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别闹,薄先生!》沈繁星薄景川完本阅读

    《别闹,薄先生!》沈繁星薄景川 时间:2022-05-14 11:48:25

    小说简介:《别闹,薄先生!》沈繁星薄景川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别闹,薄先生!》沈繁星薄景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书颜明轩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值得推荐。邵家的宅院,白天的时候典雅精致,当夜晚来临,大...

    《别闹,薄先生!》沈繁星薄景川完本阅读

    第十章

    第九章

      道路渐渐逼仄,黄包车已经不能往里走了,两人遂一前一后下了车子,林霁站在一边,看着康少爷给黄包车车夫付钱。

      这里离着她家的弄堂已经不远了,只有孤孤单单地一盏破旧路灯,黯淡昏黄。倒是天上的一轮上弦月,明亮的很。林霁静默而立,一身雪青色的旗袍在月光的映衬下,镀上了一层银色。瓷玉一样的肤色,衬得一双眼睛黑沉沉的,脂粉未施,倒隐隐透出一缕若有似无的香气来,仿佛是一株月下的白玉兰花,一时他竟看得呆了,脑袋里恍惚掠过宁萱那张精致的脸,深悔起自己的以前种种荒唐。

      林霁见他犹在发呆,低声说道:“康先生,我要回家了。”

      “不,等一下,林小姐,”他生怕她离开,慌忙趋前几步,期期艾艾说,“时间过得好快,我故意没有开车来,只盼望和林小姐走的路可以长一些,可是还是这样短。”说完这些,又自失一笑,小心翼翼说,“你看我总是这样,自说自话。”

      林霁低了头,回避说道:“康先生,天已经很晚了,我不想叫舅舅舅妈担心。”

      “好好,我知道,我再陪你走一段路吧,这地方光线不好,我不放心。”他依旧坚持。

      林霁忖度了一下,就怕这位康少爷和她一起回去,叫舅妈看见,再生出枝节来,拒绝道:“还是不要了,我一直在这里住着,对这里的里弄再熟悉不过。反而是康先生要小心才是。”

      他能看见她眼睛里平静掩饰的疏离,不禁心灰了几分,宁萱方才的语气,任谁都会有暧昧的联想,可是他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林霁误会他,当下鼓起了勇气:“林小姐,如果你还把当成朋友,我还有几句话要说,那位宁萱小姐……”

      林霁急忙打断了他,说道:“康先生,这些事你不用跟我说的。”

      “不,不,我一定要告诉你,以后我所有的事情都不想隐瞒你。”他急切张嘴,脸色本来通红却转成了苍白,使劲搓着手,一时无措。

      林霁终于心软下来,安静地听他讲述。或许是因为紧张,也或许是因为羞耻,他额头上冒着汗,断断续续讲了十几分钟,林霁才明白事情经过。其实说起来不过是他们那种社交场合里最平常的故事。刚刚回国的年轻人,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遇到了一位美丽女子,年轻气盛,在朋友撺掇下就去追求。后来才知道不过是那个女子故意试验自己魅力的一个赌局,看看这个年轻男子到底几天就能彻底地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他想起自己的荒唐,期期艾艾说道:“有一次,我甚至为了讨她欢心,从父亲的工厂里透支了公款,给她买了一条钻石项链……惹得父亲大怒。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她是有名的交际花,结交的都是达官贵人,什么样的珠宝没有见过,怪不得她嫌我小气,给我扔了出来——林小姐,这是我以前做的一件最荒唐的一件事,你不会看不起我吧?其实我那天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已经后悔了,真想从来没有认识过宁萱那样的人才好,林小姐?”

      林霁无奈,她抬头,却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交浅言深,似乎说什么都是不合时宜的,更何况她并不想与这位康少爷有任何牵涉。

      “林小姐?”他又喊了她一声,看她仍是安静端庄的样子,不禁又深悔自己方才又孟浪造次了,托盘而出,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堪而已。

      林霁见他一脸真诚,不由心软,说:“康先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用再耿耿于怀。”

      康少爷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说:“是,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我该往前看才对。谢谢,林小姐安慰我。”

      林霁见他不再纠结此事,终于一笑:“那我要先走一步了。”

      他也坦然了不少,但仍有些意犹未尽,说:“好,你先走吧。”

      林霁怕他还有什么事情,忙转身离开。

      谁知刚走了几步,又被他喊住:“林小姐,过几天,我请你看戏。”

      林霁回到家的时候,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光亮。客厅里的门倒是虚掩着,她蹑脚推门而入,阖上门的时候,犹自发出轻微“喀拉”一声,她站了好久,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正想悄无声息地回卧室,这时黑暗中传来了一声暗哑声音:“回来了。”紧接着小桌上暗黄的小灯已经亮了起来。林霁下意识地挡了一下眼睛,才发现舅舅正坐在墙角边的一把木椅上,一脸沉郁,呼吸急促,似乎在拼命压抑自己的怒气。而一边的地面上,满是瓷片,林霁一看,却是从天津老家带出来青瓷盖碗。

      她怯怯喊了一声:“舅舅。”

      舅舅用力拍了一下桌面,厉声问:“说,你到哪里去了。”

      林霁低了头说道:“我去见康先生了。”

      舅舅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在客厅里来回兜着圈子,终于在林霁面前停了下来,逼视着着她呵斥道:“你为什么要去?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嗯?”

      林霁闭了一下眼睛,说道:“是我自己愿意的。”

      “你自己愿意的?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我辛辛苦苦培养你,让你读大学,受高等教育,就是为了你嫁这样的人吗?”舅舅目眦尽裂,扬起了巴掌。

      林霁瑟缩着,舅舅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样重的话,这是第一次。难堪,羞耻,委屈,不甘,种种情绪袭上心来,眼泪只在眼圈里打转。

      可是预想中的巴掌到底没有落下来。舅舅颓然倒退了几步,坐在了那张木椅上,用手撑着头,鬓边的几根白发轻微地颤动。

      林霁大惊,她悲恸喊了一声:“舅舅,你不要这样。”

      舅舅只是维持着这样的姿势,良久才道:“总归是怪我太无能了。”

      那样沉重的无奈,向着她压了过来,眼泪再也止不住,簌簌落下。

      

    >

      杨铮说道:“母亲,不要这样,宁萱是一个好女孩子,而且我对她也没有别的。”

      一句话又叫杨母的眉头拢起,她叹了一口气,说:“杨铮,既然你心里没有别的,我就不希望你和她走得太近。她在风月场中打滚了那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