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威震山河》李智全目录章节免费

    《威震山河》李智 时间:2022-05-14 14:28:45

    小说简介:《威震山河》李智是作者半枝雪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以小说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小说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阅读体验飞起,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现代吃货穿越深宫,底层挣扎小透明一枚,好在宫...

    《威震山河》李智全目录章节免费

    祭天大典 2

      辰时,车队到达祭天台。

      赶在吉时之前,所有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跪了下来。

      夏如卿的位置依然在最角落里,和胡贵人挨着!

      地上冰凉,不想跪啊!

      夏如卿犹豫了片刻,还是老老实实跪了下来。

      “好在斗篷够厚,跪在斗篷上不冷,不然这几个时辰下来,膝盖都要废了!”

      “主子,点心还有呢,您还吃吗?”紫月跪在夏如卿的身边,悄悄地问。

      夏如卿脸一黑:“我肚子都快撑破了,一天不吃饭都不会饿!”

      刚才在车里,她吃了好多小笼包和虾仁蒸饺。

      都是小喜子昨晚领回来,在炭炉子上隔水热着的!

      她吃饱了,但是没敢喝水,怕憋尿!

      不过这会儿她也不渴,就这么跪着吧!

      夏如卿头一低,睫毛一垂,开始神游太虚!

      旁边儿的胡贵人可就没这么舒服了,今儿能见着皇上。

      她为了保持美态,不肯多穿一件衣裳。

      肚子里又没什么东西,才跪了一小会儿,就受不住了,又冷又饿,

      脸都冻白了!最后,竟直勾勾地盯着夏如卿的厚斗篷,满眼妒忌!

      夏如卿:我看不见,我什么都看不见!

      这一跪,足足贵了三个时辰!

      前头祭祀礼结束,礼炮轰鸣,礼官叫起的时候,夏如卿脸也白了。

      腊月的冰天雪地,贵了六个多小时,谁也受不了啊。

      太后上了年纪,跪了一会儿起来了,皇后和皇帝同进退,不用怎么跪。

      后妃们都跪够时辰了,只不过晕过去好几个!

      所幸这里离南苑很近,不足半个时辰就到了。

      南苑这边儿早有人准备妥当,大家来到了就能好好休整。

      吃些热饭热菜,或者洗个热水浴,都没什么拘束!

      夏如卿和胡贵人安排在了一个小院子,极其偏僻。

      前头的马车早就到了,夏如卿和胡贵人是最后。

      下了马车,胡贵人三步两步冲到夏如卿的前面,抢着道儿往前赶。

      紫月轻哼了一声,心说:这是做什么?难不成想追上圣驾?

      可惜了,您位分低,追不上的,别不知好歹了。

      夏如卿淡淡一笑,无所谓地抛开了。

      进了院子,胡贵人已经占据了正院,只剩两个偏殿。

      紫月气得不行:“这是怎么说?怪不得她跑这么快,原来是用在这儿了!”

      “嘘……别乱说话!”

      “她去年来过,自然有些经验,忍忍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事必须得忍,祭天的时候闹事,那可真是不想活了!

      偏殿很小,但都是新盖的,也打扫过,不算磕碜。

      虽然天还不怎么黑,但夏如卿今儿被冻透了,膳房送来的饭菜吃了些,就睡下了!

      胡贵人占据了正殿,心里头十分得意,但左等右等,不见夏如卿有动静。

      渐渐地,也没了兴趣,骂了几句就丢开了。

      吃了些饭菜,歇下不久,胡贵人就开始高热,宫女容秋吓得魂飞魄散,踉跄着去前头禀报。

      不想前头闹闹嚷嚷的,宫人们在一个院子前头,跪了一地!

      一打听,她才得了消息:芸妃小产了!

      小产?

      “那太医呢?”容秋急急地问。

      “哎呦!姑娘可是糊涂了?这会子太医还能在哪儿?”小太监有些不耐烦。

      “多谢公公!”容秋白着脸回去了。

      主子发高热她也没法子,她可不敢这会儿进去请太医。

      院子里头。

      芸妃哭的撕心裂肺,几个御医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太后坐在不远处直叹气,皇后贵妃等人神色复杂,噤若寒蝉。

      “皇上,臣妾没有护住我们的孩子,臣妾有罪!”

      赵君尧坐在床边的凳子上,脸色很难看,芸妃哭得他心烦,但他依旧耐着性子。

      “想是朕与那孩子无缘,爱妃不必太过伤感……”

      太后也发话了。

      “御医多久没去请平安脉了,这么大的事,竟没人知道!”

      没错,芸妃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冰天雪地里跪了这么久,自然就……

      这事儿,还真怨不得别人!

      赵君尧沉了沉脸色:“整个太医院罚俸半年,下不为例!”

      皇室子嗣是大事,容不得半点闪失!

      女人多几个少几个无所谓,可孩子不一样。

      想要好好护着赵家的江山,他一个人做不到的,他需要很多优秀的孩子!

      御医们见皇上不深究,激动的老泪纵横,谢了恩就下去开方子了。

      皇后走上前,一脸的贤良淑德。

      “妹妹也别太过伤心,你还年轻,孩子总会有的,别伤了身子!”

      施贵妃冷笑着往这边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芸妃气得冒烟儿,偏偏皇上在跟前儿,她又不敢说什么,只得咬着牙。

      “多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妾记着了!”

      赵君尧满意地看了皇后一眼,吩咐道。

      “天气冷,芸妃身子虚,就有劳皇后多多照料了!”

      皇后忙屈膝:“皇上放心,臣妾一定好好照料芸妹妹!”

      赵君尧点了点头,又交代了两句才带着人离开。

      孩子已经没了,他还能怎样呢?

      皇后坐在床边,假模假样地安慰了一会儿,也带着人施施然离开。

      施贵妃冷冷一笑:“她可是得意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芸妃含着泪恨恨说道。

      “别哭了,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怪得了谁!”施贵妃皱着眉。

      虽说心里头觉得挺可惜的,但又暗暗有几分庆幸,好在小产了,不然……

      芸妃可是能养儿子的。

      若生了儿子,不会给她的!

      有了皇长子,谁知道以后会怎样,算了,还是别生了……

      映月从外头进来,屈膝行礼道。

      “娘娘,皇上去了雨花阁!”

      雨花阁是贵妃住的院子,又大又漂亮,仅次于皇后的住处。

      “本宫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施贵妃看了看芸妃,叹了口气:“罢了,你好好养着吧,缺什么只管叫采蝶过来要”

      虽然看不上芸妃的蠢笨,但到底也跟着自己的。

      唇亡齿寒这个道理她懂,这后宫里,不能只有皇后的人!

      施贵妃走了,芸妃怔怔地望着门口,一眨眼,眼泪又滚下来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皇上不疼她了呢?

    尧一脸疲惫,转身在炕上坐了。

      接过宫人递来的茶,施贵妃亲自奉上。

      “皇上累了一天了,喝杯茶润润吧!”

      赵君尧接了过来,抿了一口就放下了,像是有些不满意。

      心里烦啊,他现在看什么能满意?

      施贵妃挥退宫人,坐在赵君尧的身旁,小心翼翼伸出纤手,轻轻按着他的太阳穴。

      “表哥您用膳了吗?”

      “没心情!”赵君尧有些疲惫。

      “表哥,事情已经这样了,您心里头再不好受,也得保重龙体啊!”

      施贵妃小心小意地劝着,温言软语。

      可赵君尧却听得直皱眉,大道理谁不懂?

      可到底是他的孩子,即便没见着面,心里头也不好受吧。

      不着痕迹地推开施贵妃的手,赵君尧往后一倒,靠在大迎枕上假寐。

      这就是明显的不耐烦了。

      施贵妃有些尴尬,片刻又笑了笑。

      &ldq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