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婚后心动:凌总追妻有点甜》苏熙凌久泽第44章txt免费阅读

    《婚后心动:凌总追妻有点甜》苏熙凌久泽 时间:2022-05-14 12:55:42

    小说简介:精品小说《《婚后心动:凌总追妻有点甜》苏熙凌久泽》是天泠倾心创作的一本权谋重生逆袭HE类小说,主角《婚后心动:凌总追妻有点甜》苏熙凌久泽,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楚千尘重生了。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爱,偏又生...

    《婚后心动:凌总追妻有点甜》苏熙凌久泽第44章txt免费阅读

    049深信

    楚千尘迎着风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

    嫡母一向说一不二,以她的性子,是不会轻易低头的,更何况,沐哥儿这一次差点没命。为了沐哥儿,嫡母更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父亲又偏宠姜姨娘,这一来二去,两人肯定会闹翻。

    平日里去庄子上小住倒也罢了,可是现在,嫡母要是扔下中馈一走了之,只会让人觉得她在使小性子,她是在逼父亲哄她回府。

    嫡母是个骄傲的人,断然不会这么做。

    更何况,现在这么一闹,父亲自是再拉不下脸去靠沈家与王爷的情份来谋利,嫡母避不避都一样。

    至于姜姨娘……

    楚千尘无声地了口气。

    对她来说,这件事在她救下了本来会死的梅儿后,就结束了。

    她本就不打算再做其它。

    楚千凰是嫡母的亲女,而她的生母是姜姨娘,但凡她牵扯进去,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

    她也并非全无收获,好歹她确信了一点,她的生母并不止对她凉薄……

    想着,楚千尘脸上的笑意凝固在嘴角,拐进了街尾的济世堂。

    见到楚千尘来了,伙计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殷勤地迎了上来,招呼道:“姑娘,里面请。”

    楚千尘把侯府的那些个腌臜事抛诸脑后,问道:“昨日的那位云公子可还在?”

    “在在!”伙计忙不迭应道,“云公子就在里面休息。”

    这时,刘小大夫也从后堂出来了,接口道:“二更时,他发了烧,我用了姑娘的方子,一剂药下去,烧就退了。”

    “今儿一大早,他就醒了,刚刚用过汤药后,才又睡着。”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楚千尘,目露尊敬。

    达者为师,楚千尘在他眼中早不再是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了。

    “我过去瞧瞧。”楚千尘点了点头。

    刘小大夫领着她们进了后堂。

    后堂里,已经闻不到昨日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药香。

    云展双眼紧闭地躺在榻上。

    莫沉也在,起身对着楚千尘郑重作揖。

    “我先给他诊脉。”楚千尘缓步走到了榻边,莫沉连忙让开。

    似乎是感觉到陌生人的气息,云展警觉地睁开了眼,眸光锐利地朝楚千尘看来。

    他的眼神恍惚了一下,才认出人来,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他的声音沙哑虚弱,绵软无力。

    今早,云展清醒过来后,莫沉就与他说了经过,包括他的一条颈脉被云浩划破,也包括他的命是谁救回来的。

    云展听得一愣一愣的,心里浮现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赚到了!

    昨日,在云浩的那一剑划过他脖颈的时候,云展觉得自己是必死无疑了。

    万万没想到他命不该绝,居然还能捡回一条命来。

    更重要的是——

    这个小姑娘既然连他也能救活,说不定也能救王爷!

    这么多年来,他们请了不知道多少名医,这是他们离希望最近的一次了。

    云展的眼睛灼灼生辉。

    “我欠你一条命……”他艰难地说道,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云公子,你的嗓子也伤到了一些,尽量不要说话。”楚千尘面纱下的嘴角弯弯,心情也轻快了起来,说道,“把手伸出来。”

    楚千尘给云展诊了脉,又理所当然地吩咐莫沉道:“去把他伤口上的药都擦干净。”

    “姑娘,我来吧。”刘小大夫自高奋勇地来帮忙。

    他动作娴熟地解开了云展脖颈上包的纱布,开始清理伤口。

    不一会儿,那墨绿色的药膏就被擦得干干净净,露出其下一道足有寸长的口子,与周围的皮肤相比,伤口表面微肿,还有些泛红,不过,没有血水渗出,而且,伤口也有了愈和的迹象。

    楚千尘满意地点点头,道:“恢复得很好。”

    “就是你失血过多,得养上一阵子,然后,一个月内不要习武骑马,更不要与人动手。”

    “我会盯着他的。”莫沉道。

    “……云展的眼角抽了抽。

    他觉得莫沉这家伙有点不地道,他这话说得好像自己成天惹事生非一样。

    天可见的,他再安份不过了!

    他正要开口反驳,就见莫沉冷冷地斜了他一眼。

    这一眼,寒光凛凛,犹似万年寒潭。

    云展打了个哆嗦,很明智地闭上了嘴。

    刘小大夫重新给云展上了药膏,又包好了纱布。

    楚千尘又道:“我昨日开的方子,你按时吃,一个月后,保管把你手抖麻木的毛病也都根治了。”

    云展老老实实地应了。

    他哪里还敢再质疑楚千尘的话,这次差点就没了命,若是下次在战场上手抖,误了王爷的事,那代价可不就是他一条命可以抵偿的!

    云展正想打发了刘小大夫,再请她去给王爷看诊,这时,伙计从外面走了进来,道:“姑娘,有人来求医,指名要叫您出去。”

    楚千尘挑了挑眉梢,随口问道:“什么人,是何病?”

    伙计回道:“来的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嬷嬷,她说他们家的姑娘前些日子被利刃划伤了脸,看了不少大夫,都说会留疤,想请您去瞧瞧,还能不能治。”

    “那个嬷嬷还说,若是能治好他家姑娘的脸,他们夫人愿出黄金百两。”

    刘小大夫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一出手就百两黄金,实在也太阔绰了吧!

    楚千尘没有应,而是吩咐道:“琥珀,你去看看。小心些。”

    琥珀是个听话的丫鬟,楚千尘让她小心点,她就只掀开门帘朝前堂看了一眼,没让对方看到自己。

    这一看,琥珀呆了一下,赶紧放下门帘。

    她折回来,向着楚千尘附耳道:“姑娘,是二夫人身边的张嬷嬷。”

    楚千尘眸光闪了闪。

    果然……

    她就觉得伙计方才描述的病情有点耳熟。

    王爷说了,以德报怨不可取!楚千尘淡淡地说道:“不接。”

    “……”伙计迟疑地朝刘小大夫看了一眼。

    那个嬷嬷虽然是个下人,但也穿金戴银,显然主家非富即贵,济世堂就这么一口回绝是不是不太好。

    “去吧。”刘小大夫毫不迟疑地说道。

    他看出来了,这位小神医多半是认得来求医的人,而且不方便见,也不愿意见。

    毕竟她不是医馆的大夫,看不看诊的,当然由她自己决定。

    伙计就从后堂出去了,对着张嬷嬷赔了个笑,转达了楚千尘的话。

    张嬷嬷顿时就恼了,不过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医馆,居然还敢拿乔。

    张嬷嬷抬起下巴,傲然道:“我们主家可是永定侯府!”

    威吓之意溢于言表。

    然而,伙计不动如山。

    这几天,在连番见了大将军、伯爷、王爷等等的大人物后,伙计的心脏变得十分坚韧,并没有因为“永定侯府”这四个而动摇。

    嬷嬷,大姑娘说了,贵妃娘娘已经答应给三姑娘找太医来瞧了。”

    “这等小医馆又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大夫,左不过是被吹捧出来的名声。”

    “等宫里的太医出手,三姑娘脸上的伤必是会好的。”

    张嬷嬷没有应声。

    说得容易,可如今府里侯爷和大夫人闹成了这样,谁还会记得给三姑娘请太医的事!

    二夫人急坏了,因此一听说济世堂里有一位妙手回春的神医后,就迫不及待地打发她过来请。

    偏偏这神医是个不识相的!

    “让让,快让让!”

    这时,两个青衣婆子动作强势地挤开了张嬷嬷,几乎是下一刻,一辆红盖、红帏、红幨的马车停在了济世堂的大门前。

    “这是谁家啊,有没有点规矩!”圆脸小丫鬟蹙眉嚷道。

    张嬷嬷赶紧捂住她的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警告道:“没规矩,这可是朱轮车!”

    朱轮车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只有公主、王妃、郡主之类的贵人才能用。

    张嬷嬷拉着那圆脸小丫鬟往隔壁避了避,很快,就看到一个乳娘模样的妇人把一个七八岁的粉衣小姑娘从朱轮车里抱了下来。

    张嬷嬷只看了那粉衣小姑娘一眼,整个心都提了起来。

    那小姑娘的脸上有一大片可怖的伤疤,如一只巨大的蜘蛛般盘踞在左脸颊上。

    紧接着,又有一个着绛紫色牡丹缠枝刻丝褙子的美妇在丫鬟的搀扶下从车里走了下来,朝着济世堂的前堂走去。

    张嬷嬷又是一惊。

    这不是靖郡王妃吗?

    莫非靖郡王妃是特意带着女儿来求医的?

    济世堂的伙计见有贵客来了,连忙迎了上来。

    靖郡王妃急切地问道:“今日神医可来了?”

    昨晚靖郡王妃就来过一趟,伙计也记得她,不光是因为那辆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