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唯有卿卿入我心》慕紫苍衡免费完整版

    《唯有卿卿入我心》慕紫苍衡 时间:2022-05-13 18:09:31

    小说简介:主角是《唯有卿卿入我心》慕紫苍衡的小说叫做《《唯有卿卿入我心》慕紫苍衡》,是作者兮小然的一部社会都市小说,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写得非常精彩,值得推荐,一起来阅读吧。女主版:沈秋水被恋人背叛,被家人抛弃,被迫入狱五年。出...

    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唯有卿卿入我心》慕紫苍衡免费完整版

    第十章比如我们的关系

    沈秋水让护士们按住赵老爷子的四肢不要乱动,自己伸手按住赵老爷子的头部穴位,开始缓缓按摩起来。

    说来也奇怪,几乎是按摩刚一开始,赵老爷子的呻吟声就小了很多,随着沈秋水的按摩时间增长,呻吟声更是慢慢减弱,最后彻底消失,显然已经奏效了。

    亚历山大教授面上神色从最初等着看沈秋水的笑话,渐渐地转变成惊讶。

    显然,对于这样的情况,他是意外到了极点。

    来之前,他细细的研究了赵老爷子的病例,自认为对他的病情有了十足的了解,但是却一直苦苦找不到能够免除赵老爷子病痛的方式。

    想着等见过赵老爷子,做过认真检查之后再做决定。

    却不想面前这么一个不过二十岁出头的小丫头,竟然真的不需要任何药物就缓解了让他束手无策的疼痛。

    他睁大了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用很是怪异的中文腔说道,"你是用了什么法术吗?"

    沈秋水确定赵老爷子的头痛已经得到缓解之后,才抬眼看向亚历山大,绝美的面上覆着一层淡淡的笑意,眼神里透出了几分骄傲。

    "这不是什么法术,是中医的奇妙。"

    "中医?那不是骗人的吗?"

    沈秋水原本带着笑的面上冷了几分,语气也完全没有之前好了,"亚历山大教授,对于你未知的事务,你都是如此评价的吗?

    如果中医是骗人的,那么是我和赵老联手演戏欺骗你们吗?若是这样,对赵老和赵先生又有什么好处呢?"

    不紧不慢的言语却堵得亚历山大一句话都说不出,同时让旁边的赵增益眼神中露出几分不悦。

    不过都是商场上走过的人,还是能将面子上的事情圆过去的,"亚历山大教授不是国人,不了解中医是正常的,只是没有想到沈小姐年轻轻轻,对中医有如此深的造诣。"

    他看向沈秋水的眼神里,透出的是明显的期待。

    沈秋水向来是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人,她当即笑着说道,"赵先生过奖了,中医博大精深,我也是只知皮毛而已。"

    "沈小姐过谦了。"

    对于沈秋水的表现,旁边的晏星河也很是诧异,只是英俊的面上并没表露出分毫。

    他打断了赵增益和沈秋水的商业互捧,"看沈小姐如此驾轻就熟的模样,应该是有办法治得好赵老身上的顽疾?"

    一句话点燃了赵增益心头的期待,看向沈秋水的眼神,说是将对方当做活菩萨也不奇怪。

    沈秋水瞥了一眼晏星河,一时间摸不清楚他的态度。

    说关系,他们之间有一纸婚约,若是他想帮她,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是他既然今天出现在这里,又邀请了亚历山大的医疗团队,也算是挖空了心思,可见对那块地皮是势在必得。

    这样的情况下,晏星河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心思百转,看似纷繁复杂的想了很多,其实也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

    她挽了挽红唇,笑着说道,"刚才我给赵老按摩的时候就发现,其实赵老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气虚血弱造成的,开一副中药调理一下就好了。"

    不等赵增益说什么,旁边的亚历山大又说话了,"就是那些脏兮兮臭烘烘的烂草根吗?"

    沈秋水的眉头皱起,是真的有几分不高兴了。

    她的视线直直的落在了亚历山大面上,"亚历山大教授,我知道你在M国是脑科权威,但是这里是华国,有着你不知道的精妙。

    还有,你看不起的那些中草药,在我国的历史,比你们国家存在的历史长了十几倍不止。"

    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同时锋芒乍现,刺得人无话可说。

    亚历山大原本就技不如人被沈秋水赢了一局,现在明知被对方鄙视了,现在也只能悻悻的站在那里说不出话。

    而他之前的表现,已经让赵增益对他没有任何兴趣了。

    于是,赵增益笑吟吟的看着沈秋水说道,"沈小姐说得对,看这情况,你是成竹在胸?"

    沈秋水沉吟了一下之后说道,"确实我已经想到有一副方子可以药到病除,只是……"

    她顿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其中一位药材很是难找,偏偏又很重要,不能用旁余的药物代替。"

    赵增益立即询问,"不知沈小姐说的是什么?"

    "冬虫夏草。"

    刚刚说出四个字,赵增益立即说道,"沈小姐,这冬春夏草虽然珍贵,但是也算不得找不到的吧?"

    市面上冬虫夏草繁多,确实是良莠不齐,但是在场的几个人,身后都有着极大的财势,哪一个找不出这一味药材?

    沈秋水张嘴刚想回答,旁边的晏星河就说话了,"只怕沈小姐要的是冬虫夏草中的极品,比如10000条/千克的。"

    听到这句话,沈秋水的眉梢就是一挑,抬眸看向晏星河,恰好他也低眸看了过来,同时继续说道,"并且要求还必须是绿海春天极草。"

    "……"竟然全对!

    难不成他也懂中医?

    在这里就是等着给予自己最后一击?

    思索间,她心头的疑惑不自觉的在眉眼间闪现,"晏少也懂中药?"

    "不懂,只是家父有一些藏药,其中就有10000条/千克的绿海春天极草冬春夏草。"

    沈秋水眼前就是一亮,"那晏少可肯将这味草药割爱?"

    晏星河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却没有继续理会她,而是转头看向赵增益,"赵先生,说了这么多,还是需要疗效。

    不如等我差人将药取来,让赵老服药看了效果之后,我们再说关于地皮的事情?那时候我们这件事处理起来,也更为合理。"

    一番话让客厅里的人各怀心思。

    谁都知道,晏星河和沈秋水今日过来,不仅是为了给赵老治病,关键是要争夺地皮。

    赵增益是商人重利,但是他更加的孝顺。

    思索了一番之后,他说道,"好,那就烦请沈小姐开方子,晏少去准备药材。等家父身体好了,我们再议?"

    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沈秋水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的写下了药方,就与秦叔离开了。

    在停车坪,她的手刚刚碰到车把手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晏星河的声音,"作为我的未婚妻,就这样走了吗?

    我以为我们应该找个地方好好聊一聊。毕竟,我们之间有很多事情,需要好好处理一番,比如我们的关系。"

     

    ot;少主怎么这么沮丧?晏总裁算得上是华国甚至整个世界最出色的年轻人之一,少主为什么不喜欢他?难道您另有喜欢的人?"

    沈秋水悻悻地叹气:"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啊,秦叔您不知道,三天前我去银行取这块玉佩的时候,晏星河他居然蒙着脸想从我手中抢走它啊!"

    "哦,还有这事儿?"秦叔目光一闪,笑容却没怎么变,"我猜他的目标不是玉佩,而是玉佩里的婚约。"

    沈秋水的眸子瞬间亮了,猛地坐直了身体:"什么?秦叔你是说,晏星河对这门婚约也不满意?那我能跟他合作取消婚约吗?"

    秦叔笑着摇头:"要是他当时抢走了这份婚约并毁掉它,这事儿说不定还有三分可能,但是现在婚约已经曝光,很快全网都会知道晏总裁有了未婚妻,晏家不会容忍毁约的事情发生的,少主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沈秋水又一下子泄气地瘫回了沙发上。

    秦叔被她这孩气的模样逗笑了,忍不住安慰她道:"履行婚约的事情还有一段时间,少主现在最应该考虑的难道不是先通过考验,继承国色集团吗?"

    "对啊!"沈秋水瞬间抬头,"通过考验才是我目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