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季星硕陆灿灿《40394》小说 免费阅读

    季星硕陆灿灿《40394》 时间:2022-05-14 13:58:43

    小说简介:《季星硕陆灿灿《40394》》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人见人爱的季星硕陆灿灿《40394》,作者五月立夏成名已久,文笔绝佳,《季星硕陆灿灿《40394》》对角色的刻画十分成功,情节曲折婉转,主角季星硕陆灿灿《40394》的故事牵动着每一个...

    季星硕陆灿灿《40394》小说 免费阅读

    第3章

    一连三天的考试结束后,就开始正式上课。

    铃声叮叮响起,早自习开始。第一节课是刘军的地理课,鉴于班级现在还没有选出班干部,早自习就直接变成了选举大会。

    沈清妍对此一点兴趣也没有,倒是新同桌夏晓云很是兴奋,戳戳她的手臂,语气雀跃地说:“妍妍,你等会投票的时候记得投我啊。”

    “你想竞选什么职位啊?”沈清妍顺嘴一问。

    夏晓云是十班的原住民,性格开朗略略有些神经大条,带着一副黑色框架的眼镜,笑起来的时候唇畔会荡出两个小小的酒窝,是那种典型的甜美软妹子。

    夏晓云扶了扶眼镜,严肃正经地说:“班长啊。”

    沈清妍有些惊讶,瞅着夏晓云说:“班长可是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儿,而且竞争压力很大的。”

    夏晓云一副舍我其谁的大无畏姿态:“就因为班长责任重大,所以我才要努力争取啊。”

    沈清妍知道夏晓云说的肯定不是真话,但还是挤出一抹从容的笑意,拍着她的肩膀说:“放心,我一会儿一定给你投票,而且我相信你一定会当选的。”

    “妍妍,你真好。”

    夏晓云就差给沈清妍一个大大的拥抱表示感动之情了。

    班干选举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不少人上台发表了自己的高谈阔论,沈清妍除了在夏晓云上台演讲时听了听,其他时候都在翻地理书。

    一阵骚动传来,她下意识地抬起了头,眼前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模糊,唯一清晰的就是那缓步从门外走进的少年。

    他还是穿着那身中规中矩的校服,只是走路的步伐却自带一种仙气,就像是仙侠小说里漫步在云端的高贵谪仙,他就这样无视所有人的目光径直走到了最后一排的座位。

    教室里静悄悄的,似乎所有人都没有人看到这个少年,又似乎是没有人敢对这个少年评头论足。

    沈清妍抬头望着站在讲台一旁的刘军,从他憨厚的脸上看到了无可奈何的表情,心里大致有了想法,这个男生看来是个很难搞的刺头啊。

    她偷偷扭过头望向那个少年,冷不防对上他黑白分明的眸子,心头猛地一跳,吓得立刻将头转了回去。

    ......

    她又不是干了什么坏事,怎么这么心虚?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选举的热情,历史大半个自习,终于有了结果,夏晓云没有当选班长,但做了文艺委员,也算是勉强实现愿望。

    夏晓云悻悻地下了台,坐在椅子上生闷气,呼哧呼哧地说:“班长怎么就落到那个家伙头上了呢?”

    一边说一边死死瞪着靠窗第五排的一个男生身上。

    沈清妍安慰道:“别气了,文艺委员也很好啊。”她想了想,又问:“晓云,刚才那个男生是谁啊?”

    夏晓云瞅了沈清妍一眼,讳莫如深道:“他啊,是我们惹不起的人。”

    沈清妍对于夏晓云的话深信不疑。

    确认过眼神,他是不好惹的人。

    五中的老师是出了名的高效率,周二才考的地理,周四就出了成绩,所以新学期的第一堂课自然就是讲卷子。

    十班有五十三名学生,这就意味着发卷子很费时间。

    刘军大手一挥,五十三张试卷就被分派到讲台前四桌的学生手中,因为分班增添了新人口,所以必然导致了发卷子的人没办法准确地对号入座,只能采用最原始的喊名字方式发卷。

    沈清妍握着一沓卷子干瞪眼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跟随大流开始喊起了人名。

    “请问时遇同学是哪位?”

    班级瞬间静了下来。

    沈清妍发现有不少人开始瞅她,她不明所以,继续若无其事地喊道:“请问时遇同学是哪位?”

    沈清妍继续喊道:“请问时遇同学是哪位?”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回响虽然迟到,但终究还是来了。

    “你可以把卷子给我了吗?”

    周围人分分分投来同情的类似默哀的眼神,沈清妍不明所以,径直走到时遇面前,将一张只写着名字的空白题卡递给了他,喉咙有些发干,抿了抿嘴唇说:“你字写得挺好看的。”

    天知道她此刻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大约是为了拉近关系兼缓解尴尬气氛吧。

    时遇坐的位置是靠窗最后一排,一阵风吹来正好撩起他额前的碎发,那双深邃如海漆黑如墨的眸子仿佛皱起了一汪涟漪,清冷中带着几分含蓄的温柔,他接过沈清妍递过来的试卷,似是不经意地望向她的眼睛,淡淡道:“谢谢夸奖。”

    沈清妍觉得夏晓云说时遇不好惹一定是有什么误解,这个男生还听懂礼貌的啊。

    发完卷子,再重新回到座位上,一旁的夏晓云戳了下她的手臂,悄悄地说:“女侠,你厉害啊,居然可以面不改色地应付时遇那个大魔王。”

    沈清妍看着地理卷子上的分数,低头说:“晓云,军军在瞅着你呢。”

    刘军是个脾气很好的人,十班的学生私下里都叫他军军。

    夏晓云吓得一哆嗦,立刻低下头装乖宝宝,即使这样她还不忘跟沈清妍交头接耳:“下课后,楼梯口约。”

    沈清妍笑了笑,点头表示自己的同意,然后就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海洋专心听刘军讲课了。

    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夏晓云几乎是以光速拽着沈清妍跑到了主楼楼梯口,握着她的肩膀晃来晃去,眼神热切地说:“快点从实招来,你跟时遇到底什么关系,他对你怎么那么好脾气。”

    沈清妍手里还握着一只中性笔,被夏晓云这么一摇,手里的笔都快拿不住了,连忙解释道:“没什么关系,我今天才知道他是谁。”

    这是真话,无论是在甜品店里买蛋挞还是在考场的遥遥相对,她都不知道时遇这个人是谁,顶多感叹一下他长的的确很好看。

    夏晓云松开沈清妍的肩膀,双手环抱在胸前连连叹了好几声气,无比惋惜地说:“妍妍,你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啊,我看你学习都快学傻了。”

    “行了,你就快点告诉我时遇的事情吧,为什么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的样子。”

    “可以啊,一会儿把你地理卷子上记的知识点给我抄一抄,我刚才上课没跟上进度。”

    沈清妍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了:“成交。”

    夏晓云清了清嗓子开始将自己知道的关于时遇的事情娓娓道来:“时遇是十班的老人儿了,刚入学那阵子大家互作自我介绍的时候,这家伙特别冷漠地说完自己的名字后,就明确表示让所有人把他当空气对待,直接给自己拉了一波仇恨,刚开始有不少老师还想拯救一下他,奈何这位大神就跟滚刀肉似的,怎么也不搭理人,久而久之大家就把他当做空气了,话说回来,你在五中都一年多了,居然一点也没听过时遇的大名,也算是个奇迹了。”

    沈清妍想了想问:“那他来五中做什么,宅在家里不是更舒服?”

    “学年第一,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咱们五中一向管理严格出名,时遇被送来五中肯定是家里人想要好好扳一扳他的性子,让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呗。”

    一道低低的泛着嬉笑意味的男声突然在两个女孩身后响起,沈清妍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朝一旁躲了过去,倒是夏晓云十分淡定,看着某个跟鬼魂似的突然出现的男生狠狠地就是踹了一脚。

    “江绎,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突然出现在别人身后,人吓人吓死人的!”

    江绎靠着墙笑嘻嘻地说:“你不是没事嘛。”说完,目光缓缓落在了沈清妍身上,端正好身子,温和地说:“学年第一,你好,我是江绎。”

    沈清妍笑了笑说:“班长好,我是沈清妍。”

    或许是时遇英俊的容貌太过先入为主,她居然不自主地把时遇和面前这个男孩子做起了比较,经过早上的班干竞选,她成功认识了不少同学,其中就包括抢了夏晓云心心念念的班长位置的江绎。

    江绎长相一般,个子也不算太高,笑起来的样子挺没心没肺的,眼睛里总是蕴着那种热衷八卦的光芒,看起来特别像那种娱乐新闻的记者,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十分不错,大概是他比较爱笑的缘故。

    江绎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嘻嘻哈哈地说:“你好你好,你就是传说中的学年第一啊,没想到居然来了我们十班,按理说你应该去尖子班五班啊。”

    沈清妍一怔,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表情却是平淡如水,似乎是不在意地说:“我上学期期末考试没有参加,能分到十班来已经很不错了。”

    高二文理科分班看的就是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她没参加考试就分到还不错的十班已经算捡便宜了,至于错过考试的原因她真的不想提。

    她刻意转开话题,沉吟一瞬,说:“班长,你是不是还知道关于时遇的事情啊?能不能告诉我啊?”

    江绎神秘兮兮地说:“其实吧,那个时遇是故意让所有人孤立他的。”

    沈清妍有些惊讶:“为什么啊?”

    她是个喜欢孤独的人,但即使如此,她也办法脱离这个世界,那种与世隔绝的寂寞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窒息。

    江绎皱皱眉,讳莫如深道:“谁知道原因啊?毕竟时遇是个怪人,怪人的思维不是我们这些凡人可以理解的。刚开始的时候,有不少女生给时遇送巧克力写情书,可你知道这家伙干了什么事吗?居然当着那些女生的面把东西退回去了,还送给你那些女生三个字,别理我,看看多无情多残忍的一个哥们啊。”

    沈清妍想了想说:“我觉得他这么做很正常啊。”

    江绎:“......”

    夏晓云:“......”

    学霸的脑回路也挺清奇的啊......

    无视两个人惊悚的目光,沈清妍一本正经地继续说:“所有事情都讲究一个你情我愿,谈恋爱也不外如是,人家时遇对那些女孩没有意思,干脆利落的拒绝也很正常,要是对每一个女孩都发张好人卡保持那种暧昧不明的关系,那才是真正的无耻,他这么做正好说明他这个人很有原则。”

    江绎干笑一声,有点没反应过来:“时遇还跟每个老师摊牌,说以后把他当空气就行,他不听课不写作业每次考试还交白卷,故意跟老师示威,久而久之他就真的被所有人给无视了。”

    沈清妍说:“有些人擅长学习,有些人不擅长学习,时遇不会你也不能逼着他啊。再说了他上课又不捣乱纪律又不跟同学产生什么矛盾,成绩差就成绩差呗,反正他又没耽误别的同学学习。这至少说明他是个顾全大局的人。”

    江绎再次被打败了,苦着一张脸就差呕血了,语气发颤地说:“学年第一,你是不是学习学傻了,怎么帮着时遇说话?”

    “妍妍,你看样子对时遇的印象很好啊。”

    夏晓云有些无奈,她实在搞不懂沈清妍的想法。

    沈清妍面无表情,语气却是无比认真地说:“时遇的确是个怪人,他想被孤立那是他的事情,可是我们不应该对他妄自穿测,也许他有自己的苦衷啊,我不是圣母玛丽苏,我只是实事求是,他不好相处我们不跟他相处就是了,哪里来的那么多说道。”末了,她又补充道:“而且,我觉得他这人挺懂礼貌的啊,我夸他字写得好看,他还跟我道谢了呢,他应该也没那么糟糕吧。”

    “我很有原则,顾全大局,又有礼貌。”

    那声音很轻,带着两分清冷,三分桀骜,还有五分浅薄的笑意。

    沈清妍下意识地答了一句:“还可以吧。”

    话一出口,她就呆住了。

    夏晓云和江绎已经很不讲义气地逃离了现场,只留下她一个人应付残局。

    时遇和沈清妍之间隔着几层台阶,正好与面前的女孩视线齐平,他记忆力很好,当然记得面前的女孩在开学时曾经让了一个蛋挞给他,在考场时提醒他书签掉在了地上,更在今天早上大张旗鼓地喊了好几遍他的名字。

    女孩比他矮了不少,一张脸素净的像是被水洗过的白瓷,透着好看的光泽,她的眼睛很漂亮,是那种似醉非醉的桃花眼,眼眶四周泛着淡淡的粉晕,显得睫毛又黑又长像是一把精巧的小扇,唇色也是那种淡淡的桃花色,整个人透着一种干净又清新的气息,她的长相算不上多么娇媚,但却足够清丽而且充满灵气,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漂亮。

    “你刚才夸我来着?”

    沈清妍“啊”了一声,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有点心虚,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心虚的很没道理,她又没有说他坏话,身体里突然蕴起一股底气,言辞相当诚恳地说:“也不算夸你,就是实话实说而已。”

    时遇一节台阶一节台阶地走了上去,站在距离沈清妍一臂开外的地方,他微微低下头仔细打量眼前的女孩子,嗯,典型的乖女孩,可是她面对自己时流露出的神情又带着点霸道,只是这霸道有点虚有其表,倒像是在给自己壮胆。

    他枯坐了一堂课,全身的骨骼僵硬的不行,只是到操场上遛个弯的功夫,掐着点回到班级,刚走到缓台处就听见女孩子脆生生的嗓音,他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动机,竟然开始驻足仔细听了一下这些所谓好孩子的谈话,倒是没想到这个女孩的言辞满是对他的辩白。

    “你真是一个实在的人啊。”

    沈清妍:“......”

    好中肯的一个评价。

    时遇似乎对沈清妍一点也不在意,简单的下了结论后,就潇洒地走人了。

    沈清妍一个人回到班级,坐在位子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一旁正拿书盖着脸的夏晓云用眼睛凌迟了一遍,一把将她脸上的书本拽了下来,又把声音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咬牙道:“夏晓云,你怎么不提醒我时遇在我身后。”

    夏晓云讪笑:“他出现的太突然,没来得及提醒你。”

    “没来得及提醒我?那你怎么第一时间就开溜了!?”

    “你急什么,你不是一直在夸时遇吗?他肯定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你好歹跟我说一声他在我身后啊,还有我没有夸他,请不要胡乱臆想。”

    “你是不是担心万一他以为你喜欢他怎么办?这有什么的啊,时遇长成那个祸国殃民的样子就是用来被表白的,他一个被表白应该偷着乐才对,妍妍,谁青春的时候没看上过几个不良少年啊。”

    沈清妍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气的差点没背过去。

    她这是交了什么朋友啊!

    应折腾的升天了。

    对于运动会,周围人踌躇满志,而她垂头丧气。

    事后,她想,也难怪同学们为了这次运动会如此拼命,这可是高中生涯里最后一次可以玩命集体吃零食和集体竞技的机会了。

    天气黑压压的,估计是要下雨了。

    沈清妍的心情也是无比压抑,就连手中刚收上来的一本本叠加的数学练习册都不觉得沉了,路过夏晓云身边的时候,夏晓云还问她是报跳高还是跳远,脆弱的小心脏感觉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最后她一边收练习册一边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你可以两项都报,我相信你的能力。”

    五十三本数学练习册很重,不亚于一摞板砖,鉴于数学女魔头刘冉爱省事,所以每一本练习册都翻到了等待批改的那一页,大开着静候刘冉的驾临,这一举措大大锻炼了沈清妍不太强健的双臂。

    她苦中作乐的想,就当是锻炼臂力吧,但心中却无比希望有一个人来帮她一把,事实证明碎碎念果然有效果,天降神人帮她负担了一半的重量。

    这个神人是程嘉行。

    他正巧去体育组汇报运动会的报名情况,返程到一半就遇见了某个步履维艰的小课代表,于是大发善心大手一挥捧了一半的数学练习册。

    “就你这小个儿充什么大头啊。”

    程嘉行腿长走得快,沈清妍跟在他身后就像一个小尾巴。

    沈清妍快步走上前,厚厚的练习册挡住了她半张脸,只露出她黑油油的发顶,一双眼睛藏在暗白色的纸张后亮的像星星。

    “所以就要体委你来解救我了啊,程嘉行你真是乐于助人热情善良,简直是当代活雷锋。”

    程嘉行抽抽嘴角:“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想干什么?”

    沈清妍也顾不上什么脸皮了,颇有些没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