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书荒求小说《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

    《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 时间:2022-05-13 20:43:37

    小说简介:《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小说是由执笔倾心打造的一本都市小说,《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慬琛头也不回,单手抄在裤兜里,说不出的挺俊慵懒,“没结婚的你回去没事...

    书荒求小说《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

    《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

    身边,优雅而矜贵的朝外走去。

    “唉,三哥你就走?我们这才开始了。” 见他要离开,陆皓阳忍不住囔囔道:“这么早回去干嘛?又没事做。”

    霍慬琛头也不回,单手抄在裤兜里,说不出的挺俊慵懒,“没结婚的你回去没事做,有家室的我要回去睡老婆。”

    陆皓阳:“……”

    什么时候,三哥也养成了撒狗粮的恶习了。

    还有,三哥什么时候喜欢睡她那不知道从哪个屯里出来的老婆呢?

    倒是另一旁的戚铖浲看着出了天之阁的霍慬琛忽而轻淡开口,“我赌老三今晚睡不到老婆。”

    “我押一百块。”楚岽莲俊逸的脸上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如若他们刚才没看错的话,方才身材妆容精致大胆妖孽的女人,应该是嫁给海城霍三少两年的隐婚小妻子。

    不过,他们印象中的霍三少的妻子可与刚才包间内的女人判若两人啊。

    那样的尤物……倒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唯有陆皓阳还一副懵懂的模样,目光来回在两人身上穿梭,不明白他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

    刚出帝宫,上了靳瑶瑶的车不到十秒钟的时间,特殊的电话铃声适时响起,慕槿歌甚至来不及对一脸紧张的靳瑶瑶汇报战况,就调整了下情绪接通了电话。

    “老公……”

    一如两年来听过无数次的禁欲系冷淡声线,甚至于霍慬琛都能想象得到此刻那个女人定然面无表情,一副老女人的模样。明明她才二十出头,小姑娘的年纪。

    霍慬琛欣长身姿半依在帝宫大门角落的大理石石柱旁,骨节分明的手指玩转着手机,幽邃凤眸凝视着不远处一辆黄色甲壳虫,须臾果断掐断电话,然后快速的编辑起来。

    拿下传来“嘟嘟”声的手机,看着通话结束的提示,慕槿歌咒了声有病,刚要收起手机却手心却忽然一阵震动。

    不耐的滑开界面,看完短信后的慕槿歌如临大敌一般,转身往后就勾来一个袋子,从里面掏出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就往自己的身上整,还不忘急声威胁,“靳瑶瑶,如果你半个小时内不能将我送回芙蓉园,你这辈子都别想跟陈渣男离婚了。”

    话毕,黄色甲壳虫如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

    黄色甲壳虫在距离芙蓉园五百米远的地方停下,靳瑶瑶佩服的看着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将自己打造成史无前例的“翠花”模样的慕槿歌,不禁竖起大拇指赞道:“槿歌,你家三少看到这样的你也有食欲吗?”

    慕槿歌梳着假发的手一顿,然后一脸的郁卒,“我家三少应该不在意。”

    靳瑶瑶:“……”

    这是说有呢?还是有呢?

    整装待发,慕槿歌爬到后座换下那一身皮衣,换了身极为学生气的T恤牛仔裤,指尖抵了抵鼻梁上的无度数眼镜,拉开车门还不忘丢下一句,“陈渣男那里一切顺利。”

    靳瑶瑶自然相信这位死党,目光将她上下扫视了一眼,忽然有些有感而发,“槿歌,你就没想过跟三少离婚?”

    慕槿歌握着门把的手顿了下,黑色镜框下的莹润双眸蓦然深邃了起来。忽而妖媚一笑,“为什么要离婚?三少可是‘三好’青年,离了太可惜。”

    靳瑶瑶听着那所谓的“三好青年”不敢恭维的摇头,忍不住吐槽一句,“慕槿歌,你口味真重。”

    已经跨入芙蓉园大门的慕槿歌脚步未停,轻柔细语有着说不尽的风情,“我家三少就喜欢重口味的。”

    靳瑶瑶:“……”

    芙蓉园,两年前跟霍慬琛隐婚后慕槿歌就住在这里。

    对于这个法律上的老公,除了一次酒后乱性外,他们的接触并不多。偶尔他会回来,她就像个小媳妇似的在一旁陪着,偶尔在他有需求时,身为妻子她也会配合,谁叫霍三少有钱,而她需要钱。

    看着还黑漆漆一片的别墅,慕槿歌松了口气,应该还没到家。

    这个出差个把月没有回来过的男人,突然发来一条“半个小时后到家”的短信,差点没让慕槿歌吓出心脏病来。

    慕槿歌放松的打开别墅大门,人刚进去本还一片漆黑的客厅灯光骤亮。当触及吧台边缘手握酒杯的欣长身影时,慕槿歌的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

    第3章

    深色大理石吧台边缘,一把高脚椅上,身姿欣长矜贵的男人一手撑在吧台上,一手端着酒杯,黑色西裤包裹下的修长双腿自然交叠,说不出的高贵优雅。

    一双如墨染般的黑眸,循声落在她身上,而后不着痕迹的拧了下眉角。

    慕槿歌紧了紧手中的包包,而后不着痕迹的呼了口气,暗自庆幸出门时做了准备,不然今天就被逮个正着了。

    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慕槿歌换了拖鞋进来,边走边道:“你回来了。”

    清清冷冷亦如两年的一般没有任何起伏的音调。

    霍慬琛没回答,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像是在审视着什么。

    慕槿歌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暗忖他应该没看出什么吧,就听醇厚如美酒般的嗓音幽幽传来。

    “去当贼了?”

    “啊?”慕槿歌纯粹是本能反映,而后一脸谄媚的上前,也不管自己此刻一副老女人的打扮是否倒人胃口,“当偷心贼吗?”莹润如玉的指尖轻撩着他的胸口。

    霍慬琛垂眸看了眼,眸色深了深。

    也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的,看着靠近的霍慬琛,慕槿歌不自觉的抿了下嘴角,黑色镜框下的清灵瞳眸掠过暗光,而后靠在他怀里,遮挡住了不甚自然的面容。

    靳瑶瑶,你离婚后如果没分我一半的财产,我们就绝交!

    结婚两年没做过“坏事”今天一做就抓包。

    霍慬琛直接抱着她在一旁坐下,一双锐利的眸如伽马射线一样,骨节分明的长指捏住她的下巴,“晚上出去做什

    么呢?”

    慕槿歌心底咯噔一声,面上却是一派的无辜纯真,“就跟同学见了下面。”

    “男同学?”霍慬琛捏着她下颚的手抬了抬,迫使她看向自己,一双盯着黑框眼镜的眸越发觉得这东西碍眼。伸手就要拿掉,却被慕槿歌机敏的避开。

    “女同学了。三少这是吃醋呢?”慕槿歌在心底鄙视自己三秒钟,又继续用着那嗲得起鸡皮疙瘩的声音撒娇道:“没眼镜人家会看不清楚老公的。”

    霍慬琛闻言俊眉轻挑,瞧着她本该娇俏此刻却因为这副打扮有些“狰狞”的模样,眸色又深了几分,“你有近视?”

    慕槿歌愣了下,快速的点了点头,甚至还妆模作样的推了推眼镜。

    用靳瑶瑶的话说“你的视力戴这个你要骗谁?”

    当然是她家三少啦。从第一次见面他家三少除了很满意她的“听话,乖巧”然后就是如今这副模样了。

    只要还坚持一年,坚持一年就可以了。

    “多少度?”低哑的嗓音再次响起。

    慕槿歌再次怔了下,黑框眼镜下都挡不住眼底的错愕,绯色的樱唇轻张,呵气如兰似都带着点点馨香。

    慕槿歌心底有些毛毛的,两年来对自己的任何情况都不感兴趣的男人,今晚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问题?

    事出反常必有妖!以三少的聪明不会看出点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