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霍太太,先生又吃醋了》叶念薇霍廷琛第48章txt在线

    《霍太太,先生又吃醋了》叶念薇霍廷琛 时间:2022-05-14 11:57:27

    小说简介:这部小说《《霍太太,先生又吃醋了》叶念薇霍廷琛》小编极力向大家推荐,不管是内容还是主角《霍太太,先生又吃醋了》叶念薇霍廷琛设定都非常吸引人,而且作者九幕的文笔很好,剧情通俗易懂,跌宕起伏,值得推荐。1983年,这是个游戏...

    《霍太太,先生又吃醋了》叶念薇霍廷琛第48章txt在线

    第六章

    第014章 跟我干

      面对苏秦提出的问题,熊飞陷入深思当中。

      一个月能做出多少悠悠球?

      “不用浪费脑细胞了,我来告诉你答案。”苏秦伸出手指在桌面轻轻划一道:“仅靠我们三个人的话,每个月拼死拼活最多也就弄出一千个出头,这还得是成天都蹲在车间里才行。”

      熊飞脱口而出:“一千个就是两千块钱,而且几乎全是纯利润,每个月都能赚这么多钱还不满足,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贪财……”

      苏秦怪笑着反问道:“这么说你嫌钱多咯?”

      熊飞当即说道:“哪能啊,傻子才会嫌钱多,我就是觉得找人帮忙加工有点浪费钱。”

      “你的想法大错特错,”苏秦断然否定对方的想法:“花钱请人帮忙加工只会让我们赚到更多的钱,每月一千个的产量,对于需求量庞大的玩具市场来说无异于是杯水车薪,哪怕到最后闻庆市场饱和,那周围的岩峰市,锦绣市呢?”

      贾晓亮豁然坐直身体,眼露精光看向苏秦:“你还打算将悠悠球卖到省内其他地方去?”

      苏秦嘿笑两声:“省内?我的目标可没有那么狭小,将悠悠球卖到全国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目标。想想看,全国有数以亿计的青少年,即便只有百分之一购买悠悠球,那也是上百万的需求量,现在你还觉得靠我们三个人就足够了吗?”

      熊飞和贾晓亮仿佛木头人似得直摇脑袋,他们此时才明白苏秦的眼光到底有多长远,自己连给对方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当即不再纠结请人代加工这事。

      贾晓亮想想说道:“如果真要找人,要我说干脆就请咱们农机厂的职工帮忙,与其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自己人,虽然花的钱都一样但好歹还能落个人情。”

      “对啊,晓亮说的没错,肥水不流外人田。”熊飞跟着附和。

      然而苏秦却摇摇头:“我的意见与你们相反,我最不想找的就是农机厂职工。”

      “为什么?”

      “太熟!”

      “太熟?”两人瞪大双眼满腹疑惑。

      苏秦点点头说道:“就是因为朝夕相处,我们依靠悠悠球赚钱这事迟早会被农机厂的人知道,假如你是农机厂职工,知道自己制作的悠悠球能赚钱,而且还是每个狠赚两块钱的时候,你还会为区区一百多块钱的工资替别人干活吗?”

      熊飞和贾晓亮异口同声道:“肯定不会啊。”

      “对,不会!而且我敢保证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只会顾及自己,自己加工,自己销售,最后赚到的钱也全落到自己兜里。”

      想想农机厂职工的平日表现,两人觉得苏秦说的极有可能成为现实。

      贾晓亮迟疑片刻问道:“话虽如此,可是苏秦你刚才也说过咱们要将悠悠球卖到全国,有这么大的需求量打底,就算那些叔叔阿姨们自私点也没关系吧?”

      熊飞存有同样的疑问,都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长辈,有钱大家赚难道不好吗?

      还是太年轻了!

      苏秦望着寻求答案的俩人:“我明白你们的意思,我也赞同在自己富裕的同时让亲戚朋友也跟着一起富裕。如果我们已经发展壮大,是一个资本雄厚的团体,绝对二话不说将悠悠球赚钱的法子分享给大家,问题是我们还没达到那种程度,让大家跟着一起赚钱的思路是好的,但你们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

      “什么问题?”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此简单的悠悠球为什么能赚钱?还不就因为我们是独一份。如果让其他人参与进来,而那些人又跟我们不是一条心,那么是必然会出现价格竞争,其中有人为了让自己能赚到钱,不顾所有人反对突然将悠悠球的售价下调到一块五,遇到这种问题我们该怎么解决?”

      熊飞不假思索直接道:“这还不简单,我们也跟着降。”

      “如果他再降呢?”

      “继续跟呗……”

      “绝对不行!”话音刚落就被贾晓亮一口否决,说到这里他已经彻底明白了苏秦的意思。

      苏秦笑眯眯地道:“看来贾晓亮已经想通里面涉及到的问题了,没错,一旦进入这种你降我跟着降的扭曲价格战,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饮鸩止渴涸泽而渔,除非双方能步调一致,否则单个悠悠球的利润将会低到极限,没有人再能赚到钱。”

      苏秦刚才提出的问题虽然很尖锐,却也是商业市场的常见情况。

      经常会出现某个行业赚钱容易就涌进去一群人,导致同类产品产量暴增供大于求,然后价格战这种简单粗暴却行之有效的手段就荣耀登场,大厂凭借资金优势硬生生拖死小厂,看似最后重新占领市场,但计算结果却是全部亏损谁也没捞到好处。

      从上面看似乎苏秦也可以用降价的方式拖死其他人,但仔细想想却发现那根本不可能。

      主要原因在于悠悠球的特殊性质。

      生产悠悠球几乎没有成本可言,只要有一毛钱的利润就有人愿意投入生产,如果开始打价格战,家大业大的苏秦反而会被对方先拖死。

      熊飞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说的这可能出现吗?那些人会傻到将利润拱手让掉?”

      贾晓亮替苏秦作答:“亲兄弟都有剑拔弩张的时候,更别说整个农机厂几百号人了,只要有一个人主动降价,这种价格战就必然会拉开序幕,绝非人力所能阻止的。”

      熊飞思考良久点点头:“你们说的我懂了。可就算我们找外人来加工生产,时间长了同样会被他们发现,到时候还不是要面临这种问题?”

      苏秦道:“你说的没错,但总比农机厂知道的要慢点吧,只要我们凭借初期优势抢占先机,提前占领整个闻庆市场,到那时候大头都被我们赚到手,即便他们做出更便宜的悠悠球也无所谓,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在攻占其他地市了。”

      “一步先,步步先,只要我们始终走在那些人前面,他们就只能跟在后面喝点汤。”

      苏秦解释过程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听完后两人疑惑尽去。

      熊飞感叹道:“我现在总算明白啥叫聪明人了。从今往后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说撵狗我绝不撵鸡,坚定不移的跟着你混,你可千万别亏待我。”

      “还有我!”

      看着两人郑重其事的表态,苏秦知道此刻他终于彻底折服了两人,哈哈大笑道:“没问题,跟着我保证让你们吃香喝辣,顿顿吃肉直到你们腻了为止,然后再给你们找个如花似玉姑娘当媳妇。”

      苏秦简单直白的承诺把两人闹了个大红脸,羞得跟猴屁股似得,地上要是有缝隙保准钻进去。

      虽然脸上很羞涩,但说老实话熊飞心里还是挺渴望有个漂亮姑娘当媳妇,如果真能找个如花似玉,不,只需要长相周正不丑就行,到时候还不知道把父母高兴成什么样。

      这顿饭算是苏秦重生以后吃的最好的一回。

      酒足饭饱结账时居然才十块零八毛钱,相比后来出门动辄几百上千的价格,这年头的物价让苏秦真有种进入新闻联播中美好世界的感觉。

      八月的天,孩子的脸。

      吃饭前还晴空万里,等苏秦他们走出饭馆时已然乌云盖顶,看样子很快就有狂风暴雨席卷而来,害怕被雨淋湿的三人骑上三轮车就往回狂奔,结果紧赶慢赶还是没能逃脱变成落汤鸡的下场。

      回到苏秦家里。

      刚进门的熊飞连身上雨水都顾不上擦拭,赶忙先将塞在怀里的钱袋子取出来,尽管路上他拼了命的护着,但谁叫他们选个布口袋装钱,在如帘的暴雨侵袭下毫无疑问全部都湿透了。

      好在钱这东西被打湿了烘干就行,并不影响其本身价值,最让苏秦紧张的是刘老三送的那台Atai-2600,如果它也被水浸泡估计就没办法用了,幸好因为塑料包装完好无损的缘故,雨水并没有进到里面。

      将口袋里的钱一股脑倒在桌上。

      一千块钱或许在以后也就十来张,但1983年最大面值纸币才十块钱,而且很多买悠悠球用的还是零碎毛票,看似总额不高但数量却是相当惊人,倒出来的钱在桌面上堆得跟小山似得。

      经过仔细清点,那箱子悠悠球总共卖出了一千零一十七块钱。

      多次确认不是计算错误,熊飞说话语气激动中带着颤音:“我的老天爷……长这么大我还头回看见这么多钱,太多了,这些都是靠我们自己赚来的?晓亮你掐我一把,看我这是不是在做梦。”

      贾晓亮同样被满桌钞票震撼,哪还顾得掐他,喃喃自语道:“一千块钱,这可是一千块钱呐,我爸妈工作一整年都攒不下这些钱,这么容易就赚到了……”

      当真金白银摆在眼前时,两人才更加深切的感受到苏秦到底有多厉害。

      看他们那不堪模样,苏秦淡定地说:“稍微感叹两句就行了,千把块钱至于这样大惊小怪的?说不定以后你们每月的工资都比这多。”

      见两人依然沉浸在巨额金钱带来的强烈冲击中,苏秦直接抽出十张大团结在他们眼前一晃:“再不回神这工资我可就不发了!”

      一句话就让两人清醒过来。

      没想到苏秦竟然如此快的兑现承诺,熊飞颤颤巍巍的接过五张大团结,哪怕已经在农机厂干两年了,他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如此惊人的钱财,没办法,以前发工资都是父母代领,从来都不经他的手。

      陡然间拿到五十块钱,熊飞笑的嘴都合不拢,拿到钱左顾右盼不知该放哪儿,如果不是苏秦提醒他衣服内侧还有个暗兜,他非得把钱塞进裤衩里不可。

      贾晓亮也欣喜不已的将钱贴身装好,生怕因为疏忽大意弄丢了。

      等稍微平静点,熊飞指着那堆湿乎乎的钱说道:“苏秦,你不做饭也没炉子,要不把那些钱搬到我们家去烤干,正好去给我们演示一下游戏机的用法,反正我们家也没人。”

      “正合我意。”

      来到熊飞家里,苏秦忙着拆游戏机的包装,而熊飞他们则找来板凳,将辛苦挣来的钱一张张的分开摊平,等待着炉火慢慢将其烘干。

      Atai-2600属于第二世代早期主机,只有视频和电源两根线需要连接。

      三下五除二接好所有线路。

      即将插电源前苏秦总感觉还有点事情没做,但却始终都想不起来,毫无头绪的他没有在意,直接将接头插在插线板上。

      噼……噼噼……噼啪啪!

      就在熊飞和贾晓亮等着长见识的时候,刚被接通电源的游戏机突然响起连串的爆鸣声,然后伴随着一闪而逝的电光,整个房间内开始弥漫起浓烈的焦臭味。

      “好臭啊,什么情况?”陡然发生的异常情况,让毫无防备的两人吓了一跳。

      “电压过载把游戏机烧了!”苏秦满脸苦笑,直到按下电源插头时,他才猛然想起到底是哪件事忘了做。

      光顾着连接电源,怎么把电压那茬给忘记了,看来这款游戏机注定只能拿来收藏。

      这批游戏机原本是供应美国市场的,在家用电器方面,美国与中国最大的差别就是标准电压不同,美国是110V标准电压,而中国是220V,超过额定电压的10%,家用电器就会被瞬间烧毁,更何况是超过两倍额定数值,没有剧烈爆炸就算给他面子。

      听苏秦说完原因,熊飞和贾晓亮都是一脸懵逼,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跟中国电压不相同的国家,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贾晓亮望着外壳都已略微变形的游戏机问道:“苏秦,什么东西烧了,还能修吗?”

      苏秦耸耸肩膀说道:“电压过载那么大,烧毁的东西肯定不少,已经没有维修的价值了,再说国内估计也没人懂怎么修理它。”

      熊飞苦着脸道:“这下玩不成,真是太可惜了。”

      没有游戏机玩,三人只能边看黑白电视边等钱烘干,期间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很多都是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晚上七点天擦黑的时候,先前湿的不成样的钱总算是彻底干透,将钱按照大小顺序整理好交给苏秦保管,忙碌一整天的三人也各自打着哈欠回家休息。

      临走前苏秦多次叮嘱两人,赚钱这事可以告诉家里人但是必须要做到保密,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如果有外人问起悠悠球的事情,你们统一口径只说卖出去十来个,剩下的卖不掉都送人了。

      知道这关乎自己未来的幸福生活,两人都表示会守口如瓶。

    人是谁后,霎时间都吃了一惊,纷纷嘀咕这年头胆大的怎么尽是些小年轻,这个看起来比前面那个输钱的岁数好像还要小好多。

      参与游戏的正是苏秦。

      短褂摊主原以为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再玩了,听到询问先是一愣然后迅速回过神来:“当然可以,来我这玩游戏全凭自愿。”

      苏秦越众而出走到方桌前:“那行,既然你愿意让我也玩两把,那就先给我讲讲玩法。”

      短褂摊主露出微笑说道:“小球藏在碗下面,我来回移动,输赢看眼力,你要是赢了押多少钱我赔多少,要是输了押的钱就归我所有。”

      “明白了,”在吃瓜群众的围观中,苏秦直接将裤兜里所有的钱取出来,零零碎碎加起来有十六块,直接拍在桌上随意说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他这句话不单让周围吃瓜群众当场傻眼,连经验丰富的短褂摊主都有些吃惊,指着桌上这些钱谨慎问道:“这么多钱你一次性全部押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