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大结局】重生女神归来:靳少,请爱我&完整版

    重生女神归来:靳少,请爱我 时间:2022-05-14 11:18:03

    小说简介:重生女神归来:靳少,请爱我是著名作者古依灵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的男主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重生女神归来:靳少,请爱我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妖妖穿越为五岁小豆芽。爷爷奶奶不爱,娘亲不...

    【大结局】重生女神归来:靳少,请爱我&完整版

    第九章

    第10章:爹和大哥回家

      进山十多天,进山之前的妖妖对谁都不爱说话,看谁都怯怯的,这次回家,妖妖明显不认生了,而且话也多了起来,浑身透着一股灵气,就是肤色太黄了。

      陶安把手里的布匹递给了杨月,“月儿,伯父没给你买衣服,买了布让你娘帮你做,你喜欢吗?”

      杨月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布,她穿得衣服都是旧衣服改的,长那么大,她就没穿过新衣服,英子都有好几套新衣服,她一套都没有。

      但她知道,家里人不喜她是女娃的事,她从来不在古琳面前说这些,但心里还是很渴望自己有新衣服的。

      但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第一件新衣服会是师父给的。

      “墨小子就没有新衣服了,不会怪陶伯父吧。”陶安对着杨墨打趣道,他知道杨墨害羞性子腼腆,果然,刚说完,杨墨便红了脸低头不语。

      “陶小子到是空闲的很,今年还出不出去做活了?”在杨老爷子说话时,古琳从屋里端来一张凳子放到杨庭旁边,招呼着陶安坐下,陶安抬脚便坐了下去。

      “唉,不出去哪里来银钱吃饭,再过一个月还得出去一躺。”妖妖体内的毒还有四五个月才发,一定要在这个月教会她练会心法,这样他也好放心出去寻药。

      院子里大人聊着天,杨月拉着杨墨和妖妖回了屋。

      刚进屋杨墨便拉过妖妖关心的说道,“三妹,听二妹说你病了,不记得事了,那还记得大哥不?”

      看着双眼满是关心之情的杨墨,妖妖摇了摇头道:“不记得了,不过我现在知道你是我大哥啊。”

      是啊,以前的那些日子,又不是什么好日子,忘了就忘了吧,他已经能跟父亲进山了,也就是说他能打猎挣钱了,到时一定不会让二个妹妹在饿肚子了,不会再让大伯母二伯母打妖妖了。

      “嗯,我是你的大哥,上次你说想要一只小兔子,我这次下山专门为你捉了一只,就在我房间里。”

      杨墨长到七岁的时候,杨庭便把隔壁给他做卧室了。

      杨月妖妖还小,杨庭不在家时她们就跟古琳睡,现在杨庭回来了,妖妖不知道晚上要睡哪儿。

      到了杨墨的屋子,妖妖便知晚上她要睡哪儿了。

      屋子被一分为二,杨墨睡在外间,里面是杨月和妖妖的床。

      小兔子被杨墨用框罩在地上,灰色的兔子,看样子应该是刚出生不久。

      “这只兔子的娘被我们吃了,它太小活不了,就把它带回来让你玩。”杨墨看着妖妖一直盯着兔子,显然妖妖很喜欢。

      妖妖抓住字眼,没了母兔就活不了?怎么会,现代不是有那么多喂兔子的吗,难不成这里还没人开始养殖兔子这类野生动物?

      “小兔子没了娘好可怜,我不要让它死,我要好好喂它,等它长大了再给我生好多小兔子。”妖妖看着地上的兔子说道。

      反正她有杀手锏,只有五岁,说什么做什么都行。

      看到妖妖有些伤心的样子,杨墨不知把兔子带回来是对是错。不想妖妖以后更失望赶紧对妖妖解释道:“小兔子没娘在,是喂不活的,它不会吃你给它的东西。”

      这类野生的动物,特别有骨气,一些鸟儿要是被人捉了,会直接撞死在笼子里,或是饿死自己。

      听到杨墨的话,妖妖知道,这是野生的兔子,现代养殖的那是已经变成家禽的兔子,二者是有差别的。

      妖妖不想看到兔子死在她面前,当下对着杨墨恳求道:“哥哥,把它放回山里吧,说不定它还能找到他的同伴。”

      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这兔子注定一死,好歹也让它死在大山里,也算是回家了。

      杨墨因为从小被杨家人排挤,对后来的妖妖很同情,谁让他们都是外来孩子,这也让他俩有着深厚的感情。

      “好吧,等太阳下山了,我们便把它放回大青山。”小兔子虽小但也是肉也可以吃。虽然想说,但一看见妖妖一脸同情心泛滥的模样,便把可以吃那句话咽下肚子。

      什么都比不上妖妖开心来得重要。

      杨月心里也很同情这只没有娘亲的兔子,对放回大青山还是很支持的,如果她没有了娘亲,说不定她也会像这只兔子一样活不下去。

      妖妖不信的拿了些菜叶和水放在小兔子面前,满怀希望的看着它,只要它吃了,就不用死了。

      不对,不是不用死,而是不用死那么早。

      小兔子像没看见地上的食物一样,动都没动一下身子。

      妖妖绝望了,真的像杨墨说的,这些野物离了娘就活不下来了。

      三人就在屋里聊着,杨月把家里发生一些事情告诉杨墨,特别着重告诉杨墨,煮的虾子很好吃。

      妖妖与杨墨静静的听着,当听到杨然骂妖妖的话时,妖妖看见杨墨脸色发黑,眼神发狠。

      这个杨然以前说他就算了,竟敢趁在不在欺负妖妖。

      在听到杨月说,杨然被关了柴房,还被饿了一顿,杨墨明显不信。

      奶奶那么疼爱孙子,会狠下心来饿他一顿?待听到是爷爷做的决定时,杨墨只觉在他走后,家里发生太多事了。

      爷爷从来不管家里的事,为何这次会惩罚杨然怒骂奶奶,真的是奶奶让他在外人面前丢脸了?

      以前也没少发生这类事情,不管事情对错,家里首先责备的便是他跟妖妖,谁让他们是外来的。

      杨墨不信爷爷不知道奶奶平日里的所作所为,王菊花肤浅的做风,嘴贱的口风,早就在村里丢了十几年的脸,要管教也太迟了吧。

      杨墨从小被欺负着长大,心里想事情都比别人多个弯弯。事出有妖,这些日子注意着点,总感觉这院子里是要变天了。

      这边三人在屋子里说得热闹,那边杨旭他们也说得热闹。

      “哥,那杂种又回来了,三伯还打了很多猎物回来,还捉了一只红色的狐狸,听三伯说那是很珍贵的品种,能卖不少银子。”杨宝把在院子里探到的消息告诉杨旭。

      杨旭可是他们三人当中最聪明的一个,被他们亲切的称为军师呢。以前整杨墨出的那些点子,大半都是出自杨旭。

      “还有那个小贱人,居然还穿起了新衣裳,就连杨月都有一匹布做衣服,我们还穿着旧衣服,真是没眼见的东西,吃着我们杨家的,都不知道把好东西送过来,女娃子有什么资格穿新衣。”杨然故意很是气愤的说道。

      昨晚在院子里如果不是妖妖大哭,他至于被关柴房吗,虽然他娘给他送了饭,但也让他丢了脸,弄得他今天都不敢外出。

      还有那个长得比狼还可怕的陶安,那个小贱人的义父,早晚有一天得让他们折在自己手里,得跪在他跟前,以雪昨日之耻。

      “爷爷突然对三房好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难道是三叔发了?”杨宝小大人一般的说道。

      心里还是有些发愁的,如果爷对三房好了起来,那家里的好处得分三房一些,他们得到的就少了。

      他们三人都是进学堂读书的,不知比杨月聪明几倍。昨晚杨然会在妖妖手里吃亏,也是因为妖妖反常的态度,以前不管他们怎么欺负她,她都不会说一句话,昨晚居然还会大闹。

      杨家至从出了杨景这个秀才,杨老爷子便把家里的孙子统统送进了学堂,期待能多出几个秀才,当然杨墨除外。

      “三房家没有儿子,不管在怎么发,家产以后还不得落入我们手中,我说杨然你不会忘了你被妖妖义父吓尿的事吧,要是有人在学堂里一学,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去上学。”杨旭满是威胁的看着杨然,这个弟弟笨得要死,若不是有事他好拿他当枪使,他都不愿跟他说话。

      还被人一眼吓尿了,真是没用之极。

      一旁的杨然听到杨旭说的话,气得浑身发抖,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杨旭的言外之意。

      同时也恨上了杨旭,叫你看不起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你只配给我提鞋。虽然心里不满杨旭,杨然面上一点不敢表现。

      只是神色着急的询问杨旭,“那该怎么办才好,要是让人知道了,我还有什么脸在村里行走,都怪妖妖那个小贱人。”

      杨然双眼发狠的盯着前方,双手紧握,看不透他心里想着什么。

      “妖妖你不能动,别有事没事的欺负她,她可是我以后的小妾。”杨旭说完这句话时,杨宝和杨然震惊的看着他。

      小妾,妖妖再怎么说也他妹妹,怎么能做兄长的小妾。

      “哥,妖妖是三房的人,怎么能做你的小妾。”杨宝大急,这种事情可是会坏名声的,他还想以后做官呢,要是有一个娶妹妹的兄长,他的名声不是也毁了。

      “什么妹妹,又不是亲的。”杨旭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虽然现在的妖妖人还小,但从面相看长大一定不会差,再说只是个妾,玩腻了送人就是。

      杨然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兄长欲染指妹妹,这是好事啊。

      杨宝看着杨旭还想劝说几句,但想到杨旭做事一直都是说一不二的,叹了口气,以后只要想法让妖妖出了三房就行。

      想通了也没觉得杨旭纳妖妖为妾有什么不好,他也想纳英子为妾,想着夜晚爹和娘睡觉发出的叫声,他就心里痒痒。

      如果被妖妖知道杨宝心里所想,定会大叫一声,尼玛,这杨宝才七岁,怎么就懂这些,真是早早早熟啊。

      因为是农忙学堂放了假,农忙过后他们便会去上学,想到学堂里那些人传的小人书,杨旭觉得心里越发的痒。

      他跟杨宝一起睡在吴琴隔壁,他们天天晚上折腾,二人想听不到都不行。杨宝还好毕竟还太小,可他都快行弱冠之礼了,只要听到那声音,他便整夜的睡不着觉。

      

    o;月儿,伯父没给你买衣服,买了布让你娘帮你做,你喜欢吗?”

      杨月呆呆的看着手里的布,她穿得衣服都是旧衣服改的,长那么大,她就没穿过新衣服,英子都有好几套新衣服,她一套都没有。

      但她知道,家里人不喜她是女娃的事,她从来不在古琳面前说这些,但心里还是很渴望自己有新衣服的。

      但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第一件新衣服会是师父给的。

      “墨小子就没有新衣服了,不会怪陶伯父吧。”陶安对着杨墨打趣道,他知道杨墨害羞性子腼腆,果然,刚说完,杨墨便红了脸低头不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