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曾有梵星入梦来》温暖~顾经年第67章在线阅读

    《曾有梵星入梦来》温暖~顾经年 时间:2022-05-14 12:20:55

    小说简介:很多人都在搜北山有北写的小说,现代言情类型小说《《曾有梵星入梦来》温暖~顾经年》,《曾有梵星入梦来》温暖~顾经年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北山有北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曾有梵星入梦来》温暖~顾经年变得鲜活有趣,人...

    《曾有梵星入梦来》温暖~顾经年第67章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深夜来电(已修)

      而且,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在她看来就好像演电视一般,高潮迭起,刺激不断。

      “宋晓。”秦时晚想了半晌终于想起她的名字,正了正脸色,继续说道:“付逸尘给了你多少钱?”

      据她上一世所知,她的每一个助理几乎都被付逸尘和佟娇收买了,专门出售她的各种黑料。

      而宋晓,似乎也在其内?

      “每个月三千。”宋晓不太明白秦时晚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

      “佟娇呢?给了你多少?”秦时晚眉头一皱,这个数不对。

      宋晓一愣,仔细想了一下:“秦姐说的佟娇,是今天的那个佟小姐吗?”

      秦时晚眉头越皱越紧,她是真的不懂还是在装傻?

      “从今以后,我给你开工资,每个月五千。”秦时晚想通了,估计是因为她才来三天,付逸尘还没有对她进行人心收买的原因,上一世,宋晓在她身边待了可是足足有半年。

      “但是,别让我发现你背叛我!否则,我脾气可一点都不好!”秦时晚斜昵着她威胁道。

      刚出社会的大学生,这时候最容易被诱惑,也最经不住吓。

      果然,宋晓被她狠厉的脸色吓的双腿发抖:“秦...秦姐!我绝对不会背叛你的!我发誓...今天的一切我都不会说出去!”

      宋晓以为,她说的是今天事情,一想到那个可怕的男人,打死她也不敢说啊!

      对于她的反应,秦时晚十分满意。

      “好了,不用发誓了,你现在是租房子在外面吧?”起身揉了揉她的头发,语气平易近人。

      宋晓点头。

      “最近就搬过来吧,和我住一起方便一点,我现在没有经纪人,只有你一个助理。”

      “而且,你一个女孩子住外面也挺危险的。”

      宋晓十分感激秦时晚的关怀,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会对秦时晚好!

      ......

      夜凉如水,皎洁的月色透过窗户斑驳的洒落下来。

      秦时晚端着一杯酒,静静的坐在阳台上。

      望着月色,神情哀伤。

      说不难过,是假的。

      毕竟爱了那么久,恨他们也更恨自己。

      秦时晚看了眼震动的手机,红唇微抿。

      “喂。”

      “秦时晚!你们登记了?”秦明礼愤怒的质问,为这个不争气姐姐十分头疼。

      听到对面喂了一下就没了声音,秦明礼一时慌了神。

      “秦时晚,你有病吧?”

      他说的太直接,秦时晚一时无言,她确实有病,还不轻。

      “登记了。”秦时晚手指微僵,不敢告诉秦明礼真相,以他那种军痞一般的气势,若是知道了只怕会连夜从部队杀回来,灭了她!在灭了付逸尘!

      更何况,她现在觉得很丢人。

      为了个男人,与家人决裂,还一事无成,她没脸。

      所以,她也不算说假话。

      秦明礼一愣,早该想到:“算你狠!”

      望着被挂断的电话,秦时晚苦笑。抬头望着月色,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黑夜中,秦时晚并没有发现,在她家楼下的不远处,有一大一小的身影隐没在暗处。

      两只如幽灵般的眼球,在寂静的深夜里,发出绿油油的光芒。

    辜的!”

      听着他的话,秦时晚突然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这人怕不是玛丽苏剧情看多了吧?

      幻想自己天下第一帅,所有人都要围绕着他?即使做错了事也是有原因的,也要原谅他?

      秦时晚不想在和他多废话,因为刚刚她看到了自己手机里来的一条新信息。

      “新安路等你!速度!不许出轨!”

      秦时晚不由得虎躯一震,一句话带了三个感叹号,陆修远脑子坏掉了?

      “三分钟时间!否则后果自负!”

      紧接着第二条信息,秦时晚看着手机隔空都能感觉到一阵阴冷的寒意袭来,她不敢在臆想怠慢。

      眼看着秦时晚要离开,付逸尘心脏猛地一缩,直觉告诉他若是不拦住她,他会后悔一辈子。

      “时晚,你知不知道你这冷漠清高的样子,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付逸尘心情急躁,伸手抓住她的胳膊。

      秦时晚不屑的瞥了眼抓住自己胳膊的手,连个正眼都懒得施舍,嗤笑道:“付先生,请自重!你女朋友还在那里!”

      佟娇抓着毛巾的手越收越紧,眼神要喷火一般,发现付逸尘看过来之后,连忙收起眼神,温良的笑了笑。

      秦时晚唇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意,将佟娇的一举一动,都收在眼底。

      “时晚,你就不能像娇娇一样听话一点吗?我知道我错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吧。”付逸尘是真的不想放开她,总感觉心里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