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新章节在线阅读

    《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 时间:2022-05-13 18:16:09

    小说简介:《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是作者不语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荀庆秋重生了,睁眼时发现自己回到十五岁那一年。...

    《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心思

    感受到荀庆年和潘老太太投来的视线,荀庆年放下茶杯,絮絮叨叨起来。

    "从前参加宴会时,舅母常常拉着我在外人面前说表哥的好,又说我没有母亲,父亲是男子难免照顾不周,想让我提醒提醒父亲,她也好请我继母到家里坐坐,说一些体己话。"

    潘老太太脸色一沉。

    荀庆年连忙问:"这是真的?"

    荀庆秋点了点头,模样很是不解,"怎么了?"

    荀庆年脸色铁青,也对,都能当着她们的面说这些话,当着外人的面自然不知过分到哪里去!

    荀庆年转过头看向潘老太太,"外祖母,晏氏她在旁人面前说这些做什么?欺负我妹妹少不更事?"

    潘老太太看向荀庆秋,目光深远,"这些事,从前你怎么不说?"

    荀庆秋撅起嘴,一双眼睛就这么盈盈波动起来,"我从前只当舅母关心我罢了,只是那次我学堂,听到舅母和晏表哥的聊天,说她们孤儿寡母难以在沈家立足,得好好依附四房,才能考好功名,然后叫晏表哥对我好点,我没有母亲,不懂那些。"

    荀庆年气得手脚发颤,什么叫做秋姐儿没有母亲,不懂那些?

    她站起身,对潘老太太道:"外祖母,我们四房帮衬他们,他们竟揣着这份歹毒心思,想引诱我妹妹和晏仲私相授受!"

    荀庆年怒得不行,径直呼了晏仲其名。

    潘老太太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叫来石妈妈,"你去账房,将晏氏母子的名下的田产划下来,我倒想看看没了我们四房的依仗,他们母子还能去找谁?"

    长房不用说,二房嘛,虽然常年和四房争斗着,但也不愿顶着得罪郭氏一家的风险提点孤儿寡母,另外的三房和五房自顾不暇,哪还有闲心去管他们。

    纵使沈泾偶尔接济,但面对沉重的赋税徭役,那些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钱都不够,又没了外祖母的举荐,晏仲根本就上不了学,纵使他是块读书的料子,也只能望洋兴叹,彼时,晏仲还能害到沈家,害到自己吗?

    荀庆秋如此想着,心里乐开了花,就连在回长房的路上,嘴角的笑意也掩饰不住,

    只是脚步刚刚拐过莲花池水,荀庆秋便看到晏氏坐在廊下,抱着汤婆子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她微微一顿,垂着眼上前,"舅母。"

    晏氏诶了一声,"方才你外祖母和姐姐在,有些话我不好说,所以便在这儿等着你给你说上一说。"

    荀庆秋看着伶仃过去的下人,虽然不多,但也足够捎着不知深浅的话灌遍整个沈家了。

    自己没了对晏仲的期许,前世经历那些种种,他们何种心思荀庆秋看得明白,自然不会再掩耳盗铃。

    于是荀庆秋揣着明白装糊涂道:"舅母这话说得,有什么不能当着外祖母和姐姐说得?平常我写给父亲的书信都会拿给她们俩看呢!"

    言下之意便是,晏氏得紧着醒说话,毕竟她这嘴巴可不严实,稍微转个头,潘老太太和荀庆年便知道了!

    听着荀庆秋绵里藏针的话,晏氏只觉得有一巴掌狠狠打在自己脸上,偏生还不能喊疼,只能笑脸相迎,"我只是想告诉你,等你晏表哥过了考试,便闲了许多,你上次不是还说着想让晏表哥教你练字,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候来教教你。"

    练字?

    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长房,在袁老夫人吧!

    自己明明是被外祖母举荐着去长房替袁老夫人抄佛经的。

    让晏仲来教自己练字,不等同于告诉袁老夫人晏仲的字比自己好,更适合抄佛经,打了外祖母的脸嘛!

    荀庆秋冷冷发笑,面上却温风和煦地笑道:"我听说晏表哥这次下了场之后,明年得过县试,这县试可不同乡试,难得不止一点半点,我觉得晏表哥还是好好学习,不然只能等到再一年的春天考试了。"

    晏氏气得胸口发疼,荀庆秋这话什么意思?瞧不起自家儿子?

    荀庆秋则四处望了望,看见假山上的绿植积着厚厚的雪,被风一吹,就簌簌落到池面上,那些锦鲤便纷纷涌上来夺食,像极了晏氏母子。

    自己前世怎么会觉得晏氏温柔得体?

    她见晏氏半天不说一句话,便道:"舅母还有事吗?今天下午是给袁老夫人交佛经的日子,晚了她会不高兴。"

    这是在用袁老夫人威胁她!

    晏氏抬头,看着荀庆秋古井无波的脸,想起方才种种,突然觉得荀庆秋不再像从前那般好拿捏了!

    那自己儿子的婚事怎么办?

    仲哥儿虽然是长房所出,但是并不被承认,所以身份一直很尴尬,再加上,沈家那么多子弟,各个身份显赫,举业也多得是有出息的,何时能轮得到自己儿子?

    找不到好XF,便没了一个有力的岳父帮衬,日后就算中举,在仕途上也难进!

    晏氏气得心肝巨疼,可她能怎么办,只能侧身让荀庆秋走,还得笑着脸送!

    等她回到房里,将这事同晏仲说,最后不住叹息:"真是可惜,若是像从前,那也有了把柄,日后她嫁过来,我也好拿捏!"

    晏仲听后笑笑,"娘,你在说什么,我和荀家二小姐清清白白的。"

    晏氏听后瞪大了眼,"不是你跟我说的,你现在没功名,不好找潘老太太说提亲这事,荀庆秋长得又如此水灵,难免不会被沈家其他子弟瞧上,让我找着机会在大家面前显示荀庆秋对你的心意?这样也不怕旁人抢了荀庆秋去?"

    晏仲听得直想仰倒,他是这样说过没错,但没想着自己母亲能把这话端到荀庆年,四房的老安人面前去说。

    荀庆秋不懂,难道她们不懂?

    荀庆秋后面那样可不就是得了四房的老安人提点?

    母亲竟然还傻傻地同荀庆秋提到长房.......

    荀庆秋和袁老夫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是说几句自己不好的话,自己能怎么办?

    当初自己能留在沈家也是因为袁老夫人帮着他说话,若是让袁老夫人觉得自己品行不端,他还能待在沈家吗?

    日后就算是中了状元,没了沈家这个背景,他哪里走得顺畅?

    真的是.......自己母亲简直蠢得.......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

    但晏仲还是笑道:"娘亲,我的亲事您也别忙了,你平时够累得了,等着我有了功名,到时候还怕不好说亲事?"

    晏氏听到这话很是满意,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拉着晏仲道:"等你考了功名,我们便去四房提亲,这样我们也算是在沈家站稳了脚跟,不用日日受郭氏的欺辱。"

    晏仲脸色沉了下来,但随即又温和的笑,"知道了,等今年我过了县试,成了秀才,你就好好歇一歇,找一找四房,三房什么的太太唠嗑唠嗑。"

    晏氏点点头,"我听你的。"然后絮絮叨叨又唠了好一会儿,才说累了,任着丫鬟扶着去歇息了。

    晏仲看着晏氏的背影,脸上的笑容这才垮了下来。

    成日成夜的就只会唠叨这些看天下雨收衣的细碎破事。

    还想找四房说亲!

    怕是现在连四房的门都进不得了!

    自己撑起这个家已经很累了,她还在外面尽给自己捅娄子。

    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是晏氏?就不能是郭氏?

    身世显赫,又长袖善舞的。

    把沈时上下都打理得井井有条,不用操心杂事,亲事不用费心去说,便有一大把的高门高户的女子赶着送来。

    他想起在学堂意气风发的沈时,因学识出众,又出手阔绰,身边的人都很喜欢他。

    对比自己,就像是晦气的东西一样,人人看见都想躲。

    晏仲攥紧拳头,自心底的不甘像是火星一样散布在自己的全身各处,一点一点,将他焚烧殆尽才罢休!

     

    庆秋也知道这样不好,不然也不会和姐姐说了。

    只是她想快点抄完经书,这样也不用日日去受郭氏的冷脸。

    反正佛经怎么抄,只有自己知道罢了,姐姐再怎么也不能管到学堂那儿去。

    如此一想,荀庆秋心情愉悦了起来,下午去拜见袁老夫人时,也是神采奕奕的。

    让本来脸色微阴的袁老夫人也不由得受她感染,"这么开心,是遇着什么好事了?"

    荀庆秋眉眼弯弯,"老夫人,方才我出门的时候,见到屋檐飞来两只喜鹊,见那样子许是要搭巢了。"

    袁老夫人惊讶一下,然后笑着道:"喜鹊临门,果然值得高兴。"

    荀庆秋见此,心中一动,踌躇片刻,然后说:"可不是,昨个儿回去时不小心崴了脚,大太太还好心提醒了我呢。"

    袁老夫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