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战总,夫人又来撒娇了》明姝战墨辰全本全资源

    《战总,夫人又来撒娇了》明姝战墨辰 时间:2022-05-14 11:26:43

    小说简介: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战总,夫人又来撒娇了》明姝战墨辰》的小说,小说是苏沫吖倾心创作的一本科幻空间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一场生化危机的爆发,地球沦陷,人性贪婪,动物变异,丧尸横行,物资短缺。伴随...

    《战总,夫人又来撒娇了》明姝战墨辰全本全资源

    第二章

    重生

      “滴……滴……滴”

      洁白的病房中,仪器的声音伴随着药水滴落声响起,宽大的病床上,一个苍白毫无血色的女孩静静的躺着。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手指不时会动弹一下,眼睛慢慢转动,呼吸越来越粗重。

      苏沫睁开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耳边一直回荡着那句清晰的话:你的存在是我的恶梦……

      一句又一句,一次又一次,眼睛慢慢湿润模糊起来,她一直视为生命的姐妹,到头来却背叛了她,这是多么讽刺的事。

      苏沫几乎仰天大笑,声音带着满是的悲哀,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那样极致疯狂的笑意,几乎传遍整个病房周围,一道猛地碰击声响起,门被狠狠的撞在墙上。

      一个身穿西装,一脸俊逸的男子疾步走进来,声音带着焦急:“沫沫……”

      冰冷的手心被一道温暖包裹住,苏沫身子一震,她停住笑,转头,看着那一脸焦急的俊逸模样,眼角一道泪痕再也止不住的滑落:“哥,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她永远都无法忘记,这抹高大的身影在生命的最后,一脸悲伤的对她说的话:“沫沫,好好活下去。”

      那样悲伤的眼神,带着无法抹去的沉痛与忧愁,直到现在她才明白,那是他对她的担心,是对她的提醒,可惜,她从来没有去深思。

      她到底是有多愚蠢,才会为了一个虚情假意的贱人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眼泪不停的滑落,嘴边不停地诉说着‘对不起’。

      苏浩眼底泛着心疼,声音带着颤抖:“去,快去叫医生。”

      身后同是一身西装的秘书,直接转身,向外走去,不多时,门外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踏步走进来。

      “苏总,你先让开些。”为首的一个戴眼镜的医生,声音带着恭敬,温和的道。

      苏浩见此,点头,慢慢松开一直握紧的小手,哪想,他刚一松开,床上的苏沫瞬间坐了起来:“滚开,别过来。”

      苏沫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几人,一双锐利的眼神开始四处打量,这是……

      医院?

      可是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在医院里。

      站在一旁的苏浩,此刻被苏沫的言行动作吓了一跳,见她整个人防备的看着屋子里的一切,不由小心的试探道:“沫沫,你怎么了?。”

      “哥?”看着面前记忆里深刻刻印的男子,苏沫有些不解疑惑的叫出声。

      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似乎想到了什么,苏沫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肤如凝脂,细如白玉,她整个人不由一震。

      脑海中一道模糊的记忆开始清晰起来。

      那是高三的时候,她在她的好闺蜜钱莉的教唆下,去跟她喜欢的人陆晨告白,却被遭到了拒绝,屈辱之下,逃课遇到了流氓,在一番纠缠之中,英勇的撞墙晕厥,吓跑了流氓。

      后来被送进医院之后,经过检查,轻微的脑荡震,再加上额头伤口太深,一直有疤痕,从此开始自卑懦弱起来。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钱莉就已经开始对她不满,恨上了她,她记得在后来末世逃亡中,他们两个走在了一起,她为此还消沉了一段时间,后来陆晨发现钱莉是个普通人,立马放弃了她,回到了自己的家族基地。

      果然,物与聚类,人以群分,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苏沫嗤笑一声。

      接下来,出于苏浩的担心,苏沫很配合的接受了一系列的检查,然后就被送回了病房。

      看着窗外绿油油的草地,明媚的阳光,愉快的笑声,苏沫狠狠的吸了一口空气,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么新鲜的空气,不由嘴角勾了勾。

      转头,看着站在身旁的大哥,眼里闪过一抹痛楚:“哥,今天是多少号。”

      “6月4号”苏浩疑惑的看着自家妹妹,总觉得似乎这次她醒来之后,身上的气息变化了很多。

      得到答案的苏沫,转头看向天边,声音带着一股无法诉说的忧愁:“4号啊,要变天了呢。”

      苏浩皱眉,直觉觉得她的话里带着一股深沉的意思,不由眼里闪过一抹阴沉。

      检查出来结果后,显示没有什么问题,当下,苏沫就收拾东西在苏浩无奈的眼神下,迫不及待的上了回家的车。

      看着这栋久违的别墅,记忆中那些欢快奢华的日子从脑海里一幕幕闪过,眼里有些湿润。

      她真的重生了,重生在末世前的一个月,一切的悲剧都没有发生,一切的磨难还没有开始。

      苏沫紧握拳头,一双眼带着满是的坚定,这一世,她一定要守住自己唯一的亲人,

      “怎么了?发什么楞。”见她站在门口迟迟没有动作,苏浩不禁开口问道。

      “没什么,就觉得几天不见,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苏沫笑道,随后抬脚走进屋子,看着一如从前的摆设,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转头道:“哥,我先去休息一下,头有些晕。”

      “去吧,先睡会,等会吃饭的时候,哥再叫你。”苏浩心疼的摸了摸她的绒发道。

      心里一暖,苏沫点头,循着记忆中的方向,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打开门,粉红色的屋子到处一片,抽了抽嘴角,有些无语,想着自己前世的口味还真是有些奇特。

      屋子里的陈设无一不彰显着自己年幼时的单纯,关上门,苏沫渡步到梳妆台前,伸手拉开屉子。

      里面放着一个古香古色的盒子,盒子上蔓延着一道古老的花纹,外面扣着一道小金锁。

      苏沫拿出小盒子,打开那道锁,翻开盒盖,入目的满满一盒金灿灿价值不菲的首饰,没有多看一眼那些首饰,伸手拿过其中一只紫罗兰的翡翠。

      比起其他价值不菲的饰品,这只镯子就显得那么的黯然无光,可是,只有她知道,这只镯子在将来的末世中有多么的重要。

      末世中一个幸存者,无意中闯进她家,带走了这只镯子,可没多久就发现了,这居然是空间法器,甚至最后凭借着这只镯子成为了最大基地的首要人物。

      她犹记得当时在看到那人手上的镯子之后,内心有多么的苦涩,所以,这一世,她绝不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屏吸,苏沫伸出手,拿过盒子里的一只簪子,眼里一狠,对着手心就是用力一划,疼痛慢慢席卷大脑。

      用力的抓住手中的镯子,鲜血蔓延整个手镯,没过几秒,苏沫肉眼便看见,那只手镯的周身血滴慢慢沁入不见,镯子越发的通透,闪着耀眼的光芒,可是那手镯像是很久没有喝到这么美味的鲜血,不停地吸取着她身体里的血液。

      脸色越来越白,身体里的血液似乎要被抽干一般,终于,她再也抵不住的晕了过去。

    p>

      苏沫一双眼愕然,随即释怀,点了点头,站起身,转身往楼上走去,有些事情,她相信他的大哥心中自有计较。

      尾随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道,苏浩一双眼幽深,转头,他看着窗外的月亮,清冷的光线之中透着丝丝寒气,那轮盘之中不时闪着一道妖艳的血红色,显得格外的诡异至极。

      抿了抿唇,眼里闪过一道坚毅,苏浩突然拿过桌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嘟……’

      “喂……”只一声,一道粗旷的声音带着音乐的劲爆声从电话里传出。

      皱了皱眉,苏浩道:“是我。”

      电话里似乎有些迟疑,半响,似乎才惊觉的道:“原来是苏总,稍等……”

      一道关门的声音响起,耳边的杂乱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似乎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电话里传出一道声音:“苏总现打电话给我,是不是上次我提议的事,有答案了。”

      “你上次说的事我答应了,不过报酬我要换个方式,如何?。”握着手机,苏浩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窗外,那轮圆月此刻居然泛着一丝猩红,不禁让他握着手机的手瞬时紧了紧。

      对方似乎有一瞬的迟疑,随后带着一丝试探的道:“不知道苏总所说的换一个方式是?”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