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威震山河李智》全本完整版

    《威震山河李智》 时间:2022-05-14 14:37:17

    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威震山河李智》的书名叫《《威震山河李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锦锦最新写的一本小说,《《威震山河李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马上先睹为快吧。第1章开始第1章轰...

    《威震山河李智》全本完整版

    第13章

    “阮檬,你竟敢!”

    顾棠的手指冰凉,扬手狠狠一巴掌扇过去。

    啪!清脆的声音盈满屋内。

    可阮檬却不躲不避,反倒看向她的眼神里更带着几分的讥嘲。

    门哐当推开。

    顾棠没回头也知道,她这次故意扮弱势的原因是什么,不出所料,又是一样的结果。

    果然背后一阵怒喝。

    “顾棠!你在发什么疯!”

    背后的嗓音冷寒带着几分的怒火丛生。

    可她却依旧没回头,在阮檬身体颤抖准备落泪的时候,又是扬手,狠狠一巴掌对准了另一半脸扇过去。

    这一次,响声更甚。

    而阮檬被彻底的扇蒙了,捂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人。

    “刚才那一巴掌是替我肚子里的孩子给的。”顾棠手心被震的发麻,眼眶酸的眨眼都不敢,“这一巴掌是我单纯想要扇你。”

    她再度扬手,可没等落下,手腕就被扼住。

    扼住的位置恰好是伤口流血的位置。

    猛烈的刺痛窜上,她踉跄的被拽住后撤几步,而薄厉宸攥紧的地方,已经被鲜血浸透。

    温热的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掉,黏腻而刺目。

    他手心似乎被这血给灼了一下,深浓的眸底是看不懂的情绪,顿了顿,眼底似乎闪过什么情绪,可很快又重新压住冷声道。

    “现在一个顾氏的报应还不够你折腾的是不是?”

    他的嗓音冰冷,毫不留情的狠狠拽过,直接拽到门口,“带顾小姐回去。”

    门口的保镖迅速上前,可在看到她身上斑驳血迹的时候,又有些为难,不知道怎么下手。

    眼前的女人身上是斑驳的血迹,整个人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可偏偏她还是仰头怔怔的看着他,声音嘶哑的几乎不成调,可还是固执的问:“我爸爸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她的眼睛是明透的好看,可如今里面却盛满了打旋的泪水和满满的失望和恨意。

    短短几日,他们之间的关系竟到了如今这不可逆转的地步。

    薄厉宸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像是横亘过一根长刺,贯穿的极其不舒服,好像稍微用力,就会被划的血肉模糊。

    有那么一恍,他竟然有些迟疑。

    可还是狠下心来,冷漠的说:“是。”

    果然。

    所有的猜测如今都被证实,如今的她才像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那是不是我跪下求你也没有用处?”

    她眼底的泪明明快要落下了,嘴角却偏偏扯出几分上扬的弧度,像是自嘲,也像是在询问。

    薄厉宸别开视线没再看她,而是沉声对身边的人说道:“送顾小姐回去。”

    顾棠被一路拽着回去,意外的麻木又安静,而单薄的背影看着却又极其的陌生脆弱。

    转身的时候,压抑的泪水终于啪嗒滚下,整个脊骨都因为极力的压抑在不停地颤抖。

    而薄厉宸依旧站在门口的位置。

    他眸眼深邃,沉默的看向刚才顾棠离开的位置,她刚才离开时候,单薄的脊骨绷紧成一条线,似乎在颤抖。

    他垂着的手攥了攥,下意识去摸烟,却摸了个空。

    “薄总。”特助在他身边低声提醒。

    薄厉宸回头的一瞬,特助下意识怔住,刚才自家总裁眼底一瞬没掩好的情绪里,浓烈深刻的带着孤寂和痛楚。

    可也只是短短的一刹而已。

    “那个......”特助有些恍惚,既然当初已经离婚了,为什么他还不肯放走顾小姐。

    若只是为了一个孩子而已的话,那多的是途径可以生孩子。

    怎么就偏偏顾小姐不可呢?

    “嗯。”薄厉宸敛目,嗓音沙哑暗沉,“计划照常,再就是白家那边盯紧点。”

    “是。”特助等了好久没等到后边其他的吩咐,迟疑的看着站在走廊的人。

    今天的薄总,极其反常。

    薄厉宸碾了碾手心,手心是干涸的血迹,整个手掌心都是,也不知道刚才到底是流了多少血。

    特助没等到后边的话,有些分神的时候,忽然听到沙哑极淡的声音,惊诧抬头看的时候,却看到他推开门进去。

    好像只是幻觉。

    刚才他说:“找个医生给她包扎一下。”

    她是谁?

    除了顾棠,哪还有第二个受伤的她。

    特助眼神复杂的站在门口,看着门内的一幕,压住心底的想法,转身离开。

    屋内,阮檬咬住下唇,一声不吭,只是默默流泪。

    眼泪滴答止不住的往下掉,她长发拢在耳后,整个人看着柔弱隐忍,眼泪默无声息落下的时候,更是带着几分梨花带雨的娇弱。

    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薄厉宸进去的时候,一刹微微恍神,刚才一刹响起顾棠的样子。

    她也同样是喜欢默无声息的落泪,只是跟阮檬不同,她的落泪不是服软,而是无声的对抗和固执。

    哪怕是弯曲的脊骨,都像是刀刃向外的顽固,她的骄傲和固执像是刻在骨子里的一样,除了......除了上次的跪下。

    “厉宸?”阮檬轻声叫道。

    她的指甲深深陷进手心,她都挤出眼泪那么久了,等到的竟然不是安慰,而是分神。

    他竟然在自己面前分神!

    是因为顾棠吗?

    这个猜测,像是巨大的危机,让她一阵不安和害怕,她勉强的扬起笑容,伸手擦了擦眼泪,压住心底泛滥的情绪。

    “好好休息吧。”薄厉宸顿了顿说道。

    “厉宸!”阮檬忽然扬声叫道,像是带着几分踟蹰不安的说:“刚才顾小姐来这边,就是为了跟我说,她想让我帮忙,白承想带她出国。”

    “可是我没答应。”阮檬又急急的补充,“毕竟这件事我也不好插手。”

    果不其然,薄厉宸的眸眼沉寒了下来,像是蕴着几分的怒火丛丛。

    阮檬的心才终于落下几分。

    她不怕薄厉宸因此生气,怕就怕他无动于衷,反而是对顾棠生出其他的情绪。

    “我听二叔说。”阮檬小心翼翼的说话,可说出来的话却更像是火上浇油,“白承这次回来就是听说她离婚了。”

    一声冷嗬。

    薄厉宸的薄唇抿成一条弧,骤沉的嗓音都像是带着浓浓的讥嘲,“顾家现在还面临着刑事诉讼,那也看他敢不敢拿整个白家做赌注。”

    sh;

    “顾小姐?”旁边的护工低声叫道,“您身体还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她后知后觉又茫然的侧头看过去,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的脸,护工拘谨却又带着几分没掩饰好的怜悯,这一丝怜悯狠狠地刺穿她的心口。

    顾棠这才忽然清醒过来,她的孩子没了,在她刚刚知道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又残忍的被夺走了。

    “薄厉宸呢?”她紧紧攥着床单,声音嘶哑的几乎说不出来话。

    护工一怔,踟蹰的说:“薄先生有点事,让我照顾您。”

    有点事?

    她自嘲的嗤讽,可垂眼的时候,滚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