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好看的十本小说萧薇墨时湛免费版在线阅读(他想离婚)

    萧薇墨时湛 时间:2022-05-14 11:00:36

    小说简介:萧薇墨时湛是著名作者 年十三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一...

    好看的十本小说萧薇墨时湛免费版在线阅读(他想离婚)

    第11章墨时谌试探我

    方才我想听雪落下的声音我就戴上了耳蜗,听见声音我仓皇的抬头,正看见男人目光如炬的望着我,那神色似乎在打量什么。

    我扔下雪起身喊着,“墨时谌。

    ” 墨时谌是个英俊的男人,被他这样的目光注视我容易心慌,我叹了口气发现他穿着一款黑色到膝的大衣,我能分辨得出深黑。

    以及还有他身后的茫茫大雪。

    他忽而提道:“你衣服是什么颜色?” 我想起上次我把他的表认成了金色。

    难道他开始怀疑我什么了? 他这是在试探我?! 我按耐住心底的忐忑问:“怎么?” 墨时谌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固执的问:“是什么颜色?” “银色。

    ”我答。

    我虽然是个色盲不能辨色,但是我清楚我衣服的所有颜色,因为我之前怕暴露了自己的问题,所以总是下意识的去看别人的嘴唇分辨他们说什么,以及记住身侧的颜色。

    包括墨时谌所有的腕表款式对应什么颜色我都记得,包括他的衣服我也几乎记得。

    我了解他,胜过他自己了解自己。

    可偏偏他说他那款腕表是银色的。

    他凝眉,“为何说我腕表是金色的?” 果然是那天让他起了怀疑。

    这款表是墨时谌母亲送的。

    她说这是一款金色的腕表。

    我记住了,但是记错了。

    我下意识的狡辩道:“我说过我那天流鼻血太多头晕,你怎么总抓住这个问题不放?” 墨时谌是个有自我判断的男人。

    他没有相信我的鬼话,突然走到我的面前抬手握住我的手腕,嗓音低沉道:“我妈有个毛病,分不清金色和银色,她总是记混这两种颜色。

    她有点色盲,那么你为何认错?” 墨时谌并没有等我回答他的问题。

    他也不在乎我说的是什么。

    因为我无论说什么他都觉得是狡辩。

    索性直接打开了他的钱包。

    里面夹着一张年久的照片。

    那张照片…… 我错愕的神色盯着他,“你怎么有……” 他怎么会有我九岁时候的照片?! 墨时谌打断我,“这是我十四岁遇到的一个丫头,萧安偷拍的照片,那丫头长的漂亮性格又安静,主要是听话,比墨太太听话。

    ” 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他一直有将我的照片放在身边。

    当宝贝一样珍藏着。

    “你一直放在钱包里吗?” 男人嗓音寡淡,“与你无关。

    ” 闻言我垂眸道:“我不是墨太太了。

    ” 男人淡淡的语气问:“是吗?” “嗯,你应该拿到了离婚证。

    ” 墨时谌没有说话,我也不太明白他现在是什么意思,我身体冻的厉害,我也没有说要离开,主要是舍不得,想多再看他几眼。

    我就是这么没出息。

    这辈子就栽在墨时谌这深坑里了。

    “这丫头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 所以墨时谌是想拿这张照片考我? 但是我凭什么被他牵着鼻子走?! 我吸了吸鼻子问:“你要干什么?” “怎么?怕我发现什么?” 男人的语气里带着试探。

    雪越下越大,我从他冰凉的掌心中抽出自己的手腕将双手揣兜里取暖,并没有任何的效果,感觉自己的身体冷到快成了冰块。

    我哑了声音说道:“红色,血红色的那种,帽兜上面是白色的狐毛,短裙是糖果浅黄色,满意了吗?还要我说鞋子的颜色吗?” 照片里的人是我。

    是九岁那年的我。

    按理说我应该记不住那时穿的衣服裙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时间太久远了,但恰巧那天我和萧荆拍过合照,拍的照片被萧荆放在了他的卧室,所以我经常看到过这张照片。

    因为是和萧荆唯一的合照,再加上又是第一次遇见墨时谌,所以我的记忆很深刻。

    我当时也并不知道那是墨时谌,是萧荆找我回家的时候看见了他,萧荆刚好认识他就同我说,“那是墨时谌,大我一届,是墨家的独生子,那人在学校可是风云人物,长的好成绩也好,就是性格冷,不知为何在这。

    ” 也就是那时,我记住了墨时谌三个字。

    墨时谌轻轻皱眉,“竟识得。

    ” 说完他收起了钱包转身欲要离开。

    他出现的莫名其妙,走的莫名其妙,我却没忍住问:“墨时谌,你想试探我什么?” 面对着我的背影冷酷又孤傲。

    他微微转身,声音竟诚恳道:“我怕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毕竟夫妻一场,我再如何不待见你,我都不希望你有事,愿你今后……” 男人顿了顿,道:“幸福。

    ” 离婚之后,他开始有了善心。

    其实我无数次的想,四年前他默许陈然予绑架我只是想让陈然予出口气,他只是没想过陈然予会那般狠毒,所以他并不是真的想害我到现在这种境地,我一直都在找理由原谅他,可我始终都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他。

    这四个月的时间,我也时常在深夜想起他,想起他做的事,我恨过怨过也无奈过。

    而现在,我原谅他。

    我原谅他,放过我自己。

    我不想死的时候也带着恨意。

    带着对心爱男人的恨离开这个世界。

    雪落在身上没有那么冷了,我松开一直紧握的拳头温柔的笑道:“我也祝你幸福。

    ” 顿了顿,我好奇的询问:“还有,照片里的那个小女孩……你为何要留着她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