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她带着三个萌宝强势归来》陆惊语薄司寒好看吗

    《她带着三个萌宝强势归来》陆惊语薄司寒 时间:2022-05-13 17:58:41

    小说简介:一举成神写的《《她带着三个萌宝强势归来》陆惊语薄司寒》真的是很值得一看的一部小说,看完之后《她带着三个萌宝强势归来》陆惊语薄司寒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故事情节十分完整,《《她带着三个萌宝强势归来》陆...

    《她带着三个萌宝强势归来》陆惊语薄司寒好看吗

    010蛇阵

    我没和胡三刀说我不仅会风水秘术,甚至本事可能不在他之下,我只是点头同意了他的话,然后就跟着他走了。

    胡三刀家在南郊,是一独栋小院。

    我大概扫了一眼,虽算不上风水宝地,但也顺风顺水,算得上是一吉宅了。

    但是离这院子越近,我越感觉不对劲,隐隐间我察觉到一抹煞气,像是有脏东西。

    胡三刀很快也反应了过来,他立刻将手倒放于后背的刀柄上,随时准备拔刀。

    很快我们来到了离院子五六米的地方,远远地我就看到门梁上有一团东西吊着,晃来晃去的。

    "黄皮,小心。"胡三刀下意识伸手拦住了我,然后就准备走向门口。

    我摇了摇头,说:"刀叔,那不是活物,快回去看看孩子咋样了。"

    确实,这吊着的不是活物,也非妖非鬼,我感受不到一丝灵气。

    胡三刀狐疑地看向我,就连他隔这么远都看不出来,寻思我一个二十岁的毛头小伙能看出来?

    其实这很正常,胡三刀主修的应该是阳山道一脉,擅武力镇妖,身手了得,但抓鬼破煞之类的秘术他就不精通了。

    而我所学繁杂,爷爷珍藏的那些古籍我几乎看了个遍,有些艰深的秘术虽还没融会贯通,但都刻在了我的脑子里。

    果然,走近一看,吊着的竟然是一条死蛇。

    这是百步蛇,灰色,一米有余,身上斑纹诡谲,看着挺瘆人的。

    而它的死法更诡异,它身体在门梁上绕了一圈,最后用尾巴勾住门梁,头朝下蜷缩着身体。

    它竟然是吊死的,自己将自己给勒死了。

    子时蛇吊尸,丑时鬼吊孝。

    这是来索命的,当时正好是子时,不出意外的话,胡家是要死人了,丑时将有阴兵来拘魂,也就是所谓的鬼来吊孝。

    这肯定是叶家那玩意的报复,胡三刀插手了这件事,这既是报复,也是警告。

    "刀叔,快进屋看看孩子,这里我来处理。"我担忧地说道。

    胡三刀立刻冲进了屋子,而我则用桃木剑将这蛇尸给挑了下来。

    我没将它烧掉,而是用一个布袋子把它装了起来。

    因为等会破煞以及查找究竟是谁在搞鬼,还用得着。

    然后我也进了院子,进去后我看到胡三刀呆愣地站在房门口,身体僵硬。

    胡三刀离异了,有一个十岁的儿子,叫小兵。

    只见小兵此时全身赤裸地趴在床上,他脖子上有一圈红印子,像是蛇勒的。

    但他并没死,而是在床上扭动着,那样子极其的恐怖,就像是在模仿一条蛇。

    "小兵!"胡三刀很快反应了过来,大喊着朝小兵跑了过去。

    他伸手抱住小兵的身体,但很快就放了下来。

    我也过去摸了一下,身体冰凉。

    再摸他的鼻子,根本就没了气,但他的身体却还在扭动着,时不时还要吐出舌头,就像是蛇在吐杏。

    "大胆蛇妖,还我儿命来!"

    胡三刀再次掏出香炉,点燃五根香。

    和在叶家别墅一样,焚香抓香,一刀挥出。

    随着胡三刀这霸气一刀,小兵总算不动了,直挺挺地趴着。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扭头一看,无数灰色的小百步蛇翻涌着爬了过来。

    那场面足够壮观,也绝对阴森。

    胡三刀双眼猩红,提着半截大刀就冲了过去。

    一刀!

    两刀!

    三刀!

    ……

    随着胡三刀的每一刀砍下,都有几十条百步蛇被他砍杀,身体四分五裂,惨者甚至直接变成一团肉酱。

    但饶是如此,依旧有无数条百步蛇从院外不停地爬进来,趋之若鹜,无穷无尽,就像是蛇海一样。

    看到这一幕,我愣了一下。

    这附近应该是没蛇窟的,一下子却出现了这么多。

    这背后的推手实力也忒恐怖了点,既能控制黄大仙,又能操纵蛇阵。

    我深刻地认识到我将面临的家伙是何其厉害,这让我越发好奇这半神半鬼的玩意到底是啥。

    看着杀红了眼却仍没有停手意思的胡三刀,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么杀下去,他迟早会力竭,除了发泄仇恨,意义不大。

    "刀叔,停手吧。"我伸手拦住胡三刀,说道。

    胡三刀却没有收手的意思,丧子之痛让他失去了理智,依旧一刀一刀的砍下。

    "没用的,这些都只是马前卒,是那玩意的棋子,它是在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你越愤怒失去理智,就越合它意。"我对胡三刀继续说道。

    胡三刀猛地仰天怒喝:"你给我出来!鬼鬼祟祟害我家人,算什么本事?有种当面与我一战!我告诉你,陈黄皮的事情我管定了!哪怕你杀我妻儿,刨我祖坟,我也不会收手!"

    胡三刀的吼声悲凉中带着一丝霸道,让我不禁动容。

    他遭受此难,都是因为我啊。

    我不会袖手旁观,坐视不管!

    "刀叔,让我来吧。"

    说完,我祭出镇妖符,这次我还在符上加持了我的灵识。

    紧接着我掏出铜铃,左手铜铃轻摇,口中默念:"六合之间,四海之内,妖孽匿踪,一符寻迹!"

    念罢,我一掌推出镇妖符,镇妖符化作一团火光飞了出去。

    我的视线追寻着镇妖符,跟着跑到了门口。

    很快,这符就飞到了约莫五百米处的一颗大树上,进而化为灰烬。

    只见,在那颗大树上盘着一条大蛇,竟有碗口粗,七八米长,宛若一条小龙。

    我的镇妖符并未伤及到它,但它灵智很高,看了我一眼后,似乎知道不是对手,很快就下了树游走了。

    当它游走,那些小蛇也四散而逃,蛇阵轰散开来。

    "孽畜,还我儿命来!"胡三刀看到了正主,不想放那头大蛇走,就欲追击。

    我拉住了胡三刀,说:"刀叔,杀了它没有意义,它不是始作俑者,只会徒添孽债,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也许是我展现出来的能力得到了胡三刀的认可,他停下了脚步。

    "黄皮,你让刀叔刮目相看,不愧是陈老师的孙子。你说的没错,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得让小兵入土为安。"

    说完这句话,原本儒雅而阳刚的胡三刀突然像是苍老了很多,两鬓竟生出了白发。

    "不,刀叔。小兵他阳寿未尽,还有回旋的余地,我能救他,就是会有点凶险,需要你的协助。"我郑重对胡三刀说道。

     

    我叶家把麻烦彻底解决。"叶青山一听胡三刀要走,连忙说道。

    胡三刀看向叶青山,道:"把这黄皮子尸首埋在后院的柳树下,暂时没事。至于后续,我也无能为力。还是那句话,你坏的是青麻鬼手的规矩,望你及时醒悟,还来得及。"

    说完,胡三刀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跟他走。

    叶青山显然明白了胡三刀的意思,有点不情愿地说:"可是陈黄皮他……"

    我知道叶青山的意思,他是看不上我,觉得我配不上他女儿,但他又不便直说。

    我叹了口气,跟着胡三刀离开了。

    来到距叶家大院一公里处的一巷子前,胡三刀停了下来,我也跟着驻足。

    "黄皮,没什么想问的?"他看着我,态度和蔼,似乎还把我当作涉世未深的晚辈。

    我问他和我爷爷是不是认识,他目视远方,那对坚毅的眼眸里划过一丝敬畏和不舍。

    "认识,我的命是陈老先生救回来的,他算得上是我的半个老师。所以你有难,我不会袖手旁观。"胡三刀郑重说道。

    他情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