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晏爝,今生你只能丧偶休想离婚》鹿桑桑晏爝~在线

    《晏爝,今生你只能丧偶休想离婚》鹿桑桑晏爝 时间:2022-05-14 14:13:31

    小说简介:小编给大家介绍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小说《《晏爝,今生你只能丧偶休想离婚》鹿桑桑晏爝》,作者是金牌网络写手金玉满堂,故事情节进展很快,内容衔接恰到好处,尤其是《晏爝,今生你只能丧偶休想离婚》鹿桑桑晏爝人设很吸引人,《晏爝...

    《晏爝,今生你只能丧偶休想离婚》鹿桑桑晏爝~在线

    第11章

    白天这人还好好的,现在天都还没黑完,他就这么突然的死掉了。

    这绝非寻常,加上他之前还跑来我家求救......

    蹊跷!

    场面上的喇叭声不断激响,那些被堵住的后排司机正在暴躁催促。

    我心烦意乱,脑子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没答应帮他,所以他才死了?

    造成这起事故的寸头青年司机,站在尸体旁边,一边拿着手机打电话,一边叫骂着:

    “真特娘的倒霉,有个傻子闯红灯......”

    我阴沉着脸走过去,对他低声喝了一句:“人死为大,积点口德吧!”

    寸头青年狠狠刮了我一眼。

    “死要饭的,关你他妈屁事,滚一边去!”

    “唉。”

    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我只能说......祝君好运。

    我叹了一声,旋即转身离开。

    回到葡萄巷子时发现,老刘的发廊,罕见的这么早就关门了。

    不仅如此,连七姑的缝纫铺子和魏老板的刺青店也同样关门大吉。

    唯独做纸扎生意的,丁爷爷还在开门做着生意。

    丁爷爷就坐在门前的太师椅上,糊着一只童女纸人。

    听到脚步声,他抬头看了过来,刚想打声招呼。

    可是,他却奇怪的瞥了一眼我身后,然后发出低沉的声音道:“你肩膀上脏了。”

    这句话换做一般人可能听不出来含义,但我却懂。

    人的身上有三盏油灯,一盏在头顶上,另外两盏在肩膀左右。

    肩膀脏了,意思就是说,有脏东西跟着我回家了!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幽深的巷子间,阴风轻拂,地上的红色胶袋随风卷起,发出交拍时的啪啪声响。

    没见有“人”。

    我回头盯着丁爷爷,讪笑道:“您别蒙我,对了,怎么七姑他们都不开店啊?”

    “家里断炊了,他们三位约出去涮火锅喽。”丁爷爷应付着,埋头继续扎弄起了纸人。

    “您老不参与?”

    “难得今天有生意做,不好那口。”

    “我三叔回来了吗?”

    “没见,自己当心点。”丁爷爷语气加重了几分,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

    听得出来他的口气不像是开玩笑,定是有东西跟着我回来了。

    我默不作声的走回到家里,取出钥匙开门时,金属碰撞的声音今天格外刺耳。

    捣鼓了半天没把门打开,却不是因为我手抖,而是光顾着看门上挂着的那面、斜着向门下照的铜镜。

    这是专门置放在门口的风水镜。

    能够挡煞气的同时,亦能照住妖魔鬼怪,警告它不许进门为害。

    可自己盯了半天,却也没瞧见镜子里出现除我之外的其他人影,于是便“咯吱”一声推开门,走了进去。

    前脚刚进到屋里,便感受到身后有一股类似于台风的气体。

    “呜”的一声打算席卷进来,可是刹那就停了。

    我扭头看去,就在这时,那面铜镜传来“哒”的一声响动。

    快步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却发现镜片龟裂开来。

    同时,裂开的镜片上呈现出来了一个四分五裂的中年人身影。

    他就站在门口处,满含怨气的盯着我。

    我吓得踉跄而退,目光死死的盯着门外:“你车祸致死,与我无关,缠着我做什么?”

    音刚落,门口那面镜子便掉落了下来,“啪”的一声砸在地上。

    门神的画像亦出现了毁容的迹象。

    半开着的木门缓缓挪开,发出那种摩擦的“戈戈”声响,好像心理拉锯战一样。

    我的一颗心,慌乱到了极致。

    眼看一股阴气压过来,我忽然想起了书中提到童子尿能驱鬼的说法。

    正好自己在街上乞讨时憋了一天。

    二话不说站起身来,解开裤链就一道“黄酒”泼了出去,滋滋滋的淋在门口。

    下一刻那扇木门猛地拍打了回去,“砰!”的一声封锁了起来。

    整间屋子暗黑一片,我拖着急促的呼吸赶忙起身把灯泡打开。

    随着灯光一照,门口处的液体就显得有些扎眼了。

    我的内心叫苦不迭,回头三叔指定是要骂死我,毕竟狗都不在自己的窝撒尿。

    说巧不巧,三叔正好吹着口哨,提着一块竹丝串着的猪肉走到门口。

    “哪来的骚味?”

    下一秒,三叔一脚踢开大门,那双桃花眼瞪着我道:“是紫姑娘娘不欢迎你,还是你瞧不起咱家这茅厕!”

    紫姑娘娘是家宅六神之一,负责掌管五谷轮回之所(厕所)。

    “三叔,这事儿不能怪我,”我作出一脸无辜状:“白天上门了一个姓朱的客人,您不在家,他恳求我帮忙,我说不帮,谁知道他下午就出车祸了。”

    三叔哼了一声:“所以这跟你尿在门口有鸡毛钱的关系吗?”

    我指了指地上碎掉的镜子,和毁了容的秦叔宝,仿佛受了天大委屈般,哭诉道:

    “何止!这简直是鹅毛大雪的关系!如果不是我那泡珍贵的童子尿,今晚您的爱徒就交代在这里了!”

    “话说回来,要不是我拒绝帮他,他还会死吗?”

    说到这里,整张脸挎了下来,满是自责与无奈。

    “说你两句你还给喘上了,这件事情不怪你,是因为你小子成年了。”三叔摆了摆手。

    “这跟我成年有什么关系?”

    没等三叔给予回复,门口处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锣打鼓的刺耳声音,直接盖过了周围的一切声音。

    “连丁老头都开张了。”三叔盯着门口外,喃喃自语。

    他说出这句话是有原因的。

    丁爷爷的纸扎生意做了很久,但是一直以来都很冷清,偶尔会有人窜门买点纸钱和线香什么的。

    但很少有客人像这般敲锣打鼓的大驾光临......

    三叔突然看着我,郑重其事的做出了一个决定:

    “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去乞讨了,就跟在我身边,看我怎么给人办事。”

    好像此事很重要一般,他的右眼皮都跳了几下。

    “今天想吃酱炒还是红烧?”

    三叔提着那串猪肉走向厨房。

    “酱炒!”

    我特喜欢三叔撩铲炒的猪肉,加点米酒与散装酱油,新鲜出炉的那股味道简直就令外边的野猫都馋哭了。

    ......

    酒足饭饱后,我满意的摸摸肚子。

    三叔却在这时提着一根打狗棍便要出门,临走前对我叮嘱了一句:

    “在我没回来之前,哪里都不许去。”

    出到门口,他又回头盯了我一眼:“除了我,谁来叫你开门,都不许开!”

    “好的,你去吧!我马上洗澡乖乖上床睡觉!”

    “嗯。”

    三叔关上门,走了。

    我走到了那台老旧的二手电视机前坐下,用遥控器打开了CCTV。6电影频道,开始津津有味的观看了起来。

    亥时左右,我有些犯困了,可突然门口传来了“砰砰砰!”的剧烈敲门声。

    伴随着老刘的杀猪嚎叫响起:“三爷,救命啊!!!”

    我想到了爷爷曾经提到过,农村把黄鼠狼视为大仙儿,是不能杀的,否则它会寻仇。

    这种有灵的动物,被撞死以后,眼睛却盯着别的方向,这件事情格外的诡异啊。

    眼看司机和林若雪都很着急,我低眉垂眼的说道:“姐姐,这只黄鼠狼好像是过来给我们传递什么信息的......”

    林若雪走来到我的身前,由于她是个高个子,于是只能弯下腰才能跟我对视。

    可是这美人一折腰,那一抹雪壑,便让人尽赏芳华......

    “你知道它是过来传递什么信息么?”

    我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