女人,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东西还你,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可要回去了,时间久了,龙儿姐会担心的。"

    说完之后,长生转身就走,不曾有着一丝留恋。

    孙瑶有些傻眼,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穷小子,不知他哪来的底气和勇气?这也是她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产生了怀疑?

    从长生的眼中,看不到一丝杂念,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中不掺杂任何杂质,难道真是自己误会他了?

    "你……等一下……,喂,我让你站住!!"

    心如止水的孙瑶,在此刻变得激动起来,言语之中,不再平静,甚是有些嗔怒。只因长生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根本不在意,让她的自信受挫。

    长生根本不理,世上除了龙儿姐能够吩咐他之外,其他人休想命令自己。

    孙瑶大为愤怒,抢了绣球不要,如今更是将自己的话当做耳旁风,这不是让自己难堪是什么?她迈开步子追了上去,拦住她的去路。

    如此诡异奇特的画面,长安"十大美人"之一的孙瑶,竟然会主动"追"男人,而那个男的还是一位衣衫褴褛的少年。

    长生有些不悦,他搞不懂这些城里人想要干嘛?问道:"东西已经还给了你,我要走了,请你让开。"

    "你以为这是儿戏吗?抢了我的绣球便是孙家的女婿,休要一走了之。"

    很可笑的是,长生真将此当做游戏,仅此而已,哪里知道抢了姑娘的绣球必须要娶人家?难怪李云潇要跟自己拼命,若知如此,他才不会夺人美事。

    "让开!!"长生不悦的说,他不打女人,却也不会任由女人的百般阻挠而无动于衷。

    "我不让!"

    "让开!"长生又说了一遍。

    "我就不让!"

    长生面色寒了下来,怒道:"好狗不挡道!"

    "什么?你骂我是狗?你竟然敢骂我?"孙瑶气的咬牙切齿,偌大的长安城,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屈辱。

    长安城多少男人讨好自己都没有机会,哪里敢舍得辱骂自己?他一个乡下来的野小子,竟敢出言不逊?

    "对不起,请不要侮辱狗,在我心里面,狗是忠诚的,至少他听得懂人话,而你……连狗都不如。"

    长生这话是有够损的,也难怪如此,先是李云潇拿刀杀他,紧接着又冒出一位疯女子阻拦自己的去路,且让他如何不怒?

    "哈哈~~,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说话如此不懂礼数,嘴巴还真是臭的很。"

    从远处传来浑厚的笑声,极具有穿透力,由远及近,人未至,声音现行,。

    "好深厚的内力。"长生心说道。笑声中隐藏着浑厚的内劲,不禁令人的心脏一沉,看来是个高手。

    "你是谁?"长声问道。

    他威严走来,眼神中尽是藐视和轻蔑,他目空一切,根本瞧不起长生,说话之间无形中充满了自豪感,"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长生话音刚落,便听到孙瑶说:"父亲,你怎么来了?"

    父亲?!原来那个中年男子是她的父亲,长生心言道。

    孙百战冷哼道:"李云潇家境显赫,人品端正,潇洒俊朗,哪里配不上你?非得要搞什么抛绣球,看看自己哪还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当众逼迫一个野小子娶自己,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

    孙瑶的父亲孙百战,人如其名,身经百战,鲜有败绩,他一手创立的中原镖局更是帝国第一大镖局,在江湖拥有着极高的威望,其身手亦是不俗。

    "父亲,你怎能说出这种话来?人无富贵贫贱,且抛绣球的规矩如此,如何能算逼婚?"孙瑶回道。

    原来,孙百战心中佳婿人选乃是李云潇,可是,孙瑶似乎对李云潇并不感兴趣,为了跟父亲赌气,才会跑到了聚贤阁,将此消息公布于众,闹出了如此事情。

    孙百战不悦地说:"可惜,那小子根本不想娶你,不过,他倒也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乡下来的根本配不上你,我孙家的大门,岂是这般穷小子可以攀附的?"

    "父亲,规矩如此,您怎能……"

    孙百战打断她的话,摆手说道:"够了!!此等低贱的野小子如何能做我孙府的女婿?玩笑也要有个限度,不要得寸进尺。"

    自始至终,孙百战根本没有将长生放在眼里,看他说的破破烂烂,乡下来的穷小子,和他说话简直是贬低了自己的身份。

    临走之前,孙百战才不吝回头跟长生说了一句:"小子,癞蛤蟆别老想着吃天鹅肉,最好是有多远滚多远,今天的事情也赶紧忘了,可别想要动什么歪脑筋,我们孙家你惹不起,"

    从一开始,长生仅当是游戏,并无他想。

    可是,孙百战从第一次见面,便不停地侮辱和贬低自己,实在让人火大。长生不愿与人计较,可不代表他可随意辱之,道:"等一下!"

    "怎么?方才之言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要我再说一遍"

    长生冷言道:"你不准走!"

    "小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命令我?"

    "要走可以,但必须给我道歉!"

    "你说什么?"孙百战怒道。

    "我说!立,刻,道,歉!!"

     

    hellip;…?

    连这位神秘的陌生少女的一招都抵挡不住,是否太过于讽刺!!

    他们用力抽打着自己,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他们知道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

    哼!!

    传来龙儿的不屑的哼声,孙百战出言不逊,大放侮辱之词,不杀他已是恩赦之宽,看着他如同死猪一般,不觉任何怜悯。

    "要是以前的我,老家伙,你已然是个死人,如今留你一条狗命,不过是我不愿大开杀戒,且让你苟延残喘的活着,若是再敢侮辱长生一个字,定取你项上人头。"龙儿说道。

    她是何等的英姿飒爽,堂堂中原镖局的总镖头在他面前,不过是个跳梁小丑,难堪入眼。最令人可笑的是,他竟是不识真正的高手,夜郎自大,居于枯井的青蛙,不知高人为谁。

    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