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重生之靳少的腹黑甜心》南意靳曜第43章txt免费阅读

    《重生之靳少的腹黑甜心》南意靳曜 时间:2022-05-14 14:43:56

    小说简介:《《重生之靳少的腹黑甜心》南意靳曜》是宋象白的一部作品,创作手法新颖,风格很独特,小说《《重生之靳少的腹黑甜心》南意靳曜》真的很棒,主角《重生之靳少的腹黑甜心》南意靳曜的人物性格都非常鲜明,宋象白对小说情节的描...

    《重生之靳少的腹黑甜心》南意靳曜第43章txt免费阅读

    第6章

    第6章

    草原。

    溪流。

    朝霞。

    少年和婴孩。

    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组合。

    今年的冬日来的比往年早,那些牧主早早的就把自家的牛羊赶回去了。

    草原上几乎没有人烟。

    除了迫不得已经过的商队,还有等着抢劫商队的盗匪,剩下的就是成群结队的狼群。

    冷不丁看到这样两个小屁孩,着实让人惊讶。

    “身手不错。”来人一共有六个,领头的人开口道。

    他的左边眉毛的位置被削掉一大半,整个人看着有些不对称,有些怪。

    阿鹿看清他的模样,立刻脸色刷白。

    草原盗匪的故事,是每个草原长大的孩子耳熟能详的,小时候哭闹的时候,都用草原盗匪来止哭。

    而眼前这个半边眉毛的,可能是传说中的半眉三当家。

    “这小崽子居然还带一个小崽子,三当家,我去宰了,做了腊肉,也嫩些,今年冬日怕是难熬,还是要多备些粮食。”半眉的男子身边有个干瘦的汉子,看到少年和小孩,却是一脸嬉笑的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三当家的剩下的一边眉毛挑了起来。

    “我会养马我会放牧,不要杀我,我可以每日只吃一顿饭,只要给我妹妹一点吃的。”阿鹿紧紧的抱着妹妹,嘴上拼命求饶道,眼角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判断自己能否趁机跑掉。

    少年的动作隐秘,可是却瞒不过对面一伙职业打劫的人。

    三当家勒住马,皱着那剩下的半边眉毛开口道:“带走,活的。”

    三当家开口之后,原本那想要再补上一箭的精瘦汉子有些不高兴,不过他并不敢反对,而是丢过去一根绳子,开口道:“捆上,自己走。”

    阿鹿很不想跟着这群盗匪,可是此刻能活着已经不容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不会逃,我要抱着我妹妹,绑着绳子要是遇上不好走的路,我还拖累了你。”阿鹿开口道。

    精瘦汉子抬手就想挥一鞭子出去,小兔崽子人小话却多,居然敢反抗,抬头却瞥见三当家的眼神,他讪讪的放下鞭子。

    草原上,一群人骑着马在飞奔,少年背着一个襁褓在后头追着奔跑。

    被三当家瞪了两次眼的精瘦汉子鱼刺,故意把马骑的飞快,就想等着少年趁机逃跑,他射上一箭,或者少年力竭,跟不上,他也能补上一箭。

    没有想到,跑了很久了,那少年居然始终跟在后头,而且恰好是他箭程射不到的距离。

    鱼刺十分不爽。

    不过眼前的路慢慢的变得崎岖了,快到寨子了,他也顾不上为难那小兔崽子了。

    寨子是在山上,只有一条小路,只能供一人骑马而行,稍不注意,就会跌落悬崖。

    阿鹿背着妹妹,跑的很吃力。

    可是他不敢不跑。

    他知道,只要自己故意慢下来一点,就会被杀死。

    看到山寨的入口居然是枯骨山,阿鹿都顾不上惊讶了,好不容易能喘口气,他紧紧的跟在马队后头,慢慢的走着。

    此刻他脚上的鞋已经跑丢了,昨日磨破的脚,又更严重了,可是感觉到身后襁褓里,还会动的妹妹,他硬是一声不吭,继续跟着往前走。

    少年走的很认真,山路很不好走。

    时不时就会踩到一两个尖锐的骨头。

    有手骨,有大腿骨,有头骨,都是人的。

    走这一段路的时候,盗匪们都是慢吞吞的,就算是张扬的鱼刺也不敢造次。

    一路上非常压抑,那些马都老老实实,低着头,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阿鹿也感觉有些怪。

    他走在这条路上,并不是很累,反而好像慢慢的恢复了气力,只是自己身后的妹妹似乎变的更重了一些,背着有些沉沉的。

    慢慢的,有风拂面。

    阿鹿忍不住回头。

    后头什么都没有,还是一条路,路上铺满了人骨。

    阿鹿继续朝前走。

    忽然,就走到山顶了。

    有雪山。

    有草地。

    有阳光。

    还有堆着高高的骨头。

    在阳光照耀下,洁白如新。

    妹妹撕心裂肺哭起来。

    “哇!”的一声。

    从带上妹妹开始,妹妹就乖的不成,从来没有这么哭过。

    哭声很大声,竭力嘶底一般。

    阿鹿有点慌,他不知道妹妹为什么哭。

    他也有点害怕,以前他的妹妹还在的时候,也总是哭,因为难受。

    后来,就不哭了,因为死了。

    他手忙脚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