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妃本良善:皇上请下堂》司北玄君未寻完结章节完整版

    《妃本良善:皇上请下堂》司北玄君未寻 时间:2022-05-13 20:32:32

    小说简介:热门新书《《妃本良善:皇上请下堂》司北玄君未寻》由著名作者鱼七彩著作的都市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妃本良善:皇上请下堂》司北玄君未寻,书中主要塑造的《妃本良善:皇上请下堂》司北玄君未寻形象也深得人心,者对情节设定...

    《妃本良善:皇上请下堂》司北玄君未寻完结章节完整版

    《妃本良善:皇上请下堂》司北玄君未寻

    “公子,既非择偶,你怎么非要今天跑了出来呢?”而且还是偷偷溜出来的,那出门的姿势,可不是太优雅。

    “四月的花,要数花朝节开得最美,现在出来还能看到满城芍药,到了晚上,就只能看到光秃秃的枝干了。”君未寻挑眉,不紧不慢的呔了口茶。

    木槿嘴角一抽,想像一下满城花枝光秃秃,往年的确如此,惨不忍睹。

    这福春茶楼是郾城最大的茶楼,也是赏花的一处好地。

    茶楼的对面就是郾城有名的百花园,四月暖阳,花开绚烂。

    此正当时,人多,声沸。

    自动忽略周遭鼎沸的人声,抑扬顿挫的说书,君未寻调了个舒适的姿势,闻着清风送来的花香,惬意欣赏姹紫嫣红,人群川流。

    楼下,一辆华丽马车悠悠而至,于茶楼门口停稳。

    那个人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下马车,轻而易举的掳获所有人的视线,甚至那么一瞬间,喧嚣凝滞。

    或许是那人一身气势太过晃眼,或许是那人一头白丝太过引人注目,君未寻半眯了眼睛,视线竟是移不开。

    有些人,天生夺目。

    仿佛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苍白而空洞,只剩那一身玄黑绣金锦服,一头白丝。只那么静静站着,就是一身绝代风华。

    那么完美,又那么淡漠。

    恰巧那人不经意的抬头,四目交接,君未寻微微一窒,无法动弹。

    深邃幽深。

    那双眼睛,太深沉。

    第四章

    “爷,是否稍作休息再去赏花?”楼下,苗敬躬身问道。

    司北玄点点头,朝一旁的侍女淡声吩咐,“扶夫人下车。”

    马车里,听得司北玄微澜无波的语气,陶青烟咬唇,隐下心里的不满,搭着侍女的手下了马车。

    一袭湖绿轻纱裹着曼妙身段,眉目如画风情内敛,又引来一阵吸气声。

    这一行加上车夫有五人,三男两女,个个都有不俗的样貌,顷刻就成了街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木槿显然也看到了楼下的情景,不由自主一句赞叹,“真美……”

    收回目光,压下心底莫名的躁动,君未寻淡淡道,“嗯,真美,倘若转换一下性别,可当得上红颜祸水,倾国妖孽。”

    显然,她指的是白发男子。

    突然没了品茗的兴致。

    察觉小姐似乎淡了心情,木槿忙道,“主子跟他们比起来可半点不差。”

    眼里染上笑意,君未寻伸出纤白手指往木槿额头轻轻一弹,“那是,旁人再好看,也比不上哥哥分毫。走吧,对面赏花去。”

    “小……公子,不喝茶了?”

    “不喝了,花了一大堆的银子品了一大堆的名茶,也没见长出什么风雅。”

    “……”木槿扶额。

    行至楼下,与司北玄一行正好撞个正着。

    行近,檫肩,鼻端扫过清冷梅香。

    片刻的近距离,更细致的看清楚了男子的面容。

    完美得像一副水墨画,只有黑与白的色彩。

    淡漠的眉眼,高挺的鼻,凉薄的唇,周身气息冰冷疏离。如同雪山顶上千年冰封的雪莲,带着浑然的高贵与睥睨。

    然而心头最深刻的,仍是楼上楼下惊鸿一瞥,那双眼的深沉。

    而此刻,那双眼睛连余光都吝啬给予。

    冷漠的人,君未寻暗自评价了一句。

    唯一让君未寻不满的是两人的身形差距。

    若以两颗树来比喻彼此,白发男子明显就是长势优良的那一种,反观自己,君未寻无奈的蹙眉,气势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啊。

    不能怪周围女子的目光全粘到那人身上,人最怕的,就是对比。哪个女子瞎了眼,品质优良不选,选营养不良?

    四月的空气还带着一丝冷意,君未寻不着痕迹的瑟缩了下,刚升起的小小懊恼立马被无限放大。

    她最怕冷了。

    当她觉得不好受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人要遭殃。

    “去会友轩!”

    木槿表情有些龟裂,又来了。小姐每次心情不好,就跑去虐那帮子迂腐……

    如今常聚会友轩那班书生,见到小姐如见洪水猛兽,避之惟恐不及。

    小姐偏偏对这种你跑我追乐此不疲,硬是逼得人连挪了三次窝。

    从城东到城西,再到如今的百花园,木槿在这一点上对小姐非常膜拜。

    她总能准确找到那群书生的新据点,在给人来个沉痛一击之后,拍拍屁股走人。

    究其原因,小姐只施施然回她一句,“木槿,做人能做到人见人厌,是一种非常了不得的境界。”

    “……”

    难怪,小姐已到适婚年龄,却始终没人上门提亲。

    当然,这也跟主子对小姐的无下限宠溺不无关系。

    第五章

    百花园位于郾城城北,面山临湖,是游园赏景的一处好地。

    白玉栏栅,青石小径,锦簇繁花,湖波潋滟,人头攒动。

    说是去园中的会友轩,君未寻却慢悠悠的,沿着百花园的青石板路绕大圈。哪条道上人少,就岔那条道。

    眼前如锦似霞,清香馥郁,既然来了,怎能错过如此美景。

    错落的人群中,不时穿插着卖花的小童,挎着个小篮子,满场飞扬,给整个百花园添加了一抹喜庆。

    就是可惜了点,人太多,抚着被人撞到的手臂,君未寻有些哀怨。

    木槿在一侧望天轻叹,对于小姐这种慵懒的性子见惯不惯了。

    她就知道,气势汹汹的说去会友轩,结局绝对不会那么直接,这不,绕场子来了。

    说是绕场子,更直接点,不如说小姐在寻看正餐前的开胃菜。

    当然,最终目标也不会因此逃过一劫。

    “你这贱民,瞎了狗眼了敢冲撞我家小姐!&rdquo

    ;

    左前方一道不太和谐的尖利盖过了周围的嘈杂,木槿发誓,她看到小姐眼里闪过绿光。

    果然,前进方向变了。

    君未寻边走边不动声色的打量。

    三女两男,云罗锦缎在身,看样子就知俱是身份不低。

    难怪周围已经有人引颈观望,却皆是袖手观望,带着同情怜悯。

    人就是这样,捧高踩低,趋吉避凶。谁愿意为了几个下层小民得罪权贵。

    两个卖花小童畏惧的挤在几人面前,稍大些的男童将女娃护在身后,噙着眼泪连声道歉,女娃脸上红肿,可以看出明显的掌印。

    地上倒着一只花篮,粉红的芍药洒了满地,迎风瑟瑟。

    尖利嗓音是侧方一绿衫女子发出的,看样子是个婢女,她身侧女子一身大红云罗衫裙,嵌玉金钗,面容姣好,虽未开口,眼底眉梢的冷意却生生将一张脸崩裂。

    白生了副好容貌。

    两人是典型的红花绿叶啊。

    至于她们身边的人,只能说物以类聚,或不以为然或神情倨傲。

    “没长眼睛的贱骨头,没得弄脏了我家小姐的衣裳,卖了你们都赔不起!”

    绿衫婢女手指着小童鼻子骂骂咧咧,末了还嫌不够,一鼓作气将地上的花踩个稀烂,才冷哼了声退到红衣女子身后。

    地上芍药花汁染湿了青石板,跟尘土混成团,使得干净的地面一片狼藉,倒着的花篮也被踩烂了。两个小童满眼心疼,却敢怒不敢言。

    这种富贵人家,他们得罪不起。

    “不长眼睛的东西,小姐,你的裙子都皱了……”

    红衣女子抚了下头上的金钗,才佯怒的呵斥婢女,“好了,这次出来游玩,人多难免冲撞,可别因此坏了兴致才是。”

    “罗姐姐说的是,既是教训过了,便赶他们走吧,瞧他们脏兮兮的。”一旁紫罗裙女子作势掩鼻,嫌恶道。

    “说的极是,何必为了一般贱民扰了雅兴。”手持折扇的青袍男子也温文附和,引来众人赞同。

    君未寻在人群中看着这般作态,冷嗤。

    那两个小童,穿着浆洗得发白的旧裳,可看出家境困难,周身却也干净整洁。

    什么脏兮兮,说到底,不过是穷人家的孩子不入眼罢了。

    邪邪扬起唇角,“木槿。”

    木槿眼角一抽,僵硬的看了眼小姐,不要吧……

    君未寻睨着她,眼尾轻抬,要的。

    木槿觉得很苦逼,自从跟了小姐,她做的事情超出常规太多了,原本她真的是一个行规蹈距正常得不得了的贴心小婢女啊。

    认命的摸出怀里的弹弓,搭上弹药,借着视角掩人耳目,咻一声,正中目标。

    别问目标是谁,对于小姐的眼神,她已经非常能心领神会。

    前方人群再次发出尖叫,君未寻眉眼弯弯,轻轻拍了下木槿的肩膀,干得好。

    木槿欲哭无泪,她不知道主子悉心教导的一身功夫,到头来就是为了给小姐打弹弓?

    第六章

    本来一出插曲即将谢幕,观众正欲离去,谁料从天而降的东西正正砸在绿裳婢女的脸上。

    啪的一声,绿裳女子被砸了个满头满脸,不痛,但是伸手一抹,满手鲜红。

    “噗哧!”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先笑了出来。

    原本一张脸还算清秀,如今被这莫名的东西砸上,再用手一抹,整张脸就跟唱大戏似的,红色一块接一块,尤以两颊为最。

    “谁!谁弄的给我出来!”绿衣女子顶着一张红脸,已经读不出表情,只能从声音听出来愤怒。

    该死的,连衣服上都沾满了这些东西!细细看过之后,认出是女子所用的胭脂,气恨之余也放心不少,幸亏不是别的恶心之物。

    她还以为是鸟屎!

    木槿在君未寻调侃的眼光下轻咳,她是女子,正常女子,出来逛街买个胭脂真的很正常。

    随即看到君未寻懒懒的踱步上前,赶紧跟上,小姐的好戏要开场了。

    君未寻走到几人身前,歪着头左右盯着绿衣女子看,本就一张极为俊俏的脸,加上似笑非笑的神情,生生勾起一地的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