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免费的小说甜心娇妻,请小心宠(甜心娇妻,请小心宠)

    甜心娇妻,请小心宠 时间:2022-05-14 13:45:41

    小说简介:甜心娇妻,请小心宠是著名作者冷乱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那么甜心娇妻,请小心宠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一起先睹为快吧。一代不朽神皇,因为冲击诸天万界之主,即将踏破宙...

    免费的小说甜心娇妻,请小心宠(甜心娇妻,请小心宠)

    第九章 各取所需

    第九章 各取所需

    “因为我需要这个身份!”落枫辰在沙发上座下,纸张放在了茶几上,拿着笔,画出自己的名字。

    '零'把自己扔在这个世界,必然有着它掌控自己命运的手段。三天时间这个坎,这已经是最后一世,自己必须迈过去。

    而如今这废材一样的体质和几乎不可感知的魂力,也必须有一些帮助,才能给自己找到一丝机会。

    这个龙家,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这很可能是'零'的一个阴谋。

    “你到底是什么人?”龙小颖很聪明,立刻怀疑落枫辰的动机似乎有问题。

    “你爷爷问了同样的问题。”落枫辰笑了下,扭头看向门口。

    噔噔噔!

    “三小姐,家主让我给贵客送来一些药物和衣物。”门外传来胥伯的声音。

    落枫辰笑道:“最起码,你爷爷是信任我的,这不就够了吗?”

    “老爷交代,三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明天上午,可以与落先生一起搬入前院居住。”胥伯将东西放在落枫辰身前,恭敬的说道。

    “好的!”龙小颖意外,爷爷的改变,让她有点不太适应。

    “落先生有什么需求,可以告诉三小姐,龙家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胥伯对着落枫辰点头,离开,关门。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 对我爷爷说了什么?”龙小颖看落枫辰,爷爷对她的态度,从来都只是冷漠而不太关心。可如今,居然让自己这个‘废物’,要搬入那些自认龙家天才的前院?

    “我?”落枫辰笑了笑道:“或许,是你爷爷认错了人,而又得到了一些好处!所以,他的误会更深了一些而已。”

    话很绕,但是龙小颖听懂了,爷爷认错人了,而这家伙居然默认了:“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话不要乱说哈!”落枫辰看龙小颖,笑道:“我来这里,貌似是被迫的吧?”

    龙小颖无语。

    “其实,不用太在意我的身份问题。”落枫辰看桌子上的药瓶,想了想,看向龙小颖问道:“有湿纸巾吗?”

    龙小颖转身,走向一个房间。

    落枫辰看叠的整整齐齐的五件套,继续说道:“如今不是挺好的吗?你有一个麻烦,我也有一个麻烦。各有需求,互相满足不就好了?”

    龙小颖走出来,将一盒纸巾放在落枫辰身前,盯着他看了一会,心中忽然挺不爽的。原本应该只是自己随手捡来的一个流浪汉,一个挡箭牌而已。如今忽然转向,成了互相利用,怎么就感觉吃了大亏了呢?

    落枫辰抬手,将一湿纸巾抽出来,摊平在桌子上,左右看了看,开口问道:“有笔吗?”

    龙小颖转身,忽然发现不对,转过来说道:“我又不是你的下人,笔在书房,左边那一间......”

    想了想,龙小颖没好气的转身自己走了过去,进入书房,看了眼书桌和墙上的一些私人照片,脸红了一下,从书桌上拿了一根水笔。

    落枫辰摇头,女人啊?搞不懂!

    “今晚你就住这客厅吧。明天上午,随我出去见见人!做了龙家女婿,有些人你总该认识一下。”龙小颖将一根水笔递给落枫辰。

    落枫辰接过,看了眼女人,点了点头。拿过水笔,打开盖子,随手在湿纸巾上面画了个圈,然后飞速在大圈里画了很多小圈。

    龙小颖看落枫辰,脑子有病吧这人?要了张纸巾和笔,就为了画这个?比自己上幼儿园的小侄子画的还差!

    落枫辰摸了摸鼻子,皱眉,鼻血好像不流了!想了想,抬手,嘭的一声,给自己鼻子来了一拳。

    “你干什么?”龙小颖发懵,真有病啊?

    落枫辰伸着脑袋,把鼻子放在湿巾上面,感受了下,似乎没有流血,抽了抽鼻子,好痛!

    抬眼看龙小颖一脸嫌弃看着二傻子一样的表情,捂着鼻子说道:“那个老头说,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你是吧?”

    “那只是客气话,别放在心上。”龙小颖蹙眉,转身进了浴室,嘭的一声关了门!这到底是捡了个挡箭牌回来,还是捡了个大爷回来啊?还要伺候他?

    落枫辰笑了下,拿起桌子上的画了圈圈的纸巾,在鼻子上擦了擦,伸手用湿纸巾挖了下鼻孔,擦出一丝血迹,而后摊开,将干净的一面贴在了脸上。

    龙小颖给浴缸放水,忙碌了一天,外加刺杀的惊吓,让她急需要放松冷静一下。还要想一想,这个便宜女婿,到底该怎么处理。

    试水温,脱衣泡在水中,热水侵蚀,疲惫不堪的身体立刻得到释放,一下子感觉轻松了不少。闭目泡在水中,感受着身体的倦意,不知觉间,居然沉沉睡去。

    落枫辰闭眼,感受着湿纸巾上一丝淡淡的暖意涌现,悠悠荧光,缓缓从他画的那些圈圈之内升起不足半寸。

    “唉!真龙血脉被抽走,残余的魂力,居然如此孱弱。想当初,自己一滴血,更改一个凡人星球成为圣人孕育池!该死的零,你到底是什么玩意?”

    落枫辰叹息,这三天,该要怎么闯过去呢?自己又能闯过去吗?如今神识消失,零系统是否已经走了呢?

    这个世界,在他眼中很弱,弱到原本他根本不会看在眼里。这里的人也很弱,弱到曾经他一个喷嚏可能就被消灭干净。

    可那毕竟都是曾经,如今的他,却也是一个这么弱的存在,一个随时可能被零给捏死的存在。

    三千年来,数十万次死亡,让他有点麻木,甚至对于如今这一世,明明已经到了真正死亡的边缘,可是,内心中反抗的欲望反而没有那么强烈了。

    每一世的仓促应对,似乎都被零给设计好了一般,总在关键时刻,出现不可逆转的致死结果。无论是他竭尽全力的反抗,还是费尽心机的躲藏,却始终踏不过三天这个坎。

    “每一世的匆匆忙忙碌碌,紧紧张张怯怯,如今完全成了没有希望的凡人,居然反倒没有了那种紧张感了!”落枫辰自嘲,自大傲然苍穹的实力,如今沦落至此,反倒有了一丝难得的内心的宁静。

    手段。三天时间这个坎,这已经是最后一世,自己必须迈过去。

    而如今这废材一样的体质和几乎不可感知的魂力,也必须有一些帮助,才能给自己找到一丝机会。

    这个龙家,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这很可能是'零'的一个阴谋。

    “你到底是什么人?”龙小颖很聪明,立刻怀疑落枫辰的动机似乎有问题。

    “你爷爷问了同样的问题。”落枫辰笑了下,扭头看向门口。

    噔噔噔!

    “三小姐,家主让我给贵客送来一些药物和衣物。”门外传来胥伯的声音。

    落枫辰笑道:“最起码,你爷爷是信任我的,这不就够了吗?”

    “老爷交代,三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明天上午,可以与落先生一起搬入前院居住。”胥伯将东西放在落枫辰身前,恭敬的说道。

    “好的!”龙小颖意外,爷爷的改变,让她有点不太适应。

    “落先生有什么需求,可以告诉三小姐,龙家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胥伯对着落枫辰点头,离开,关门。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 对我爷爷说了什么?”龙小颖看落枫辰,爷爷对她的态度,从来都只是冷漠而不太关心。可如今,居然让自己这个‘废物’,要搬入那些自认龙家天才的前院?

    “我?”落枫辰笑了笑道:&l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