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三胎后,植物人爹地气醒了》沈爱玥_南宫瑾诺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无删减

    《三胎后,植物人爹地气醒了》沈爱玥_南宫瑾诺 时间:2022-05-14 12:40:26

    小说简介:《三胎后,植物人爹地气醒了》沈爱玥_南宫瑾诺是著名作者大眼小金鱼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

    《三胎后,植物人爹地气醒了》沈爱玥_南宫瑾诺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无删减

     

      “恩,都坐下说,高明的大婚,那肯定是需要大办的,钱的事情,朕会想办法,你们办就是了,这两天,朕会和皇后商议好的,交给礼部去办,该花的钱就要花!”李世民压了压手,对着他们说道。

      “是,可是这个钱需要不少,根据我们的估算,就整个礼仪下来,不会低于五万贯钱,陛下,内帑那边的情况,我们也是知道一些,现在听说宫里面的妃子还有皇子公主都有意见了,听说他们每个月的花销要减少六成!”

      礼部尚书看着李世民说着。

      “无妨,内帑的钱,朕不担心,朕现在担心的是,现在民部这边可是缺很多钱的,可有办法?”李世民坐在那里问了起来。

      “陛下,臣有一个建议!”长孙无忌此刻对着李世民说着。

      “哦,说来听听!”李世民一听他有建议,马上有兴趣的看着长孙无忌,心里想着还是自己这个大舅兄有办法。

      “昨日不是封了纸张店铺吗?臣下朝后特意了解了一下,发现这个纸张卖的非常好,今天上午价格已经涨到八文钱一大张了,臣想着,如果我们能够让那个东家把造纸的工艺拿出来,臣想,也许能够缓解一下朝堂的危机!”

      长孙无忌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建议说道。

      其他的大臣也点了点头。

      “这个纸张是真的不错,臣也买了一些,用来书写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虽然可能不如宣纸,但是这个价格,有这样的效果,真是很好了,就是不知道产量如何。”

      房玄龄此刻也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心里则是笑了起来,这个产量可不低,一天可是能够生产20万张,但是现在听长孙无忌的意思是想要收归朝堂,那是不行的,这个可是内帑的。

      “这个纸张恐怕是不能给民部的!”李世民微笑的看着他们说了起来。

      “这。。。这是为何?”长孙无忌一听,很吃惊的看着李世民。

      “难道说产量不行?”房玄龄也有点吃惊的问了起来。

      “那倒不是,产量极高,而是这个是皇家弄出来的,确切的说,是丽质弄出来的!”

      李世民此刻说完这句话,还是很骄傲的,虽然他心里也清楚,丽质根本就不懂,但是这个事情也确实是因为李丽质才出现,而且现在的工坊就在李丽质的封地里面!

      “什么?”所有的人全部吃惊定看着李世民。

      “哦,陛下,是长乐公主弄出来的,这个,陛下,这个对于我大唐来说,可是极好的事情啊,而且对于陛下树立民间的威望,那是有很大的帮助的!”长孙无忌此刻也激动的说着。

      “是啊,如果真是如此,这天下读书人可是会感激皇家的!”

      房玄龄也是高兴的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开始夸李丽质,说她聪慧,说她为国家考虑等等。

      而到了下午,韦良辰和李丽质两个人站在店铺隔壁的房子,看着这里堆满了四五十箩筐的铜钱,每个箩筐最少是50贯钱,这里面就是2500多贯钱。

      “丫头,这。。。这么好卖吗?”韦良辰扭头看着李丽质问了起来。

      “这也太快了吧,快的我都有点害怕!”李丽质也很震惊的扭头看着韦良辰问了起来。

      “管他呢,反正是钱,我们的钱,没偷没抢,你先弄回去!”韦良辰一拍脑袋,不管了,反正出了事李丽质会来救自己。

      “你不分点?”李丽质看着韦良辰问了起来。

      “不分了,等你够了再说!”韦良辰看着李丽质摆手说道。

      “公子,小姐,刚刚有不少商人找过来说,希望能够大量购买我们的纸张,很多人都报了1万张,这个要不要给他们啊?”这边一个管事的看着李丽质问了起来。

      李丽质就盯着韦良辰。

      “嗯。。。这样的人多吗?”韦良辰有点为难了,如果给他们这么高的价格,他们运到其他地方去卖,那么价格肯定更高,而自己也不能一直这样卖吧?除非全部涨价,以后店铺开了,也是这个价格。

      “多,有十多个!”那个下人点了点头说道。

      “算了,不卖给他们!我们还是先卖给当官的,那些商人到时候再谈!”韦良辰考虑了一下,还是不想去坑那些商人。

      “为何啊?”李丽质有点不理解的看着韦良辰。

      “诶,我们终究还是要和那些商人合作的,如果他们高价获得了这些纸张,到时候我们的店铺开张了,低价格卖,到时候那些商人就要亏钱了,你和他们说,等等吧!”

      韦良辰说着就看着那几个下人说道。

      “是!”那些下人点了点头说道。

      而李丽质则是感觉有点意外,但是心里有点佩服的看着韦良辰,他没有想到,韦良辰这么善良,居然想着不坑人。

      “好了,拖回去吧!”韦良辰对着李丽质说道。

      “好,对了,记得,明日要在府上候着!”李丽质点了点头,再次提醒韦良辰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韦良辰还是很怀疑的看着李丽质。

      “爱信不信!”李丽质说着笑着对那些人一挥手,让他们把钱装走。

      韦良辰回到了家里,已经有点天黑了,到了正厅,家人都已经吃完饭了。

      “你小子,这段时间忙什么呢,天天见不到你的人,酒楼也不去,还要老子去!”韦富荣坐在那里,看着正坐在那里吃饭的韦良辰说了起来。

      “我又没打架!”韦良辰抬头看了一下韦富荣说着。

      “对了,爹,明天上午你不要去酒楼了,也不要出去,可能有事情。”

      韦良辰吃完了饭,放下碗筷,想到了李丽质说的事情,就对着韦富荣说着。

      “你。。。你惹事了?”韦富荣一听韦良辰这么说,有点担心的看着韦良辰问了起来。

      “没有,是好事!”韦良辰很郁闷的说着,怎么就想着自己会去打架呢。

      “你,还能有屁好事?说,是不是去打架了?”韦富荣此刻拿着藤条,盯着韦良辰质问着。

      现在韦良辰可是吃饱了,可以打了,韦良辰不由的拿起了筷子,看着韦富荣。

      “你怎么不相信我,真是好事儿!”韦良辰很无奈,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说清楚,一五一十说清楚。”韦富荣盯着韦良辰说着。

      “恩,反正我也不确定啊,我可能要被封爵,伯爵!”韦良辰想了一下,还是告诉他吧。

      “什么?”韦富荣一脸诧异的看着韦良辰。

      “我说我有可能要被封伯爵!”韦良辰看着韦富荣很认真的说着。

      吓得韦富荣连忙扔掉了藤条,马上扑过来用手摸韦良辰的额头,把韦良辰吓一跳。

      “爹,你干嘛?”韦良辰很不解的看着韦富荣。

      “来人啊,快请大夫!”韦富荣都吓哭了。

      自己这个儿子虽然打架,虽然傻缺,但是可不是疯子啊,现在怎么说起来胡话了!

      “爹,我没事!”韦良辰一看韦富荣这样,连忙站起来说着。

      而柳管家此刻到了饭厅这边。

      “快去请大夫!”韦富荣带着哭腔对着柳管事喊着。

      柳管家一听,知道发生大事情了,转身就要跑。

      “柳管家事,站住,我没事,你不要听我的爹的!”韦良辰连忙喊着柳管事。

      “快去!”韦富荣大声的喊着。

      柳管家此刻不敢停留了,开始跑着出去了。

      不一会儿,管家带着大夫过来了。

      “儿啊,听话,来,给陈大夫看一下!”韦富荣则是好声好气的对着韦良辰说着,同时拿着韦良辰左手。

      “诶!”韦良辰此刻心里那个郁闷啊,怎么说韦富荣也不相信。

      陈大夫开始给韦良辰搭脉,过了一会,马上就招呼着韦富荣到外面去。

      “我看令郎也没有问题啊,你让我看什么啊?”陈大夫对着韦富荣问了起来,刚刚自己真是什么病也没有看出来。

      “不是,他说胡话,你知道他的,虽然憨点,但是不会说胡话啊,这可怎么办啊?”韦富荣都着急的不行。

      “这。。。脑疾,这个病,可不好看啊,这样,老夫先给他开两幅镇静的药,让他先吃一下,你呀,天亮后,还是去请其他的大夫过来吧!”

      陈大夫一听,马上对着韦富荣说着。

      “这,行,行,先开!”韦富荣点了点头,只能先同意了。

      很快,下人就去抓药了。

      而韦良辰到了自己的院子,韦富荣和韦良辰的娘亲王氏也过来了。

      此刻的王氏坐在哪里抹眼泪,心里想着自己儿子怎么这样啊,之前憨点,还能接受,现在疯了,那可怎么办啊。

      “哭哭哭,就知道哭!”韦富荣很心烦的看着王氏说着。

      “要你管,儿子这段时间都是跟着你的,现在出了这个事情,你还我儿子!”王氏对着韦富荣也骂了起来。

      “天亮了,我就去东城那边找大夫,东城那边还有很多有名的大夫,我请他们过来!”韦富荣坐在那里,心里感觉很悲凉!

      “爹啊,你消停点吧,我真没有事情啊,你怎么不相信呢,行,我说实话,我打架了,明天白天人家可能会找上门来。”韦良辰很郁闷的躺在哪里说着。

      “恩?”韦富荣转头盯着韦良辰。

      “真的,我把一个官员的儿子给打了,打伤了,人家认识我,估计明天会来!”韦良辰坐了起来,一脸真诚的看着韦富荣说着。

      “我打死你个兔崽子!”韦富荣说着就站了起来,一看手边没东西,操着板凳就上了。

    uo;这不是聚贤楼的小东家吗?”一些官员也认出了韦良辰了。

      “聚贤楼的东家?”那些人一听,再次扭头看着韦良辰,有去聚贤楼吃过饭的,也想要看清楚,没去吃过的,也在怀疑,他跑到这里来干嘛的,而且看着他传的衣服,好像是一个伯爵啊。

      “好小子,你让老夫找的好苦啊!”这个时候,一个身材中等,但是浑身都是肌肉的中年男子,正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