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小说《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姬承玄慕容妤在哪看免费版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姬承玄慕容妤 时间:2022-05-14 13:56:20

    小说简介:《《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姬承玄慕容妤》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人见人爱的《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姬承玄慕容妤,作者归心成名已久,文笔绝佳,《《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姬承玄慕容妤》对角色的刻画十分成功,情...

    小说《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姬承玄慕容妤在哪看免费版

     

    第6章 你是个好人

    房间内,充满了旖旎的风光。

    李凡瞬间呼吸粗重……

    尼玛这谁能忍……

    李凡心旌荡漾,荡漾了,彻底荡漾了!

    而惜春已经闭上了眼睛,眼角却有着一滴清泪!

    “嘭!”

    就在李凡荡漾不已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了门被踢碎的声音!

    “你们干什么?”

    华老头急切的声音响起。

    “老东西,滚蛋!”

    一个粗暴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是华老头的惨呼声!

    脚步声快步朝着房间而来。

    “尼玛!”

    李凡立马火了,这特么什么鬼?什么人这么不识相,这个时候闯进来!

    但他也来不及多想,急忙捡起衣服递给惜春,惜春连忙穿上了。

    “嘭!”

    来人直接踢开了门。

    李凡抬眼一看,是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两个黑衣打手!

    “嗯?”

    中年男子扫了一眼房间,顿时冷笑道:“呵呵,真是有趣,赵府的弃婿,居然跑来妓女家里宿娼!”

    李凡略带怒意,道:“你是谁?”

    中年男子倨傲地道:“你个废物,还不配与我说话。”

    说完,他坐了下来,看着惜春。

    “你在逍遥楼一个月挣一百两银子,对不对?”

    惜春紧张地看着他,没说话。

    “我是莫爷的人,徐山,手底下管着皎月楼。直说吧,来我们皎月楼,我给你三倍。”

    来挖人来了!

    李凡也瞬间明白了。

    皎月楼也是青楼,是城中另外一个大佬“莫三成”的产业!

    莫三成和南三爷,是竞争对手,但一直被南三爷压制。

    三倍就是三百两!

    这是一笔巨款,换了谁,都得心动。

    但惜春却是摇摇头,道:“我不去。”

    “不去?”

    徐山冷笑,“当年华老头让你去逍遥楼当妓女的时候,你也说不去的吧?最后还不是妥协了?”

    “华老头只是你继父,他把你母亲关在地窖五六年了,以此威胁你,你才去的,对不对?”

    他淡然地说着,但是惜春脸色却是巨变!

    这件事,只有她和华老头知道!

    因为华老头根本不让她告诉其他人。

    李凡也是一惊,怪不得那华老头拿惜春不当人,原来还有这等隐情。

    “叮!任务发布:你是个好人。完成奖励天道点200点!”

    “任务说明:拯救濒危的母亲,赢得惜春好感!做一个好人!”

    李凡心中一凛。

    “带上来。”

    徐山开口。

    后面一个黑衣人,提着一个衣衫蓝楼,面色蜡黄,头发灰白,瘦弱到极点的老妇人走进来。

    惨得宛如一只鬼,一看就是经受了非人折磨啊!

    “春……阿春……”

    老妇人见到惜春,有气无力地想要开口。

    “娘!”

    惜春瞬间泪如泉涌,直接跪下了。

    “我去!放了我娘,只要你们放了我娘!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徐山满意笑道:“这还差不多。”

    “你母亲我们会好好照顾的,你以后就安心为我们做事。”

    他挥挥手,道:“现在把你衣服脱了吧,让我的兄弟们挨个尝尝你的味道,也算是你加入我们皎月楼的投名状。”

    闻言,惜春脸色难看。

    “阿春……不……不……”

    老妇人艰难开口,老眼浑浊泪水涌出。

    “让我娘出去……”

    惜春悲恸开口。

    她什么命运都接受,只求不让自己母亲看着自己受辱!

    “不,要让所有人看着,包括你娘,包括李凡这个废物。”

    徐山淡淡地笑着,他深深明白,想要一举拿下,必须彻底击碎惜春的底线!

    这样,惜春才会彻底变成他们赚钱的一只母狗!

    “李凡是吗,听说你在赵府多年,没碰过赵雪宁身子,还是个雏吧?在你死之前,我还让你看一出多人的活春宫,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他又看向李凡,风轻云淡高高在上。

    李凡盯着徐山,道:“我只说一遍,滚,现在就滚!”

    先是兴头上被打搅,现在对方又如此态度,李凡已然生怒。

    徐山闻言,道:“你说让我滚?”

    他拍桌而起,喝道:“凭你也敢?也配?!”

    “弄死!”

    一声令下,周围四个黑衣打手顿时轰上!

    李凡骤然站起。

    “啪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声接连响起,四个黑衣人惨呼着倒飞而出!

    全部吐血倒地,起都起不来!

    徐山瞬间傻眼,道:“你……”

    “你说我敢不敢,你说我配不配?”

    李凡淡然走过去。

    “你不要乱来,我是莫爷的人,你别找死……”

    他色厉内荏。

    “跪下,道歉。”李凡冷冰道。

    徐山脸色变了一变,道:“好,我跪下,跪下……”

    他作势跪下,但却忽然一抬头,猛然朝着李凡刺来!

    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但他的匕首还没有刺到李凡,就已经被李凡一把扣住手腕,用力一折!

    “啊——”

    一声惨呼!

    徐山手断了!

    李凡继而一掌扇出。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开,徐山倒飞而出,落在院子里。

    口吐鲜血!

    “你……你……敢动我……”

    他爬都爬不起来,受了重伤!

    “滚回去,告诉莫三成,我会去找他的!”

    李凡冷酷开口。

    几个手下屁滚尿流地带着徐山跑了。

    旁边,惜春已经彻底震惊了。

    她震惊地看着李凡,这,还是昨夜那个被打断腿的废物吗?

    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李凡走过去,扶起了惜春的母亲,老妇人身上一阵恶臭,眉头紧皱。

    华老头真不是人,当关猪一样关着她,吃喝拉撒都在一块。

    “娘!”

    惜春泪崩,跑过来抱着自己的母亲。

    “他们走了?”

    这个时候,华老头鬼鬼祟祟地走进来了,看到老妇人和惜春,他顿时喝道:

    “贱人,把你娘这只老母狗放开,赶紧去伺候凡哥!”

    说着上前一把将惜春踢开,老妇人也是倒在了地上,他狠狠朝着老妇人踢去,骂道:“丧门星!”

    但他还没有踢到,已经迎面被一耳光扇过来,扇倒在地上!

    华老头口头吐血,抬头见李凡正冷冰冰地盯着他,他不由得惊道:“凡哥,你……你打我干什么……”

    李凡二话不说,捡起方才徐山掉落的匕首,骤然上前,一刀切去!

    “啊——”

    华老头瞬间惨呼起来,他右手五个手指,全部被李凡切下来了!

    鲜血淋漓!

    “自己滚去官府自首,现在就去,别逼我杀你!”

    李凡声音冷冰冰。

    ——囚禁惜春的母亲,如此虐待,更逼惜春为妓女,这等鬼父赌鬼,是个人都看不下去!

    华老头脸色痛苦到了极点,但是他看着李凡的眼睛,丝毫不怀疑,对方真的会杀了自己!

    “我去,我去,我这就去……”

    他屁滚尿流地跑了出去,就连手上的淋漓鲜血都顾不上了。

    “带你母亲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给她吃点东西。”

    李凡开口。

    惜春目光无比复杂地看了李凡一眼,点点头,扶着母亲离去。

    惜春给母亲擦洗了身子,又给母亲吃了一顿饱饭,母女两相顾流泪,辛酸苦痛,自不用说。

    “我娘睡下了。她让我给你道谢。”

    惜春走进来,脸上带着一抹疲惫。

    她轻轻解下了衣服,光滑的胴体再一次出现。

    “这一次我自愿,因为我欠你的。”

    李凡盯着她,心潮难耐!

    “不行,不行……忍住啊,我是要回去找雪宁的!”

    他强行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抑制欲望!

    现在不行,在回到赵府之前,绝对不能有污点。

    否则他自证清白,自证个什么清白?真要收了惜春,肯定回不去赵府。

    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他趁着还有些理智,瞬间摇摇头,道:“算了,算了,你也是个可怜人。带着你母亲好好生活吧。”

    说着,他捡起惜春的衣服,给她披上,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是真怕自己多呆一会儿,可能真要犯罪了。

    “李凡!”

    惜春却骤然叫住了他。

    她的眼中,这一刻写满了千万种自责和内疚,道:

    “对不起!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你也是身不由己。”

    李凡开口,他不是白莲花,也不是圣母,但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惜春母亲的遭遇,让他同情。

    仅此而已。

    “我知道你为什么而来。”

    “你根本就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是个废物,是个白痴,你是个好人。”

    “只有雪宁小姐那样的名门闺秀,才配得上你。”

    “李凡,等你需要我作证的时候,我一定会站出来的,我发誓!”

    她眼中带着泪水,看着李凡的背影。

    她很明白,自己的身体对男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但是李凡居然能够忍住!

    这种人,会是传说中的登徒浪子吗?

    这是真正的君子!

    她心中对李凡的印象,已经彻底改观。

    李凡回头,也是一笑。

    “谢谢。”

    说完,他走了。

    离开院子,李凡才松了一口气,他虽然没有强求,但来此的目的却已经达到。

    惜春看着李凡离去的背影,却像是有些痴了……

    公堂赶。

    李凡一路神色淡然,但是走到县衙前面的时候,也是吃惊了。

    尼玛!

    这围观的群众也太多了吧?

    “来了,那个登徒子来了!”

    “就是他,赵府的弃婿,绑走惜春姑妈的大嫖客!”

    “哟,看起来长得也不赖啊,怎么这么饥渴?”

    “看到了吗?不好好读书,将来就是这种人面兽心的禽兽!”

    ……

    群众热议纷纷。

    李凡脸都绿了,妈的,这……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简直是“明星”般的待遇啊!

    只是……周围人骂得是真难听!

    不行,绝对不能南三爷阴谋得逞,不然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去死吧淫贼!”

    一个大娘直接朝着李凡砸烂菜帮子,众人群情激奋,臭鸡蛋什么的狂扔。

    几个衙役都是招架不住,带着李凡急忙忙赶进公堂。

    “大人,就是他!就是他砍断了我的手!”

    刚上公堂,华老头就满怀恨意地指着李凡。

    李凡扫了一眼,冷笑道:“华老头,看来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到现在,还敢反咬一口……”

    “住口!”

    公堂上顾迟道怒了,道:“李凡,本官问你,昨天你是否跟着华老头去了他家?”

    “是否提出要和惜春过夜?”

    “是否砍伤了华老头,还劫走了惜春?!”

    李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