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娇妻在外太迷人(张杨)~已更新

    娇妻在外太迷人(张杨) 时间:2022-05-14 15:03:28

    小说简介:《娇妻在外太迷人(张杨)》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绽音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将主角娇妻在外太迷人(张杨)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娇妻在外太迷人(张杨)》故事内容干净利落,没有拖泥带水,而且情感表达很到位,《娇妻在外...

    娇妻在外太迷人(张杨)~已更新

    第5章

    苏星眠母亲所在的疗养院,在北宁西边的郊区。

    盛夏的太阳,慢慢西移,穿透挡风玻璃,热情地铺洒在人的脸上,让人微微有些不适。

    萧今晏认真地开着车,等苏星眠结束一通电话,他迅速地看她一眼,温声道,“你前面的屉子里有副墨镜,拿给我一下。”

    “好。”

    苏星眠没有看他,只是答应一声,拉开面前的屉子,去拿墨镜。

    可是屉子打开,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却不是墨镜,而是一盒8个装的冈本。

    已经开封,有3只TT滑了出来。

    “看到没有。”

    见苏星眠迟迟没有把墨镜拿给自己,萧今晏又侧头看去。

    “看到了。”苏星眠反应过来,赶紧地,一把抓过屉子里的墨镜,然后“啪”的一声将屉子关上,把墨镜递给身边的男人。

    正好,前面红灯,萧今晏缓慢将车停下,情绪难明的目光淡淡看了苏星眠两秒后,接过墨镜,戴上。

    苏星眠撇开头去,再不看他。

    隔着墨镜,萧今晏又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等红灯转绿灯,他才收回视线,将车子又开了出去。

    ......

    还没有到下班高峰,路况良好,萧今晏一路将车开的飞快。

    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四十分钟就到了。

    当车子开进疗养院,几乎还没有停稳,苏星眠就解开安全带推门冲下了车。

    萧今晏拧眉,摘了墨镜,熄火,迅速地下车,大步跟了过去。

    “孙医生,我妈呢,有线索了吗?她是从哪个方向走的?”

    等进了住院楼,萧今晏正要找苏星眠的身影,就听到她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一间办公室里传了出来。

    他立刻大步过去。

    “你找哪位?”

    被称作孙医生的人原本打算敷衍苏星眠几句,但当萧今晏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吸引了,将苏星眠丢在了一边。

    苏星眠扭头,看了一眼门口的萧今晏,下一秒,控制不住,她火了。

    “我妈呢?我妈在哪?”她冲孙医生吼了起来,憋了一路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汹涌而出,“她是病人,我每个月交了钱给你们,你们的责任和义务就把她看好照顾好。”

    孙医生被苏星眠这么一吼,也愣住了,反应过来后,脸色相当不善地道,“我是医生,不可能一天24小时盯着你妈,你妈跑出去了,是护工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你冲我吼什么吼?”

    “孙医生是吧。”看着不过霎那,便泪流满面的苏星眠,萧今晏眉宇轻拧,过去搂住她的肩膀,掀眸扫向孙医生,一贯温淡的眸光,此刻却是无比凌厉。

    “没有得到家属的同意,病人在治疗期间离开医院,发生任何意外,医院负全责,情节严重,可以给主治医生量刑。”

    孙医生看着萧今晏,一下子就懵了,没想到他是陪着苏星眠一起来的。

    “监控呢,我要查看监控。”苏星眠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抹掉脸上的泪要求道。

    “监控我们已经查看过了,没有拍到你妈逃出去的画面。”孙医生道。

    “那你们做了什么,我妈现在在哪?”苏星眠又火了,吼了起来。

    “这......”

    “嗡——嗡——嗡——”

    这时,苏星眠的手机震动起来。

    赶紧地,她拿出手机。

    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难道是她妈在外面用别人的手机给她打的电话?

    苏星眠立刻接通电话。

    “妈。”

    “苏小姐是吧,你妈是不是有病,跑到我家里来大吵大闹的,说这是她家,房子卖了难道你没有跟你妈说吗?”

    “对不起对不起!”得到母亲的消息,苏星眠瞬间松了口气,央求道,“我妈确实是有精神方面的问题,能不能拜托您,帮我看着一下我妈,我现在马上过去接她。”

    对方犹豫了几秒才道,“行吧,那你快点。”

    “好。”苏星眠急急点头,“谢谢,谢谢!”

    挂断电话,她转身拔腿往外跑,萧今晏赶紧跟上。

    因为太急了,苏星眠甚至忘记了萧今晏和他的车,直接就要往疗养院外冲。

    萧今晏一把抓住她,拧眉道,“苏星眠,你是打算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苏星眠停下脚步,蓦地回头,男人明显不悦的面庞映入眼帘的霎那,她才稍微冷静下来。

    “对不起,我现在要去接我妈。”

    “上车。”说着,萧今晏直接拉着人上车。

    苏星眠从善如流,跟着上了车。

    ......

    一路风驰电掣,到达苏星眠原来家所在的小区,夜幕,已经开始降临。

    “今天谢谢你,我自己上去接我妈就好了。”

    大概是不想让萧今晏看到自己和母亲的狼狈,上楼前,苏星眠拦住萧今晏。

    夜幕下,萧今晏黑眸温温地看着她,“先上去再说。”

    苏星眠轻咬唇角,沉吟一瞬,点了点头,上楼。

    老式的花园小楼,没有电梯,苏星眠一步一步,有些小心翼翼地在前面走前,萧今晏亦步亦趋,在后面跟着。

    她和萧今晏没有可能的,不如就让他知道自己家里情况有多糟糕,好让自己也彻底死了心。

    一路沉默的来到原来的家门前,苏星眠抬手摁门铃。

    “咔嚓!”“啪!”

    就在门拉开的时候,一道人影迅速地扑到了苏星眠的面前,扬手一巴掌便狠狠甩在了她的脸上。

    “你个死丫头,扫把星,害人精,谁让你把我的房子卖掉的,谁让你卖掉的?啊!”

    一巴掌之后,门框里的中年女子像疯子一样,谩骂和拳头,不停地向苏星眠的身上招呼。

    “你怎么还活着,你怎么不去死,你去死呀,去死呀!你为什么还要活着?为什么还要活着祸害我?”

    “妈。”苏星眠低下头,不闪不躲,任由母亲沈慕慈的拳头不断砸在自己的身上,“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去死呀,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

    萧今晏站在苏星眠的身后,实在是看不下去,直接一把将她拽了过来,然后挡到她的面前,看着沈慕慈道,“阿姨,星眠是您的女儿。”

    沈慕慈的声音戛然止住,抬头看向眼前身形高大挺拔的萧今晏,愣了一下,马上又大叫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护着这个害人精,你知不知道她会害死你的。”

    萧今晏拧眉,“星眠是你女儿,她不害人。”

    “你放屁!”沈慕慈的情绪,一下子就又失控了,再次扑向苏星眠要对她拳脚相向。

    立刻,萧今晏将人护进怀里。

    “你个臭男人,你护着这个害人精干什么,你护着她干什么?你跟她一起去死。”沈慕慈的情绪控制失控,拳头不停地砸向萧今晏。

    “妈,你冷静点!”苏星眠挣开萧今晏的双臂,去握住沈慕慈的拳头,“爸爸和弟弟回不来了,他们回不来了。”

    “你说什么?”

    “爸爸”和“弟弟”四个字,让沈慕慈霎那僵住,红了双眼抬头看向苏星眠,喃喃重复问道,“你说什么?”

    “妈,对不起,是我错了,对不起......”

    “啊!”

    忽然,沈慕慈一声尖叫,猛地用力一把推开苏星眠,拔腿往楼下冲去......

    被刘语菲叫出去叫个饭。

    又到了周末。

    她前两天就约好了,周六去香安疗养院看她的母亲。

    其实,她也曾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

    她的父亲是名建筑设计师,母亲沈慕慈是位芭蕾舞演员。

    她的父母非常恩爱,母亲为了父亲,生了她和弟弟,甚至是一度放弃了芭蕾舞事业。

    弟弟比她小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