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十大经典小说独家婚宠:总裁请束手在线阅读

    独家婚宠:总裁请束手 时间:2022-05-14 12:29:41

    小说简介:《独家婚宠:总裁请束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人见人爱的独家婚宠:总裁请束手,作者偏方方成名已久,文笔绝佳,《独家婚宠:总裁请束手》对角色的刻画十分成功,情节曲折婉转,主角独家婚宠:总裁请束手的故事牵动着每一个读者的心,不得不...

    十大经典小说独家婚宠:总裁请束手在线阅读

    47 抢救

    廖神医说完便逃一般地出去了,他怕自己再不走就走不掉了,小公子一死,那就成他治死的了!

    “哎!廖神医,廖神医!”何管事没料到大东家花重金聘来的神医如此不争气,治都不治就跑了!

    不过他也明白廖神医为何会跑,实在是那小公子的情况太糟糕了,他不是大夫都看出小公子要不行了。

    难怪听闻侯夫人年都没过,日日用膝盖跪着爬上山,一步一磕头,为小儿子祈求菩萨保佑。

    这确实不是人力所能挽回的了……

    何管事追了出来。

    那小药童也跟着师父飞快地溜掉了,何管事连片衣角都没追到。

    二东家见三人仓皇而出,心底有了不详的猜测,见顾如佳起身打算往里去,他突然拦住顾如佳:“我突然想起来回春堂还有点事。”

    顾如佳:“哦,那你回去处理。”

    二东家:“你跟我一起回去。”

    二东家想让顾如佳给小公子治病,那是建立在顾如佳能治好对方的前提之上,可何管事三人的样子让他产生了动摇。

    何管事的背后是他弟弟,他弟弟的能耐他还是清楚的,请来的一定是地方神医,神医一进去就走了,只能说明小公子的确没得治了。

    治疗的医术或许千千万,可判定死亡只用一种就够了。

    他不能坑了顾如佳。

    顾如佳这会儿进去,小公子可能直接就死在她面前了,那样,她就再也无法全身而退了。

    顾如佳当然不会领悟不到他的意思。

    她前世做过医生,但那只是她身份的掩护,她本质上不是什么好人,她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赌。

    “好,我们走。”顾如佳点头。

    就在顾如佳转身的一霎,心口忽然抽了一把。

    “公子——”里屋传来丫鬟的惊叫。

    小公子在床铺上抽搐了起来。

    顾如佳突然觉得难受。

    她无比确定自己没有生病,所以这种心慌慌的感觉简直来得莫名其妙。

    “难道我这么有医德吗?放任病人不管我就良心不安到心痛的地步了吗?”

    他疼,她也疼。

    真奇怪。

    顾如佳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府上是有御医的,正在药房为小公子配药,不在小公子房中,下人们赶忙去请。

    一片混乱中,没人在意顾如佳是不是进了屋。

    顾如佳来到床前时他已经没有心跳了。

    顾如佳的神色严肃了起来,二话不说迈上床,跪在小公子身侧,双手按住他的胸腔,开始为他做紧急心脏复苏。

    “顾姑……”二东家一进屋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丫头在对小公子做什么?

    顾如佳这会儿顾不上医药箱暴不暴露的事了,正色道:“守住门口!别让人进来!”

    “……好!”二东家脑子还是木的,但却用最快的速度将门合上了。

    老大夫留在了屋里,看有什么是自己能帮上忙的。

    顾如佳按了一会儿,对方没有任何反应:“把我医药箱拿出来!油灯蜡烛都点上!统统点上!”

    老大夫赶忙将背篓里的小破箱子拿了出来,却发现自己打不开。

    顾如佳自己开了医药箱,他去把油灯和蜡烛点上。

    顾如佳给小公子静脉推注了一支肾上腺素。

    老大夫简直目瞪口呆,这丫头……拿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往小公子的筋脉里扎呢?

    第一支肾上腺素注射完,效果并不理想。

    而这时,侯府的管事与丫鬟带着御医过来了,二东家记得顾如佳的叮嘱,大步一迈,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是什么人?”管事嬷嬷没好气地问。

    适才带顾如佳三人过来的是个小厮,他已经出去了,在场只有一个玉芽儿的丫鬟认出了他,玉芽儿是带何掌柜过来的下人。

    玉芽儿指着他道:“我认得!他是那个冒充京城回春堂的!”

    二东家正色道:“什么冒充?我们就是回春堂的!只是不是京城那一家!”

    玉芽儿告状:“嬷嬷你看!他承认了!”

    二东家一头雾水,不是,姑娘,我是那个意思吗?

    管事嬷嬷虽没曲解二东家的意思,但也不太看得起京城之外的医馆,能让他们进来都是因为侯夫人走投无路,死马当做活马医而已。

    “你堵在这里什么意思?”她冷声问。

    二东家给自己壮了壮胆,道:“我们回春堂的大夫正在里头抢救你家小公子,不想你家小公子出事的话,最好别进去打搅她!”

    “嬷嬷,他们骗人!”一个小丫鬟说。

    她在屋里都看见了,小公子已经没气儿了!

    “你确定能救小公子?”管事嬷嬷严厉的声音如同刀子一般悬在二东家的头顶。

    二东家的后背猛地冒出一层冷汗。

    好狡诈的嬷嬷,这是把责任算在他们头上了,若是小公子出事,不是她们看护不力,而是回春堂救治无方。

    其实她们已经看护得很尽心了,只是小公子若死了,总得有人背锅,去承受侯爷与侯夫人的怒火。

    谁会愿意是自己呢?

    二东家腿肚子都在抖啊。

    顾姑娘,你到底行不行啊?

    不行。

    已经用了三支肾上腺素了!

    老大夫也渐渐意识到不对劲了,就算他不知道这种稀奇古怪的针剂是怎么来的,却也明白它们肯定是用来续命的。

    “顾姑娘……放弃吧……”

    “我再试一次!”顾如佳数好时间,将第四支针剂推注进了小公子的身体。

    要是这支再不行,她也回天乏术了……

    门外的众人等不下去了,每一分一秒对众人而言都是煎熬。

    二东家的冷汗吧嗒吧嗒滴在了地上。

    管事嬷嬷眸光一厉:“把门给我撞开!”

    两个孔武有力的仆妇上前将二东家推一边,抬脚就要踹门,忽然,那个叫玉芽儿的丫鬟开口了:“嬷嬷!你听!”

    管事嬷嬷比了个手势,众人瞬间安静。

    “……好吵。”

    是小公子的声音。

    很小,很虚弱。

    她们已经有十天不曾听见小公子的声音了,她们真以为小公子要去了,可方才……方才……

    “你、你们是都听见了吧?”管事嬷嬷头一次感觉自己如此紧张。

    众人齐齐点头。

    虽然很微弱,但他们确实听见了!

     

    p>

    他的嗓音是介于少年变声期以及成熟男子之间的声音,没有那股子难听的公鸭喉,反而透出一丝干净的低润。

    顾如佳有点儿抵抗无能,睁大眼默默地看他在纸上写下她的名字。

    与早先在手术同意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