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良田喜事:首辅家的奶团拽翻了by投桃不报李 叶小满阿斐小说全文阅读

    叶小满阿斐 时间:2022-05-14 10:25:31

    小说简介:投桃不报李刻画的《良田喜事:首辅家的奶团拽翻了》格局很大,叶小满阿斐的神态、性格、语言都刻画都非常的详细,《良田喜事:首辅家的奶团拽翻了》主角叶小满阿斐有点令人惊喜,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良田喜事:首辅家的奶团拽翻...

    良田喜事:首辅家的奶团拽翻了by投桃不报李 叶小满阿斐小说全文阅读

    叶小满边打嗝,边在那里嚎着。

    十分敬业。

    嚎的叶老太太一时间都不知道要如何嚎了,就很懵。

    村民们看得津津有味,在那里热情的讨论:“这叶老大家的满丫头不得了哟。”

    “可不是,才五岁了,尽得叶老太真传。”

    “谁让她一直跟着叶老太了。”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叶良珣都担心着闺女把嗓子给嚎坏,忍不住在那里道:“阿满,咱不哭了。”

    都是他没用,得让闺女来为自己出头。

    眼眶顿时红了。

    叶小满看他爹如此,心疼了。

    伸出小胖手,在那里边打嗝边哭:“爹不哭,奶奶不要爹,我们要爹了,我是爹的小宝贝。”

    叶良珣更加感动,抱着闺女,也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叶良珣从小就知道,娘不喜欢自己。

    事情是自己做,弟弟们只要看着就行。

    好吃的也只有弟弟的。

    他想,只要自己有本事,给娘银子,娘是不是就会对自己好点?

    这么多年来,他努力的做事赚钱,就是想让娘另眼看自己。

    可得到的却是一家人都容不下自己。

    父女俩哭着,叶夫人也忍不住哭了。

    “叶叔,叶婶。”秦斐之看着他们一家子如此,也很不好受,事情都是因自己而起。

    他不想让善良之人为难。

    只是,话不未出口,就被一个肉乎乎的小胖手拉住。

    叶小满满脸泪痕:“哥哥不要走,不要走,不要抛下阿满好不好?”

    “哥哥……”

    她哭的更伤心了,这一次,却不是假哭。

    前一世,她欠了这个少年太多太多。

    明明自己总是对他恶言相向,爹娘不在就欺负他。

    可这少年,从不跟自己计较,总是默默的保护着自己。

    唯一一次对自己生气,还是自己看上了一直想要他命死敌秦安宇,不让自己与他在一起。

    可自己当时听了三婶的劝,觉得就是要恶心他。

    再加上秦安宇的甜言蜜语,嫁了。

    嫁过去的当天,秦安宇就露出了真面目。

    说娶自己不过是为了牵制阿斐哥哥,让他就范。

    他根本不爱自己,就自己这样一个没脑子的蠢女人,他看着就厌恶,怎么会喜欢?

    从那天开始,自己就被囚禁着。

    三婶得意的跑过来,说她是如何一步一步毁了自己家。

    她是如此对待娘,让她屈辱而死。

    又是如何让被打断腿的爹,为了救自己而死?

    如何把自己养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草包。

    听着她那得意的话语,以及嚣张的笑声,叶小满哭的不能自已。

    后悔自己为何那样的蠢?

    为何不听爹娘的话,不听阿斐哥哥的话?

    天天被关着,被三婶刺激着,她终于疯了。

    用腰带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死后,她看到秦安宇要用自己的尸体威胁阿斐哥哥。

    也看到阿斐哥哥全身是血的来到自己身边,声音颤抖的喊着:“阿满,哥哥来接你了,咱们回家。”

    灵魂状态的叶小满哭的不能自己,悔的肠子都断了。

    她不停的叫着阿斐哥哥,让他不要管自己,求他的原谅。

    可阿斐哥哥听不到,只是抱着自己,杀出重围。

    就算功夫再好,他也受了很重的伤。

    可他不顾自己的伤,笨拙的给自己换着衣服。

    在那里说着:“哥哥知道阿满最喜欢这套衣服,哥哥给阿满换上。”

    “阿满,是哥哥不对,哥哥该早点去接阿满的,是哥哥错了……”

    这个总是沉默寡言的哥哥,此时不停的忏悔。

    给自己梳着头发,将他怀中的镯子给自己戴上。

    那镯子她知道,是他母亲留给他的,他很珍惜。

    前一世与这一世重合,叶小满哭的更加伤心了。

    她紧抓着少年的手,在那里哭着道:“哥哥,不要离开阿满……”

    一家人哭成一团,就连少年也红了眼眶。

    这一幕太压抑悲伤,不少心善的村民跟着红了眼睛,掉着眼泪。

    有人忍不住道:“同样是儿子,既然是分家,那自然不可能一文钱不给。”

    有一个人开口,其他人也在那里说着:“就是,叶老太,你不能这样偏心。”

    “叶老二,你们这样做,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叶老太太却依旧在那里道:“不给,就不给,他敢要那野种,我就不给一文钱。”

    所有人都指责着叶老太太的不是,却又没办法。

    这是他们的家事,他们也不好出头。

    看着在那里痛苦不已的妻女,还有红着眼睛的少年。

    叶良珣开口:“那就请族叔来吧,儿子该分多少就得分多少,如果不行,那就去请官老爷。”

    这一次,为了妻儿们,他必需得硬气。

    叶老太太没想到大儿子会如此说,气得大叫:“你敢?”

    “儿子为何不敢?娘既然要逼死儿子,那儿子为了妻子孩子,自然也得违背娘一回。”

    说完,跪在那里,道:“如果娘觉得,儿子是娘生的,娘该如何做就如何做,甚至要儿子的命,儿子也认了,但是如果娘要分家,该儿子的,一分都不能少。”

    说完,直直的看着叶老太太。

    本暴躁如雷的叶老太太看着他这眼神,听着他这话,突然之间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心虚起来。

    真闹大,她其确定占不了理。

    而此时,有人在那里喊着:“族叔来了。”

    叶小满一见这位族爷爷,知道当年他为爹不值过,甚至还给过银子救济他们家。

    扯着嗓子在那里喊着:“族爷爷,您快救救我爹,我爹要被奶奶和叔叔打死了呜呜呜。”

    叶家的族长叶荣盛,看着跪在那里红着眼睛的叶家老大,又看着叶小满,在那里道:“阿满不哭。”

    然后看向叶老太太:“三嫂子,你家的事,老头子我本不该管,但这事,你做的确实过份了。”

    叶老太太还嘴硬:“我哪里过份了,他要养个来路不明白野种,我不同意怎么了?我是他娘,难不成还不能说话?”

    叶良珣依旧跪在那里,道:“既然连族叔都管不了,那就报官吧。”

    这一次,他铁了心。

    上一篇:精彩小说阮念初厉腾免费阅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