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奇针狂医(林望杨悦)~大结局

    奇针狂医(林望杨悦) 时间:2022-05-14 11:22:24

    小说简介:历史小说《奇针狂医(林望杨悦)》的主角是奇针狂医(林望杨悦),该小说展现了丰富的故事情节,特别是人物情感刻画细致,看过后就很难从中抽离,小编推荐这部小说主要是因为故事主角奇针狂医(林望杨悦),人物动线和细节作者淡定一叶把...

    奇针狂医(林望杨悦)~大结局

    第三章

    第3章 李三

      “大哥,你打大嫂干什么?”薛老三眼尖手快,箭步上前,两手托住薛老大的胳膊。

      李氏解下打满补丁的围裙,朝地上一铺一坐,两手拍着大腿嚎叫:“薛老三,你真是一个尿尿烂石头毒家伙呀!你一大清早的跑我家来闹事……薛老三,叫你不得好死……”

      “老三,你让开,让我打死这个臭婆娘……”薛老大见到老婆大清早的哭嚎,显得更加慌张,他怕惊动了左邻右居,便道:“你再嚎一声,我非打死你不可……我为什么要打你?你心里应该有数。”

      李氏从地上爬将起来:“薛老大,你打给我看看?难道说是我害你的侄儿?”

      “如果你再敢哭嚎,我今天就休了你!”

      李氏一听说要休掉自己,果真有些害怕,慢慢的蹲了下来。

      李氏之所以害怕,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一趟小孩的人了,如果再重组家庭,别人笑话不算,自己也是难上加难啊!

      如果被休,暂时只好回娘家。可李氏的娘家哪有人啊,一个三舅二十七八岁了,死不动活不动的,一天到晚就知道寻吃。

      那个时候二十七八岁的人,和当今社会不同。现在青年人这么大没结婚都很普遍。而在那个年代,男孩十三四岁就结婚了,二十七八岁有的就是爷爷辈了。隋文帝杨坚的儿子,当今的皇太子杨广,就是十三岁娶的萧氏。

      ……

      薛老大吓唬李氏,李氏害怕,霎时间,她安静了下来。

      薛老三自大哥要和自己换房,多少天来他都躲着大哥。要不是大伢子遭人暗算,他也不会来找大哥商量。其实,他的心里早就明白:暗算大伢子的,在这庄上只有一人,那就是大嫂的三弟李三。

      李三平时游手好闲,把官家分给他的地,给大姐家种了。到农忙的时候,他生怕大姐叫他干活,农忙之前,他早就逃之夭夭,直到农忙后才回来。政府来收租收税,他就把人领到大姐家。

      自从大姐夫要求和薛老三家换房,李三就三天两天往大姐家跑,意思很清楚:只要姐夫一句话,他就立即把这事摆平。

      薛老大确实想换房,是因为自己家遭了殃、死了人。

      薛老大阴阳乾坤搞不清楚,他便找风水先生想变通一下,既然薛老三不愿换房,就看有没有别的法子?

      风水先生言道:说深了你不懂,说浅了你该懂吧:现在你弟弟住上首,你住下首,这是厄运的根源。要说变通,不是没有办法,只恐怕你要离开八卦村,到别的地方去安家。

      古话说:搬家三年穷。连搬家都会变穷,自己哪有本事到别的地方盖房?再说自己的田地都在这八卦村,人搬走了,这地又怎么办?老三不同意换家,这件事就耽搁至今。更令他担心的是:小六春去年刚死,现在,小七春也发起憨来

      大伢子遇暗算,薛老三一夜没合眼,火气难免大些。早上,他猛敲薛大家门,他见到大哥的第一句话就是:有人要害我家大伢子,你知不知道?

      当时,薛老大惊得不知所措。

      眼下,薛老三见事情僵住,便把话题引向李三:“大哥,你不要怪大嫂,李三做这种事情,肯定是他独出心裁,他不会对大嫂说的……”

      “三爷,你说什么?你说大伢子是李三害的?”李氏惊恐的问道。

      “我在这个村子这么些年,连三岁小孩都没得罪过,不是他还能有谁?”薛老三避开大嫂那惊恐的眼睛。

      “有人看见?”李氏追问一句,两只手紧张的握在一起。

      “没……没有!”薛老三虽然断定,但确实不是亲眼所见。

      薛老大颤抖着说道:“什么事都要看见?不看见就猜不到了?那些大老爷朝堂上一坐,他开始知道什么?那些罪犯朝他面前一站,他就能说出个子丑寅卯。这些,他都没有看见,但他就能推断出来……”

      “我找他去!”薛老大话没说完,李氏从地上爬起,边说边向外走去。

      “你回来!”薛老大拿根捆草用的手指粗麻绳,说道:“老三,我们走!”他边说边向外走去。

      薛老三和薛峰跟在薛老大的身后。

      薛老大走的很快,薛峰急走几步再跑几步,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从薛老大家的西山头向北走,沿着圆形河边,再向西走。走到村北一间矮小的草房前停了下来。

      薛老大推开门,他知道李三的门没有门闩。

      李三的门刚一打开,一股霉臭味便扑面而来,薛峰猛的一下捂住鼻子。他本以为这古代的一切都是绿色环保,没想到这古代也有污染,这是和前世的污染物不同罢了。

      李三没有床,地上铺一层草,他连衣躺在草上。一床破被千疮百孔,发黑的棉絮从破了的被面探出头来。

      李三的衣服丝丝缕缕,到处都是补丁,那补丁的线脚足有半寸,衣服脏的根本看不见布眼。

      这种破烂的衣被,薛峰前世从没见过,连想像出这样的残破衣被都难。

      李三的呼噜非常均匀,呼噜声非常之响,在这响声中,时而也会夹杂着几个响屁。

      李三回脸朝里,薛峰不知他脸儿的模样。

      薛峰望着这包含李三在内的一堆破烂,早就厌恶不已。但他对李三的心态却非常佩服:这心态之好,如果世上的人有他的一半,也不会得那些莫名其妙的忧郁症了!

      突然,薛峰感到离奇:按理说,做贼心虚,杀人的人心更虚,他怎么会安然的睡觉呢?他又不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克格勃,怎么会有这样好的心态?

      薛峰继续观察这一个非同寻常之人,只见他的头发花白……不对啊,李三只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人,头发怎么会花白呢?也许,这少年白头古而有之。

      想到这里,他朝薛老大和薛老三头上一望,他们的头发也花白。他想:难道古代人都是花白头发?这倒是前所未闻!

      

    对他来说不算大,也不算小。

      薛老大边叫妻子拿钱边道:“他李三鼠目寸光,他哪一年在我家不吃去三百二百钱?经过这一次,他就别想再跨进我家门半步。这样看谁化算?我又省钱,少看到他又少生气!不就一百钱吗?给!”

      李氏虽然惜钱,但这钱是给自己那可怜的三舅的,她也舍得。她把一百五铢钱用绳串好,递给薛峰。

      薛峰接过钱一看,一百钱不足半斤,甚是轻巧。这五铢钱直径两厘米多一点,方孔大,边缘宽,还有“五铢”的篆书字样。他把钱装进口袋,然后向李三走去。

      李氏在后面喊道:“大伢子,三舅要来吃肉,叫他自己拿碗来呀!”

      “哦!”薛峰头也没回向李三走去。快到李三面前,他把钱拎在手里。

      李三见薛峰走来,手里还提着钱。他见到钱,两眼火辣辣的放光:&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