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大结局+花都之透视神医(顾铭)+全文在线阅读

    花都之透视神医(顾铭) 时间:2022-05-14 10:58:35

    小说简介:葬魂梅香的这部科幻小说给人的画面感很强,尤其是主角花都之透视神医(顾铭),在各种喜怒哀乐的加持下,变得更加饱满生动,栩栩如生,情节跌宕,文笔绝佳,值得推荐。多元宇宙有无穷位面,在这广博的世界中一直流转着一个关于位面杀戮...

    大结局+花都之透视神医(顾铭)+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三章

    第六章 最后的战场

      第六章最后的战场

      与工厂空地上正在进行的,充满的荣耀和光辉的战斗不同。

      在工厂深处的阴影中,正滋生着令人作呕的罪孽与邪恶。

      Lance的Maste肯尼斯坐在一张轮椅上,焦躁地看着手中的羊皮纸。

      在他身前不远处,卫宫切嗣正拿这一把冲锋枪指在他未婚妻的脑门上。

      就知刚才,卫宫切嗣突然带着昏迷的索拉悄无声息的出现肯尼斯的面前,示意他不要出声的同时,将一卷羊皮纸抛给了他。

      羊皮纸上记录的是一则术式文书。

      .

      .

      束缚术式:对象--卫宫切嗣

      以卫宫的刻印命令:以达成下列条件为前提:誓约将成为戒律、无一例外地束缚对象是也:

      :誓约:

      针对卫宫家第五代继承者、矩贤之子切嗣,以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以及索拉.娜泽莱.索菲亚莉两人为对象,永远禁止杀害、伤害之意图及行为。

      :条件:

      用光所有的令咒,让Sevant自我了结

      .

      .

      自我强制证文--在勾心斗角的魔术师社会里,定下绝对不能违反的约定时所使用,最铁面无私的契约咒术之一。使用自己的魔术刻印机能强加于本人身上的强制诅咒。其在原则上取有任何手段都无法消除的效力。

      肯尼斯用颤抖的手握住羊皮纸,反复来回阅读着契约成立的条件。以他的专业知识,自然可以判断出这则文书在书面规则上的确正式而且没有任何疏漏。用宣示者本人之血记录的署名明显有着魔力的脉动,证明咒术已经成立,正发挥着机能。

      也就是说--当证文后半部分记述的条件成立时,前半部分的契约将成为不可能解除的诅咒而被确定下来。

      “怎么办?要照做吗?”

      肯尼斯的心中充满了犹豫。除了Lance,肯尼斯现在已经一无所有。名誉、骄傲,这些都已随着魔术回路的毁坏而弃他而去。圣杯可以说已经是他现在最后的希望。

      如果圣杯真的能实现一切愿望,那么它也一定能够治愈自己的身体吧。

      如果说肯尼斯刚开始时参加圣杯战争,是为了在自己履历再添上光荣的一笔的话,那么到了现在,这已经是他继续参战的唯一理由。

      失去Lance,代表着他将彻底失去参战的资格,意味着昔日的神童将彻底沦为平庸。

      可是,不答应卫宫切嗣,又会怎样呢?

      自己再踌躇一会的话,卫宫切嗣大概就会扣下扳机吧。在第一颗子弹夺走索拉的生命之后,那枪口一定会指向肯尼斯自己。根本毫无选择的余地。是失去一切,或者是将那证文作为最后一线生机……只有如此的区别而已。

      肯尼斯用空壳般昏暗空虚的眼神注视着右手上最后的令咒,终于下定了决心。

      就在肯尼斯要发动作为Lance的Maste最后的强制命令时,从旁边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突然飞出六把黑键,分袭向肯尼斯和卫宫切嗣。

      坐在轮椅上,不能动弹的肯尼斯当即就被三把黑键洞穿了身体。而射向卫宫切嗣的三把黑键却全部被他躲了过去,其中两把完全落空,但低轨道飞来的黑键却恰好切断了倒在地上的索拉的脖子。

      “索拉!”尚未停止呼吸的肯尼斯悲惨的大叫着。

      虽然肯尼斯和索拉的婚姻属于典型的政治婚姻,但肯尼斯是真的爱着自己的未婚妻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一句活也没有说,肯尼斯的心便已经被这个女人俘虏了。

      肯尼斯痛苦地抽泣**着,三把黑键贯穿了他身上的多出要害,他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但他对自己所受的伤势似乎毫不在意,只是用噙满泪水的双眼注视着自己已经失去生命的未婚妻。

      王桀从黑暗的阴影中走出来,来到肯尼斯身旁,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道:“很痛苦吧?没关系,我现在就让你解脱。”

      说着,他举起手中的黑键,一剑斩下了肯尼斯的头颅。

      “杀死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完成任务5,获得风属性魔术体质,降灵魔术……”

      因为肯尼斯全身的魔术回路已毁,所以王桀这次并没有得到魔力的提升,只是从肯尼斯那里掠夺了他的魔术知识,以及令咒。

      做完这一切后,王桀将目光移向了前方的男人。陈旧的大衣、未加整理的头发以及无精打采的胡须。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阴沉的气息,只有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地发出利刃般的光芒。

      “卫宫切嗣。”

      ……

      ###

      躲在远处阴影里的久宇舞弥,透过斯泰尔(AUG)突击步枪的瞄准镜目睹了工厂里发生的一切。

      危险!极度危险!

      在看到王桀身影的一瞬间,久宇舞弥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这种感觉只要在当初见到言峰绮礼时产生过。

      这个男人一定会对卫宫切嗣造成威胁,无论如何,都要将他从卫宫切嗣的身边排除出去。

      久宇舞弥这样想着。

      于是她将王桀套进瞄准器的准心,就要扣动扳机。

      但就在这时,在她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

      当肯尼斯死亡的瞬间,Lance立刻感觉到了契约的变化。

      他当即就舍弃了正在与之交战的Sabe,向着自己Maste所在的方位飞奔过去。

      当他看到肯尼斯无头的尸体时,一种巨大的羞愧和恼怒涌上了他的心头。

      迪卢木多.奥迪那,此次圣杯战争中,以Lance的职阶参战的英雄。其生前是爱尔兰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因对于前世未能尽忠君主而一直抱有遗憾,参加圣杯战争的唯一目的是以骑士之名、尽职前世没能完成的职责,效忠一位君主直至最后。

      但现在,他的这个愿望显然已经不可能实现了。因为在这一世,他唯一发誓效忠的主人,已经不存在了。而那个提着滴血的长剑站在自己Maste身边的人,无疑表明了凶手是谁。

      “死吧!”

      Lance高叫着,向王桀冲了过去。

      面对飞速突击过来的Lance,王桀只轻声说了一句话:“----------”

      毫无征兆、毫无脉络--艳丽的朱红色撒满大地。

      所有人都显得同样惊愕。卫宫切嗣也好,追在Lance身后,跑过来的Sabe与爱丽斯菲尔也好,就连Lance本人也同样对这过于唐突的结束愕然地瞪大眼睛--当事者Lance本人的惊讶应该是最强烈的吧。

      他呆呆地凝视着从红色枪竿滴落到地面的红莲之花。无论怎么也难以相信,那都是他自己的鲜血。

      自己的爱枪刺穿了他的心脏。将枪尖使劲刺入自身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的双手。

      那当然不会是他的意志,也不是他的希望。他的红枪要刺穿的理应是那杀掉自己Maste的凶手的心脏。

      能够完全无视他斗志与信念并从他的身上任意地剥夺一切……这种强大的力量非令咒莫属。

      “以令咒的名义命令你!自杀吧,Lance!”--这就是刚才王桀所说的话,他用从肯尼斯夺来的Lance的控制权,终结了Lance.

      “啊……”Lance跪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努力用嘶哑低沉的声音说道,“你……你怎么……会有命令我的令咒?”

      说完,他不待王桀回答,就逐渐失去实体、变为朦胧影子崩溃消失。

      虽然知道Lance已经听不到了,但王桀还是冲着他消失的地方回答道:“因为,我现在你的就是你的Maste呀。”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有Lance的令咒?”

      眼前发生的一切让卫宫切嗣万分震惊。明明七位Maste都早已确定,为什么还会有另外的人持令咒出现?明明Lance的Maste是肯尼斯,为什么还会有另外的人可以用令咒束缚他的行动?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种疑问,最后都汇聚成一句话:

      “你是什么人?”

      面对卫宫切嗣的疑问,王桀轻笑道:“来杀你的人!”

      话音刚落,他便人挥舞着如同翅膀一般的六支黑键,从正面冲向卫宫切嗣。

      面对王桀的突袭,切嗣没有丝毫慌张,他将枪口对准了王桀。就在他即将要开火时,小指根部突然产生的剧烈疼痛阻止了他的行动。

      “……?!”

      自从真正把久宇舞弥当作助手以来,切嗣把她的一根头发施了咒语埋在了小指的皮下组织。同时舞弥也把切嗣的一根头发埋在了手指里。如果一方的魔术回路极端停滞--也就是生命力衰弱到濒临死亡的绝境的情况下,委托给另一方的那根头发就会燃烧,向对方示警,告知危机的存在。

      头发既然已经开始燃烧,也就意味着舞弥已经濒临死亡。

      

    行者的言峰绮礼。他二人不但个体实力出众,战斗经验丰富,而且全都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为了追求胜利,他们做事可以毫无下限,这正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

      其次难对付的是远坂时臣和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了。他们两人一个是当代远坂家家主,一个是时钟塔降灵科一级讲师,都是实力强劲的正统魔术师。若是单论实力,都还在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之上。只是因为他们之前少有战斗,战斗经验稀少,所以才排在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之下。毕竟战斗的胜负不是单由实力决定的。

      再之后便要数间桐雁夜了。间桐雁夜虽然是在圣杯战争前夕,才半路出家的魔术师,但在间桐家刻印虫技术的作用下,使得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魔术师。再加上间桐家的御虫术本来就是一种很适合战斗的魔术,所以间桐雁夜的战斗力并不低。只是他毕竟成为魔术师的时间还短,有很多需要掌握的知识都还没有掌握,而且刻印虫的技术也在严重的损害着他的健康。因此他的实力仍然在远坂时臣和肯尼斯之下。

      间桐雁夜再往下数,就是韦伯·维尔维特了。未来的埃尔梅罗二世现在还只是时钟塔里一名普通的学生。虽然理论知识出众,但因为天生魔术回路的数量和品质都极为粗劣,所以作为魔术师的实力并不高,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

      最后,七人中个人实力最弱的,当属雨生龙之介了。雨生龙之介是一名有严重精神疾病的变态杀人狂。但除此之外,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既没有接受过任何魔术师的训练,也没有学过任何魔术知识,可以说是和魔术毫不相关的人。而且他也没有接受过任何有关战斗的训练,战斗力几乎为零,可以说任何一个比较强壮的人,都能在正面战斗中将他击倒。

      综上就是王桀这次任务的七个任务目标的个人实力的分析。若是按照这个分析来看,王桀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最弱的韦伯·维尔维特和雨生龙之介。但可惜的是,这只是在单考虑他们个人实力的情况下得出的结果。别忘了,圣杯战争是Maste和Sevant两人一组进行的。通常情况下,Sevant都

    上一篇:初夏顾安寒在线免费看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