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熬夜看完的小说《一生一世一双人》花沐凡

    《一生一世一双人》花沐凡 时间:2022-05-14 13:26:01

    小说简介:《一生一世一双人》花沐凡小说是由我的长枪依在倾心打造的一本架空历史强国权谋智斗王侯小说,《一生一世一双人》花沐凡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人人咬牙切齿。......

    熬夜看完的小说《一生一世一双人》花沐凡

     

      第二天,赵四的进度出乎李坏预料,午后他已经开始接板了,李坏本以为到这步需要两天的,可能是高额的奖励让他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吧。

      他也兴致勃勃等在一边看,酒笼做好之后就可以起灶,锅他已经让严毢去定制了,明天估计就能取回。

      至于出酒槽就更简单,一个木瓢接上打通的干竹筒就能用。

      等到下午,赵四提着一贯钱高兴的拜别时,整个酒笼已经立在院子里了,高度一米五,直径一米的空心圆柱体,明天剩下的就是加固,烘干,然后就能使用。

      蒸馏酒啊,李坏搓搓手,仿佛离他已经越来越近了。

      高度酒的意义可不止是一种饮料,有了高度酒可以用于医疗消毒,可以用作燃料,可以制作香水等等。

      特别是消毒,在这样的年代稍微严重一些的外伤基本都是看命,如果伤口不发炎就能安然无恙,伤口发炎很可能就会引发高烧,继而丧命。

      所以战场上很多伤员最终都活不下来,但有了酒精即时消毒这个风险就会大大下降。

      除此之外对发烧的病人也可以物理降温,因为酒精极易挥发,挥发时吸收热量,涂抹在高烧病人皮肤表面是可以保命的。

      高度酒只是一棵树干,只要李坏想,就能让它发出众多强壮的枝。

      ……

      “今天有什么新鲜事吗?”何芊一身胡服戎装,高坐堂上。

      这是开元府公堂,寻常人就连大声说话都不敢,何况像她这般。

      这两天公务繁忙,何昭都在内堂处理卷宗事务,一般不会来外堂,于是这里就被“小何大人”霸占了。

      捕头武烈一身横肉,身材高大,是个满脸胡须,四十多的汉子,在京都一片很有名,

      折在他手中的小贼不在少数,甚至拿过真正的亡命之徒,脸上还留了一难看的横疤,鼻梁被横着切断,命大才活下来,真正的狠人。

      “大小姐,今日也没什么大事,城东钱家有个家奴不小心打碎了家主汝窑瓷被打断腿扔出来,这么冷的天估计是活不成了,若他们不收尸还要上门提醒。”

      武烈认真的答道,平日里何大人对何小姐爱重有加,整个开元府中的人都认得她,大概是因大人亡妻的缘故。

      何小姐自幼喜欢舞枪弄棒,平时最爱听京中奇闻异事,时常来开元府。

      而且最让府中衙役们倍感亲切的是和其他达官贵人不同,何小姐从不会看不起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武夫汉子,是能聊到一块的性情中人。

      何小姐虽然刁蛮却率真自得,所以开元府中的衙役捕快大多都是喜欢她的。

      “武叔,就没什么小贼可以抓吗?”

      武烈摇摇头,“啊…”顿时何芊兴致全无,靠在公堂椅上不说话了。

      她其实也知道,年关之际开元府管辖地内有皇城,必然会加大巡查力度,力求不闹出乱子,

      这时候出来犯事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一旦无事可做,静坐下来,她脑海中又忍不住想起那混蛋说的故事,令狐冲,小师妹,华山,魔教…

      后来又怎么了,令狐冲的伤不会有事吧?

      一切的一切如同魔咒,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不知道接下来故事的她心头如同猫儿在挠痒痒,十分难受。

      可她已经答应爹,再不去招惹那混蛋的。

      叹了口气,心里盘算了无数种可能,可总觉得不对,后面的故事是什么呢?

      好想好想知道…

      “武叔,我能求你件事情吗?”何芊突然道。

      “额,大小姐折煞我也,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跟我说就是了,说什么求不求的。”武烈咧嘴道。

      小姐是他看着长大成人的,对待她就如对自己的儿女一般,只要不过分的要求他向来都会答应的。

      “武叔,你能让人帮我去听雨楼看看好吗,若是李长河去了就回来告诉我,千万不要跟我爹说。”何芊小声的道。

      武烈愣住了,犹豫再三才道:“可是大小姐,大人说了那李长河…”

      “我知道,放心吧武叔,我不是去找他的麻烦,我只是有事跟他说,而且你们各个身手了得,功夫卓绝,有你们在我也不怕他啊。”何芊连忙讨好道。

      听到夸奖武烈咧开大嘴一笑,但还是老实的道:“大小姐,我们这功夫对付寻常小贼自然没问题,就算亡命之徒也能拿下,

      可潇王府中人可不同,很多是真正的百战精兵,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若真对上了,我真没几分把握。”

      何芊很惊讶,又有些丧气:“那混蛋手下都那么厉害吗…”

      之前她也听说过潇王的故事,但却没有切身体会,但若是武烈叔都这么说了那必定是真的了,怪不来李长河会那么嚣张呢。

      可是她真的想知道接下来的故事啊,如何是好呢…

      古灵精怪的眼珠一转,看到桌面上的一叠告示,她突然计上心头。

      “武叔,这些是什么?”

      “哦,这是一年来开元府管辖地内落网的大小贼人,大人命人弄出这个告示就是想贴出去昭示于民,以威慑那些想要在年关犯事的贼子小人。

      “这么多啊…”何芊拿起其中一张感慨。

      “那是自然,大人威武明断、铁面无私,我们下手也毫不顾忌,自然拿了很多贼人,这告示也是为让京中百姓看到我们开元府的功绩。”武烈骄傲的道,

      毕竟这些贼人都是他和兄弟们亲手拿下的。

      “武叔,我也来帮忙吧,城南那一片我来负责,你派几个人手帮我。”何芊突然提议。

      武烈摆摆手:“那怎么成,大小姐怎么能干这些粗活,外面天冷,这些事我们来做就成。”

      何芊见此撒娇道:“武叔,我也是想帮爹啊,年关将近,你们人人都在忙,就我一个无所事事,我心中怎么过意得去呢,你说是不是,就答应我吧。”

      “可这…”武烈还在犹豫的时候何芊已经自顾自操起一叠公文,走到他面前。

      无奈,武烈只好点了四名衙役,让他们跟着大小姐,反正不过是贴个公文告示,并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也不会出差错,就由着她去吧。

      很快大小姐高兴的带人离开了,武烈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胡仲,城里情况你最熟悉,城南有什么特别的吗?”他走出公堂,问看门的衙役。

      “城南?”被问起的衙役一愣,然后想了一会儿道:“好像没吧。”

      武烈点头,心中忧虑也去了大半,可这时胡仲突然道:

      “我想起来了武捕头,以前是没有,可最近京中最火热的听雨楼就在那!”

      武烈脑中灵光闪过,失态道:“不好,小姐是借机去找李长河了!”

      想到这后他不安的在门口左右踱步,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小姐要三番五次去找那李长河呢…”

      武烈武夫脑袋,根本绕不过来,想着想着他突然想到,小姐二八年华,春心初放,而且率真单纯,

      而那李长河流连青楼酒肆可是情场老手,难不成……

      混蛋李长河,居然想诱骗小姐!

      武烈一拍脑袋,不成这事得快点让大人知道才成啊!

      不然就来不及了,想着他匆匆向后堂跑去…

    在有钱了总不可能骗吃骗喝一辈子。

      没错,酒说到底就是粮食的产物,在这个时代是奢侈品,不贵才怪。

      粮食酿酒的年代,因发酵不彻底,中途损失等等原因,出酒率不到一成。

      而即使蒸馏酒的酿制出酒率也只会在三成左右,三斤粮,一斤酒,这还不是纯酒精。

      所以酒一直是奢侈饮品。

      而现在的煮酒好一点的都是浅米白色,如煮饭时的米汤,最高度数在二十度左右,不能再上。

      但如果用蒸馏法酿出了的酒,头几斤绝对能到七十度左右!

      当然适合饮用的还要勾兑到五十度左右,即便如此这酒在这样的时代也算仙酿了!

      世人爱酒,向来崇尚酒文化,到时他就是标上千金的价格恐怕都有人买。

      当然他也没那么缺德,但不管怎么说,这笔是大买卖。

      李坏整日在院里继续教两个丫头数学。

      每过一段时间,李坏就给秋儿和月儿出点考题,然后让她们做,自己趁机去看赵四的进度,顺手还给他提一壶香茶,让木匠受宠若惊。

      赵四的木工水平确实很高,李坏看得出,但人力始终是有限的,虽然他很卖力,但估计要完工也需要三四天的时间。

      一边看他做工李坏也会跟他闲聊,问一些生活中的问题,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快两个月,但对下层百姓的生活状态还是不太了解的。

      一开始他很紧张害怕,但在李坏有意引导之下也慢慢放下戒心,和李坏说了很多,比如普通百姓家一年的收成,过年的习俗传统,儿子想念书等等。

      他显然没想到外界传言中如豺狼恶虎的潇王世子是这般平易近人。

      李坏一边看他卖力作工,一边随意的和他闲聊,人若是放松能减少疲劳感,加快工作进度。

      总感觉自己是个剥削压榨员工无良老板…

      …

      方先生是一位三十左右文士,名叫方落。

      相貌俊美,白面无须,手持羽扇,点一炉火,焚香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