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_《惹上霸道老公》林棠棠厉少霆章节

    《惹上霸道老公》林棠棠厉少霆 时间:2022-05-13 17:47:51

    小说简介:不谷创造出了这部《《惹上霸道老公》林棠棠厉少霆》,不谷文笔巧妙,读下来给人一种酣畅淋漓之感,情节十分精彩,字字珠玑,能够把《惹上霸道老公》林棠棠厉少霆的情感和剧情衔接的天衣无缝,杜绝一切俗套,《《惹上霸道老公》林棠...

    _《惹上霸道老公》林棠棠厉少霆章节

    第15章:心不诚,没法谈

    1500万的价格,左明山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因此,他必须扛一下。

    就算最后卖不到5000万,能卖个3000万,他也是乐意的。

    "做生意最重要的两个字,便是诚心。心不诚,没法谈。"左明山装腔作势,气定神闲。

    他,这是在跟夏阳打心理战。

    可惜,夏阳知道他的底牌。

    "诚心?诚心我有啊!"夏阳淡淡的一笑,道:"要不我明天下午再来找左总谈?不过到时候,出价可就没有1500万这么多了。毕竟,晚上八点,左总还得打飞的跑路。"

    这话,让左明山的小心脏,扑通直跳。

    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左明山不是白混的,他很沉得住气。他装出了一副一脸懵逼的样子,假装惊讶的对着夏阳问:"阳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看来,不把这家伙手里的牌一张一张全都翻出来,他是不会服软,要硬扛到底的啊!

    夏阳面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看着左明山。

    "先不说万和建筑这个烂摊子,左总你私人,也欠了甘洪涛五千多万吧?你说,我要是告诉甘洪涛,左总是明晚八点的飞机,直飞洛城,从此再不回国。你猜,他会怎样做?"

    "你什么意思?"左明山有些急了。

    他欠甘洪涛钱这事,没几个人知道啊!最主要的是,他要跑路,那是连老婆都没有讲的,这小子怎么知道?

    "对了,你老婆也不知道你要跑路吧?要不我顺带也告诉她一下。几十年的夫妻,你不能坑老婆啊!"

    夏阳继续在那里,一张一张的翻牌。

    "你……"

    左明山气得脸红脖子粗,但又无力反驳,急得都说不出话了。

    "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左总?如果让我继续说,我多说一句,就砍一百万。1500万,足够我再多说15句。15句说完,你得一分不取,把万和建筑转让给我。不然,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让想要收拾你的人,排着队来收拾你,保证让你上不了飞机,去不了洛城。"

    "1500万,能马上到账吗?直接进我的海外账户?"

    左明山无力反击,这是他最后的底线。

    "能!"夏阳回答得干脆利落,而后道:"不过,转让协议上得写清楚,万和建筑之前的债务,由左总承担。反正你本就欠了一屁股不会还的债,人也撒丫子跑了,债多人不愁嘛!"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万一我把协议签了,你通知甘洪涛怎么办?"

    左明山已经看出来了,夏阳这货,他就不是个好人,阴险得很!

    "因为,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夏阳淡淡的笑了一笑,道:"不把万和建筑给我,让你的那些债主来收拾你,我可以看个热闹。在万和建筑到了我手里之后,对于我来讲,你自然是跑得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要回来。如此,才可以把所有的债,都算在你一个人的身上。协议上会写清楚,我只收购万和建筑,至于债务,不管是应收还是应付,一分都不承担。"

    "你真是一直老狐狸!"被夏阳拿捏死了,左明山心里很不爽,但他只能认,只能心有不甘的点头,说:"行!我签!"

    一切搞定。

    自己2000万都拿不下来,阳哥一出马,1500万就搞定了。

    阳哥就是阳哥,不得不服。

    吴畅对夏阳的佩服,犹如那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从万和建筑出来,吴畅赶紧小心翼翼的对着夏阳,提议说:"收购万和建筑只花了1500万,剩下的那500万,要不我还给阳哥?至于股份,阳哥你这么牛逼,至少应该占百分之五十。"

    夏阳这条大腿,吴畅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它给抱住了。

    "说好百分之二十五,那就是百分之二十五。那五百万,不用给我,当成公款吧!"

    夏阳指了指吴畅那辆抠了字的宝马320,道:"你马上就要成为中海一流建筑公司的总裁了,开这么一辆破车,不嫌丢人啊?就这车开出去,黄平亮能给南湖水岸的项目做吗?赶紧去搞辆S级或者7系,A8也行,钱就从那五百万里抽。另外,你给自己找个司机,配个秘书。当总裁,就得有总裁的样儿!别特么给我丢人!"

    一通数落,说得吴畅心里乐开了花,他那个高兴啊!

    赶紧点头又哈腰,满脸堆笑的答应说:"是!是!阳哥说得对!"

    跟阳哥,真是没跟错!

    吴畅无比庆幸自己的选择。

    夏阳坐进了盖拉多,一脚油门便跑了。

    吴畅是彻底被收服了,万和建筑那边的事,应该不用再插手了。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万和建筑在吴畅手里,一天天壮大。

    最后,成为市值数十亿的建筑公司。

    那,是吴畅的上限。

    那时,夏阳会清仓万和建筑所有的股份,然后套现,去寻找下一个吴畅。

    资本是不讲感情的,投资人眼里,只有利益。

    夏阳没有回学校,他去了德凯集团。

    要想搞定那个女人,需要钱。

    他得找顾娜娜,多搞点儿钱。

    客户经理办公室,穿着OL套裙的顾娜娜坐在座位上,是那么的国色天香,惹人怜爱。

    "小顾,好久不见,想我了吗?"夏阳贱兮兮的打了个招呼。

    顾娜娜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要么你叫我顾经理,要么你叫我娜娜,别叫我小顾,难听死了!"

    "好。"夏阳点了点头,道:"小顾,我来给你送钱了,还不赶紧给我泡杯咖啡什么的,好好招待我一下。"

    这家伙,让他不要叫小顾,他还是叫小顾。

    拿夏阳没办法,顾娜娜只能对着他狂翻白眼,想要白翻他。

    "小阳阳,你这次准备玩多大?"

    "2000万本金,十倍杠杆,你们公司敢接不?"

    十倍杠杆就是两个亿的资金,就算是对于德凯集团,也是一笔不小的资金。

    据夏阳的记忆,这个时候的德凯集团,做过的最大的担保单,是五个亿。那种单子,需要董事长包友德亲自拍板。

    顾娜娜赶紧去给夏阳泡了杯咖啡,还把她私藏的零食拿了出来。

    "小阳阳你自便,先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只是个客户经理,权限只有五千万。你要玩两个亿的,我得去总经理那里申请一下。不过,应该没问题。"

    客户玩得越大,公司就赚得越多,反正跌了可以强行平仓,没有一丝一毫的风险。只要账上的资金够,顾娜娜肯定申请得下来。

    夏阳的财力,她一点儿不怀疑。

    半小时后,顾娜娜回来了,夏阳把所有的零食都吃光了。

    看着满桌子的空袋子,顾娜娜震惊了。

    "你是猪啊?这么能吃?"

    "你给的零食,香。"夏阳直溜溜的看着顾娜娜,贱贱的说:"秀色可餐!秀色可餐啊!"

    这家伙,是在撩自己吗?

    顾娜娜很确定,一定是的。

    "小阳阳,金额我给你申请下来了。"顾娜娜笑吟吟的看着那家伙,还抛了个媚眼,问:"你说,你应该怎么谢我啊?"

    面对夏阳这个多金又帅气,还有些痞里痞气的小伙子,顾娜娜自然是不可能,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啊!

    只是,她拿不准夏阳这家伙。总怀疑他在别的女人那里,是不是也这样?

    她顾娜娜,可不想要中央空调!

    "你要我怎么谢你啊?我是很放得开的,怎么谢都是可以的哦!"夏阳的脸上,顿时就笑开了花,那模样,要多贱,就有多贱。

    "小阳阳,你确定怎么谢都可以吗?"顾娜娜是一副风情万种,一点儿也不怕被撩的样子。

    "当然。"

    夏阳了解这女人,知道她不会提太过分的要求。就算她这一世转了性,非要过分那么一下,他也不是完全不可以。

    反正老婆还没追到手,他单身,他自由。

    而且,千错万错,都是顾娜娜的错,是顾娜娜强迫他的,他无力反抗。

     

    /p>

    开局第一辆车,就是盖拉多。虽然是二手,但毕竟是超跑!

    未来的东部新区这一片,虽然杳无人烟,很荒凉。但是,路况很好。

    马达在轰鸣!大牛在咆哮!

    风驰电掣的感觉,真特么爽!

    一路狂飙,一道黄色的闪电虐过。一个漂亮的甩尾,盖拉多停在了略显陈旧的扬帆大厦门口。

    摇钱树金融公司,董事长办公室。

    坐在老板椅上的吴畅,正一根一根的在那里抽着闷烟。

    窗外马达的轰鸣,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到窗前,往楼下一看。

    盖拉多的车门,徐徐打开。穿着一身纪梵希的夏阳,钻出了驾驶室,帅气逼人。

    夏阳知道吴畅的办公室的窗户,正好对着这个位置。更知道吴畅那家伙,在听到超跑的轰鸣后,绝逼会像饿狗发现了骨头一样,一定会好奇的探出头,一探究竟。

    不用抬头,夏阳也知道,吴畅已经看到了自己。

    果然,电梯门刚一打开,吴畅就出现在了夏阳的眼前。

    "吴总,你这是要出去?"夏阳知道吴畅是特意在这里迎接他的,但他得假装不知。

    "知道阳哥今天要来,特地在这里迎接你。"吴畅满脸堆笑的,把夏阳请进了办公室,还把自己的老板椅,让给了他。

    "欠钱的果然是大爷啊!吴总对每个欠钱的客户,都是如此吗?"夏阳开了句玩笑。

    "阳哥,你今天来,是有什么吩咐吗?"吴畅带着一脸的谄媚,微笑着问。

    "我是来还钱的,麻烦吴总把购房合同给我找出来,我把那两百万和利息还给你。"夏阳说。

    "阳哥,那钱不急。"

    一个身穿纪梵希,开兰博基尼的夏阳,吴畅绝不会担心他还不起钱。现在,他真的不想收回那两百万。他疑惑的是,夏阳为什么要找他借那两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