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甜心医妻心尖宠》薛沫沫赵铭轩第32章在线阅读

    《甜心医妻心尖宠》薛沫沫赵铭轩 时间:2022-05-14 12:53:40

    小说简介:小说《《甜心医妻心尖宠》薛沫沫赵铭轩》的主角是《甜心医妻心尖宠》薛沫沫赵铭轩,是作者暗香的一本宫斗清穿正史穿越扮猪吃虎正剧皇后小说,小说故事情节非常出彩,非常值得一看,主角《甜心医妻心尖宠》薛沫沫赵铭轩人物形...

    《甜心医妻心尖宠》薛沫沫赵铭轩第32章在线阅读

    035:温馨的感动

      听着身边四爷平稳的呼吸声传来,温馨慢慢的睁开眼睛,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帐子顶。

      她今天其实是有些感动的。

      四爷的马车就跟在府里书房一样,她偶尔去是可以的,但是四爷的意思是这一路上都让她呆在他的马车上。

      直郡王跟大福晋夫妻情深,他的马车素来是只有他的福晋能坐。

      三爷风流多情,可是这一路上带着的俩格格也没留在他的马车上一个。

      八爷人都没带,就不用提了。

      温馨怎么也想不到,最重规矩的四爷,居然会这样做。

      历史上的四爷,前半辈子有李氏,后半辈子有年氏都是宠爱至深。

      其实细细想起来,四爷……也是个用情至深的人吧?

      他对她身边的女人,只要是喜欢的,还是很愿意去宠去护着的。

      温馨虽然不知道自己穿越到大清,成为历史上四爷府里从未出现的女人。

      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凭空出现的人,最后会有什么结局。

      但是现在她好好地活着,她就想为自己争一争。

      有朝一日,就算是大名鼎鼎的年贵妃真的进了府,至少还有十年呢,十年之内,她还拿不下四爷,也就死心吧。

      ……

      苏培盛叫起的时候,温馨就觉得自己恍惚才睡着,感觉到身边的人坐起身,她就下意识的伸手揽着他的腰,“再睡会儿,这才什么时辰,不是今日不用赶路吗?”

      四爷低头看着温馨闭着眼睛瞌睡还不肯松开他,心情就很好,“你多睡儿,爷还要去当差。”

      温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对哦,皇帝今日停一天,四爷这些苦逼的皇子们,要去御帐之外候着传召。

      温馨也不睡了,坐起身来露出了粉色缠枝莲花的肚兜,她忙拿过衣裳罩上,就听到旁边四爷轻笑一声。

      温馨忍不住脸一红,顿时抬头横他一眼。

      这一眼当真是流波婉转,勾的人心里痒痒的。

      四爷翻身就把温馨压了下来,低头就含住了她的唇,勾人的小妖精,早上起来就不消停。

      苏培盛本来带着人在对等候,忽然听着帐子里传来的动静,连忙挥挥手让人退后。

      啧啧,温格格还真是有手段啊,生的一脸纯善,却有一副狐媚心肠。

      四爷神清气爽的走了,温馨锦被蒙头索性又睡了过去。

      反正四爷说了,她不用早起。

      远处小帐子里,耿格格早早的就起了身。

      在府里的时候,四爷是寅时起身,福晋也是夫唱妇随,跟着寅时起身的。

      耿氏当初为了对着福晋表忠心,也是随着寅时起身。

      几个月下来慢慢的养成了习惯,早早的起来坐在狭窄的小帐子里,听着钱林回话。

      她知道昨晚上温格格歇在了主子爷的帐子里。

      耿格格心里的火气压都压不住,难怪李侧福晋骂温氏是个狐媚子。

      大清早就做不要脸的勾当!

      温馨可不知道耿氏的不满,她起身的时候午膳都提来了,现在可不是在府里那么方便,错过开膳的点没人等你。

      温馨在云玲的服侍下更衣梳妆,知道四爷还没回来,就知道中午肯定不会来了。

      温馨这里才放下筷子,赵宝来就进来了,“格格,耿格格来了,在外面候着呢。”

      温馨一愣,“主子爷不在,她来这里做什么?”

      云玲一听就黑了脸,看着格格还不明白的样子,就有些着急的说道:“我的好格格,就是主子爷不在人家才来的。”

      温馨就更是一头雾水,要争宠也得男人在啊?

      现在人都不在,来做什么,跟她两看相厌吗?

      看着格格的样子,云玲咬着牙说道:“当然是没安好心,要是主子爷在,耿格格直接来,主子爷不见一句话就打发了。可是主子爷不在,格格您也不能往外撵耿格格啊?”

      “那我不见她还不成了?”

      “当然不成,在府里也就算了,现在出门在外,要是被别府里的人听了去,岂不是留人笑柄?”云玲真是讨厌死耿格格了,就知道做这些小动作恶心人。

      这是逼着格格松口,让她进主子爷的大帐呢。

      赵宝来也是黑了脸,看着格格说道:“耿格格打的好主意,要是格格在主子爷帐子里见她,她就能顺势留下等主子爷回来。若是格格不在主子爷大帐里见她,就要回自己的帐子里去见她,就等于把格格从主子爷的帐子里赶走了。”

      那她出去好了。

      温馨换好衣裳,整理了发髻,扶着云玲的手往外走,出了帐子,果然看到一身浅紫衣裳的耿氏站在外面。

      心里烧了火,温馨径直走过去,看着耿氏,“耿格格来见主子爷吗?”

      温馨根本就不提耿格格是来见她的事儿,直接给她盖了一顶见四爷的帽子,然后看也不看耿氏直接就走了!

      耿氏哪里想到温氏居然会这样待她,原以为以温氏的性子,怎么也会与她争执一二。

      只要起了纷争,她总能见到主子爷分辨。

      可是温氏这样做,她还能主动跟她吵架不成?

      而且,主子爷分明不在,温氏一口咬定她来见主子爷,她现在真是进退两难。

      耿氏给气的,脸色铁青铁青的,却没法子,只得转头也走了。

      四爷回大帐的时候天都黑透了,今天心情可不怎么好,在御帐外干巴巴等了一天,皇上也没见他们。

      兄弟几个跟傻子似的还不能走,个顶个的尴尬,更不能抱怨。

      回了大帐没看到温馨,神色更冷了,以温馨的性子他不说话她才不会自己走。

      可是人不在,必然是出事了。

      “苏培盛!”

      苏培盛连忙跑进来,“主子爷有什么吩咐?”

      “怎么回事?”四爷坐下后,直直的看着苏培盛,眼里的火一簇一簇的往外冒。

      苏培盛心里哭爹喊娘的,他跟着四爷在御帐外侯了一天,哪里知道出什么事儿了。

      “奴才该死,奴才这就请温格格过来。”

      苏培盛连忙跪下请罪,心里把温格格问候了一遍,你说你不好好的带在帐子里,连带他都跟着倒霉!

     耿氏心里叹口气,面上却毕恭毕敬的说道:“多谢侧福晋惦念,是奴才坐车的时候贪看路上的风光不小心吹了风,主子爷仁慈不忍奴才拖着病体赶路,就留奴才在太原府养病。后在西安府驻跸后知道奴才大好,也是立刻派了人接了奴才去。”

      李氏本是想耿氏能借机攀咬温馨,没想到她却是把话都揽在自己身上,又扯出主子爷来,她反而不好借题发挥。

      若不是看着耿氏跟温氏还是一如既往的生疏,她都以为是不是两人狼狈为奸了。

      “主子爷心善,你又是新进府的格格,多照看几分也是有的。只是以后切不可如此没规矩,要谨记你是去服侍主子爷,不是给主子爷添麻烦的。”

      听着侧福晋训诫,耿氏立刻站起身来,“是,奴才记住了,不敢有下回。”

      李氏在一旁嗤笑一声,眼神又在温馨的脸上扫一圈。

      瞧着她似是比出京越见娇美,就更是不虞,便起身说道:“我这身子不便,便先回去了。”

      “你去吧,肚子里孩子要紧。”

      福晋神色淡淡的,也不为难就让李氏先走了。

      晚上自然是要举行家宴,恭迎四爷回京。

      李氏一走,福晋就让温馨跟耿氏也回去休息,然后把随着四爷出行的自己人叫来问话。

      福晋听完之后眉心微蹙,好一会儿才说道:“主子爷真的带着温格格游西安府?”

      “是。”

      回话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