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年玉楚倾》全目录章节txt在线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年玉楚倾》 时间:2022-05-14 15:05:39

    小说简介:《《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年玉楚倾》》,这是由猫小桃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年玉楚倾》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第1章开始第一章 我们结婚吧 今年的第一场...

    《锦绣凰途:毒医太子妃年玉楚倾》全目录章节txt在线

    第二章 替他受伤

    “你还敢顶嘴!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

    “忠叔!把我的鞭子拿过来!”

    叶染大惊,几步冲上前去。

    “爷爷!您别冲动,墨迟他是情有可原的!”

    “你少给他开脱!当我不知道他昨晚出去买醉是为了什么?”

    叶染急了,拼命圆场:“不是的爷爷!那个MT项目的欧洲团队在资质授权上有些问题,所以是我叫墨迟先hold一下,不要签约的!所以昨晚他不是故意——”

    “我就是故意的,我想温绮了。”

    顾墨迟轻轻推了下叶染。扬起头,眼神里竟然没有半分惧色。

    “你!我打死你个臭小子!”

    说时迟那时快,老爷子铁腕一挥!

    啪!

    “墨迟!”

    叶染想都没多想,纵身扑挡在他坚实的脊背上!

    “叶染!”

    “小染!!!”

    顾墨迟转手抱住叶染,眼里闪烁着震惊和不可思议,却独独没有疼惜。

    “你疯了!要你多管闲事?”

    “臭小子!你说什么屁话!”

    顾老爷子也慌了。甩手扔了鞭子,急急跑上来:“小染,你这是干什么呀!”

    “爷爷”

    叶染咬着苍白唇,吸了一口冷气,“您别打墨迟了好么?我和墨迟已经结婚了,您打伤了他,我可怎么办啊?”

    “你说什么?”

    顾老爷子震惊不已。

    叶染咬着牙,一边点头,一边将口袋里的两本结婚证掏出来。

    “爷爷,是真的。墨迟说,他年纪也不小了,知道您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他成家立业。于是我们两个商量了一下……我从小就在顾家长大,您待我就如亲孙女一样。我们两个在一起,爷爷一定很高兴的。爷爷,以后,小染帮您看着墨迟。”

    “这,是真的?”

    顾老爷子翻着手里的红本本,胡须抖了抖。

    最后,他一拍桌子道:“这么大的事,你们两个都不跟长辈商量下?成何体统!”

    “爷爷,墨迟也是想给您一个惊喜嘛。”

    叶染忍痛笑道。

    “唉!罢了!赶紧打电话叫你爸妈从国外回来,找个良辰吉日,把喜事办了。”

    回到顾墨迟的公寓,天已经黑了。

    李嫂收拾好了次卧,助手阿斌也一早将叶染打包的几样行李送了过来。

    叶染坐在主卧的床上,有点局促地打量着她的婚房。

    刚才顾墨迟跟她说了一句“我先睡了”,便转身去了隔壁的次卧。

    叶染觉得心里堵的很难受,胸腔里的痛也越发清晰。

    她逃到洗手间里,趴在洗面池上一阵放肆地咳嗽。

    咳得撕心裂肺的。

    “你怎么了?”

    不知何时,顾墨迟突然站在了她的身后,皱着眉问。

    叶染被吓了一跳,慌不迭地转头,同时抬手擦了下唇角。

    “你在咳血?”

    看着洗面池里一片猩红色,顾墨迟冷定神色,倒吸一口凉气。

    还没等叶染解释什么,他突然就手拉开了叶染的睡衣。

    雪白羸弱的脊背上,一道暗紫色的鞭痕触目惊心的。

    叶染只觉得身子一冷,那种突如其来的羞耻感令她恨不能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顾墨迟你干嘛!”

    叶染扭过身,双手抓住领口。红着脸颊,一双大眼睛警惕地看着顾墨迟。

    她八岁就被带回顾家,从两小无猜的年纪便跟顾墨迟在一起。

    可这还是她第一次,被顾墨迟这么明目张胆地看到身体!

    “爷爷打伤你了?”

    顾墨迟心下一紧,眉头顿皱。

    想那沉重的鞭子抡上来,就是砸在自己这副粗糙的皮肉上都不好消瘦。更别提身高只到自己肩膀,体重还没有他一半的叶染呢。

    “没事……有点胸闷而已。”

    叶染打开水龙头,哗哗冲洗着洗面池。

    “明天去医院看看。”

    顾墨迟说。

    “不用。”

    叶染摇头,按在水龙头上的手,轻攥了几分。

    “去看看。我爸妈下周回国,别耽误办婚礼。”

    说完,顾墨迟转身回了次卧。

    叶染站在原地怔了怔,才拖着有点僵硬的身子回到卧室。

    一周后,顾墨迟的父母从澳洲赶了回来。

    因为叶染从小是孤儿,没有父母。顾家算她的婆家,也算她的娘家。所以一切过场,走得也都很简便。

    “小染啊,以后墨迟可就交给你了。公司上的事,你要好好辅助他。生活上的事,你要精心照料他。”

    敬酒时,顾母余兰秋拉着叶染的手,说了好些话。

    “妈,您放心。我和墨迟会好好的。”

    “小染,妈知道你心里委屈。妈也听李嫂说了,墨迟现在还住在——”

    余秋兰压了压声音,凑近了叶染的耳畔。

    这私密的番话,真是叫叶染面红耳赤,好不尴尬。

    “其实妈心里清楚,墨迟是个重感情的人,他早晚会明白你的好,会珍惜你的。”

    “妈,我知道。”

    叶染哽了下喉咙,模糊的视线远远望过去。

    西装燕尾的顾墨迟正在另一桌陪敬。今天算是真正的新婚夜,可新郎却是唯一一个只想一醉方休的人。

    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了。

    叶染来不及换掉身上的旗袍,喊了李嫂下来,一块将顾墨迟送到了卧室。

    “李嫂,给先生煮点凉茶。”

    “有,已经煮好了。”

    李嫂的眼神微微有些躲闪,“刚才夫人打电话来,吩咐过了。”

    叶染点点头:“那麻烦端过来吧。”

    将顾墨迟的外套脱下,领带解开。

    叶染轻车熟路地打点这一套,她已经习惯了。

    在顾墨迟醉酒迷失的时候,她从来不会去试探,他最想叫出的名字究竟是谁。

    喂了半盏凉茶下去,叶染总算松了一口气。

    一般这种时候,顾墨迟便会一觉睡到天亮了。

    所以今晚这个所谓的新婚之夜,对叶染来说与平日无异。

    她只想赶紧洗个澡,就去隔壁休息。

    然而就在这时,床上的顾墨迟突然有所动作。

    “热……好热……”

    顾墨迟睁开眼,赤红的眸子里,理智所剩无几。

    一双大手在胸前的睡衣上胡乱抓着,麦色的胸膛上,很快隆起一道道淡红色。

    “墨迟!”

    叶染大吃一惊,慌忙跑回去。

    “墨迟你怎么了!”

    抬手一探,他的脸颊怎么这么烫?

    “墨迟!”

    “给我!”

    男人突然低吼一声,就像失控的野兽。

    他一把抓住叶染的肩膀,翻身欺上,将她牢牢压在身下!

    医院里,可是你也该考虑下墨迟啊。他人还在警署的看守所。这么冷的天,你打算让他就这样过夜么?”

    面对温绮的质问,叶染真觉得哭笑不得,“你都回来了,还需要我怎么考虑他?何况他打人被抓,天经地义。想放出来,交几万块的保释费不就行了?”

    “可现在你才是他的妻子啊,警方要他的家属出面签字……这,万一给顾家爷爷知道他打人获罪,怎么得了啊?小染姐……”

    温绮咬着唇,提高了八度的声音。

    “你也知道我才是他的妻子。”

    叶染冷哼一声。而下一秒,温绮的眼泪直接就落下来的。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不愧是出国进修了这么多年的表演,这次回来的温绮,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从当年的会所舞女晋升为一线小花了!

    “小染姐!”

    温绮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急诊门前人来人往的,顿时一片哗然。

    叶染只觉得太阳穴跳突突地疼的厉害,&ld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