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方楚玉向璟炎的小说-重生八零之悍妻不可欺在线阅读

    方楚玉向璟炎 时间:2022-05-13 21:15:16

    小说简介:《重生八零之悍妻不可欺》之所以推荐给大家,是因为它的作者是兔熙熙,作者写的这一类小说,主角方楚玉向璟炎人设都很吸引人,方楚玉向璟炎是其中的人物代表,用全新手法刻画方楚玉向璟炎的人物形象,一起来看重生小说《重生八...

    方楚玉向璟炎的小说-重生八零之悍妻不可欺在线阅读

    方楚玉则是哭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刺猬可怜至极,让人看了心疼。

    “够了,你们几个村委的,把人给我押上,直接送派出所。”村长气得眼睛都瞪得老大,几个村委的干部一听,便蜂拥上去,直接把人给押住了。

    方楚玉压低了哭声,哭声不大,但呜咽之声时高时低,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人的恻隐之心,顿时生起。

    向璟炎一眼看穿,他始终一言不发,只是不自觉的嘴角微微上扬,这小丫头真是聪明,懂得抓住人性的弱点。

    “村长,我们一家当然相信你一定会主持公道,你在我们村里可是好官呀!”方楚玉说话抓住重点,听得人心都软了。

    向璟火如青松一般,丝毫未见动弹,只是一双犀利冰冷的双眸,只是轻轻的看了村长一眼。

    “村长,现在是新社会,难道你们村里还有恶霸抢占他人财物的事情?”

    村长吓得脊背一僵,额头都冒出冷汗,要真的告到县里,他这个村长不当就罢了,可能还会受牵连。

    “李大富去把拖拉机开来,把方致朗这个恶霸押到派出所。”李大富得了村长的命令,马上转身就跑去开拖拉机去了。

    吴红花一听,双腿一软,整个人都瘫倒在地,别看她平时在村里是恶妇,但在大官面前,还是一副怂包。

    “放开老子,再不放开,老子一个也不放过。”方致朗喝了酒,又被刺激了一番,这怒火就上来了,开口就骂。

    但是嘴里还在骂咧咧:“李根你这个老秃头,你敢绑我,等我得了闲,非掀翻你家房顶,霸占你那***的媳妇!”

    村长顿时就冰冷下来,恶狠狠的吼了一声:“李向前,你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写了个状纸,让在场的人都签上字,做一个铁证。”

    方致朗满脸都嗡嗡作响,嘴里还在吼着胡话,但是手脚不能动弹,只能任由其它人押着上车。

    方菊吓得软在地上,一双眼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方老二家的,安心的过日子,方老大家不敢再惹麻烦了。”村长叹了一声。

    “村长,今天这件事是典型,我想这件可以上报县里,做进一步调查,好总结经验,打击各个村里的恶霸。”向璟炎三言两语,把事情往更高方面发展,方致朗这件事没有这么好办了。

    “呵呵,对,对,对,这是典型!”村长尴尬的呵呵大笑,心里那叫一个苦呀,这不是以后村村都知道吗?

    他这个村长还有什么颜面!

    方楚玉露出一抹笑意,只是在抬头之前,便把这一抹得意掩藏起来,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黑瘦的脸上却有一一双晶晶亮亮的眼睛,五璟炎情不自禁多看了两眼。

    “谢谢,村长,谢谢上级,你们真是青天大老爷呀!”方家一家人感恩戴德,吴红花和方菊却吓得抱成一团,毕竟没见过世面,吴红花直接吓尿了。

    “放开我,放开我,谁敢抓老子,老子今天废了他。”方致朗像是发疯一样,挣扎着,嘴里骂骂咧咧。

    村民看着一个个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方致朗根本没有机会说话,结果被拉上拖拉机,强拉着离开了村里。

    “啊,啊!”吴红化吓得连滚带爬的冲出人群,朝着家里冲去,村民看她裤子都湿了,一个个都被逗笑了。

    方菊捂着脸也跟着冲出人群,这以后没脸在这村里留了。

    “村长,今天就就到这吧,正好我跟其它同志一起回镇里,不如你也跟我们一起去,这样好配合工作。”向璟炎正说着,有一辆吉普车开了过来,里面坐着三个同志,一个个都是年青的大小伙,往窗外伸头看热闹。

    村长也不好推辞,只好跟着上了车,回头看了一眼其它村民,便挥了挥手嚷道:“散了吧,散了吧。”

    向璟炎上车之后,透过车窗用余光瞧了一眼方楚玉,这小丫头真能装,现在哭得撕心裂肺,没人注意的时候,便露出狐狸般狡猾的神色。

    向璟炎嘴角挂起一抹浅笑,心想这丫头日后肯定非池中之鱼!

    直到车子消失在大家的视野,村民这才三三两两的离开。

    看着家徒四壁,方楚玉觉得眼下必须要赚一笔钱才行。

    还清所有外债之余,改善一下生活条件,正叹着气呢,张秀梅便红着眼圈说道:“你奶奶一会肯定找人来闹事!”

    逆来顺受习惯了,一提到奶奶两个字,张秀梅身体都有一些哆嗦。

    “你怕她们来闹事,还是想我们都死。”方楚玉冰冷的声音响起,甚至透着一股子不屑。

    一旁的张秀梅见状,整个人都傻眼了,小玉怎么一下子像变了个人似的。

    不过张秀梅不敢多想,刚刚见孩子这疯劲,她都有一些后怕。

    “姐姐,把额头上的血给清一下吧。”方楚明眼睛都哭胀了,他觉得今天姐姐做得很对,他再也不想受欺负了。

    “我们家一天一顿饭,你想我们一家子活活饿死吗?”方楚玉的质问,顿时让张秀梅彻底哑巴了,一想到儿女们将来的下场,张秀梅怕的浑身在抖。

    “不会的,不会的,毕竟她是你们的亲人!”张秀梅在说这话的时候都有几分心虚。

    方楚玉懒得理会她,清冷的脸上透着一丝不耐烦,说话自然更为犀利:“你要想死,你就等着,我和弟弟妹妹都不想死!”

    方楚玉说完拿过方楚明递过来的破毛巾,清洗了一下伤口,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

    “妈,我觉得姐驵没有错,我们不想死。”

    “我也不想死。”只有8岁的方楚月吸着鼻涕,一脸认真。

    张秀梅没有再说话,只能默默的搂着孩子哭泣。

    一夜无眠,方楚玉做了一份周密的发财计划。

    隔天起来,额头上的伤已经结了巴,但是看着还很吓人。

    桌上还是红薯稀饭,方楚玉无所谓的坐着便吃,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一家子吃得饭,各怀心事,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妈,家里的猪可以卖了。”方楚玉看着桌边有些发呆的张秀梅说道。

    “啊,卖猪啊?”张秀梅有些吃惊。

    “一会你去喜乐叔家走动一下,让他过来看看猪,直接卖了就算了。”方楚玉淡淡的说道。

    “姐,这猪再养两个月,可以多卖一些钱。”方楚明眨巴着眼睛,憨厚的盯着方楚玉瞧。

    方楚玉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今天必须卖,我们家也要一天吃三顿饭。”

    “好!”张秀梅原本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选择妥协。

    张秀梅办事效率还算快,一会喜乐叔就来了,估了一下猪价,定好明天过来搬猪,这事才算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