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全集章节小说】《亿万前妻休想逃》邵允琛陆瑶全文在线阅读

    《亿万前妻休想逃》邵允琛陆瑶 时间:2022-05-14 15:18:41

    小说简介:《《亿万前妻休想逃》邵允琛陆瑶》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马小虎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将主角《亿万前妻休想逃》邵允琛陆瑶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亿万前妻休想逃》邵允琛陆瑶》故事内容干净利落,没有拖泥带水,而...

    【全集章节小说】《亿万前妻休想逃》邵允琛陆瑶全文在线阅读

     

    第9章 赌命

    老黑一次次的把我打倒。

    而我,又一次次的站了起来。

    嘴角和鼻子流出的血,已经把衣服染红,红的刺眼。

    就像当年,我那被断腿断臂的父亲。

    和他身上缠着的,被血染透的绷带,一样刺眼。

    我再一次被老黑打倒。

    这已经是第九次了。

    老黑也累的气喘吁吁。

    有时候,打人比挨打,要付出更多的体力。

    站在我面前,老黑已经没了刚才的跋扈。

    “小子,你只要说句你服了,我就让你走……”

    老黑的口气,已经近乎于商量。

    而我还是一声不吭。

    慢慢的,又站了起来。

    擦了擦嘴角的血,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反问老黑:

    “我不服。你,服吗?”

    我的话,让老黑有些崩溃。

    明明被打倒的是我。

    而我却反问他服不服。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见我又一次的站了起来,众人也都低声议论着。

    “这小子是真犟啊,说句服了,不就完了嘛……”

    “你得说这小子是个爷们儿,这么打都不服,真够硬的!”

    “可别打了,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见老黑没说话,我再次的舔了舔嘴角边上的血。

    那味道,是淡淡的腥。

    “老黑,你不服,我也不服。今天是赌局上的事,那咱们就用赌的方式来了结。我和你赌一把,敢赌吗?”

    “赌什么?”

    老黑问我。

    “等我!”

    话一说完,我便分开人群。

    朝着旁边的一个五金商店走去。

    老板本来还站在门口看着热闹,见满身是血的我走了过来,他吓得急忙闪到一旁。

    进了商店,我拿起两把几十公分的尖刀,便走了出来。

    老板根本不敢过来要钱。

    但我还是掏出一百块钱,放在门口的茶桌上。

    我不是小偷,更不是强盗。

    我是老千!

    有底线有原则的老千!

    拿人东西,就要付钱。

    拎着两把尖刀,我慢慢的朝着老黑走去。

    路灯下,我孤独的影子,被拉的老长。

    而锋利的刀刃,在灯光的映射中,闪着骇人的寒光。

    围观的人群,不自觉的给我让出了一条路。

    走到老黑面前,我把刀柄朝向老黑,递了过去。

    “拿着!”

    老黑没动,他没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我让你拿着!”

    我吼了一声。

    老黑高大的身体,不由的颤动一下,他竟乖乖的接过了刀。

    “你刚刚问我赌什么,我现在告诉你,我和你,赌命!”

    啊?

    赌命?

    围观的人,发出一声惊呼。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向后退着。

    似乎怕将要迸溅的血,会喷到他们身上一样。

    “怎么赌?”

    老黑紧皱着眉头,问我说。

    “你先捅我一刀,我再捅你一刀。以此反复,先死者,为输!”

    老黑的脸色骤变。

    他看着我,半天没说话。

    他在江湖摸爬滚打,上过拳台,见过血,搏过命。

    但,从来没见过这种打法。

    “赌法是我提出来的,就让你先动手,来吧!”

    我双手下垂,面无表情的看着老黑。

    似乎已经做好了,挨刀的准备。

    老黑的神情,变得极其复杂。

    惊讶、疑惑、恐慌,在他的脸上同时浮现。

    “动手啊?”

    见老黑迟迟不动手,我沉声喝道。

    而老黑像呆住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好,既然你不肯先动手,那就我先来!”

    说着,我握紧尖刀。

    冲着老黑,一步一步的缓缓走去。

    每走一步,老黑的脸上都多出一分惊恐。

    到了老黑身前,我没有丝毫的犹豫。

    举着尖刀,冲着他的腹部,就捅了过去。

    “啊!”

    人群发出一阵惊呼。

    胆小的,更是捂着眼睛,扭过头去。

    “停!我服了!你赢了!”

    随着老黑一声咆哮。

    他手里的尖刀,也当啷一下,扔在了地上。

    而他,快步的向后躲着。

    我的刀落空了。

    而老黑,也服了。

    我依旧盯着老黑,神情冷漠。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我服了,服你了!”

    老黑立刻重复了一遍。

    口气中,依旧透着恐慌。

    “服我?我是谁?”

    “初六!”

    “错,记得,以后见我要叫我爷,初六爷!”

    “爷,初六爷!”

    老黑彻底服了,心口皆服。

    很久之后,谈起这次单挑。

    老黑曾说,无论拳台上,还是江湖中。

    他也曾和人搏过命,不过他从来没怕过。

    但那天和我的赌命,他怕了。

    那种怕,是由内而外的恐惧。

    似乎我,是他高山仰止,只能仰望,而不可战胜的人。

    他说,那是一种气势。

    一种泰山压顶,让你根本透不过气的气势。

    六爷也曾说过。

    我命带天煞,心藏七杀。

    即使刚学千术时,技术不行。

    但气势之凌厉,心里之稳定,不输许多千门高手。

    六爷以为我是天生的。

    他哪里知道,如果不是看到父亲惨死在我面前,如果不是被人一次次像狗崽子一样的折磨,我怎么可能会有这冲天的戾气?

    旁观的人都没想到,我和老黑的对局,竟是以强大的老黑服了而收场。

    我不再搭理老黑,而是看向侯军和陈晓雪,冷冷问说:

    “是道歉叫爷,还是跟我走?你们自己选!”

    侯军嘴唇微动,想说什么。

    但看着一身血红的我,他还是选择沉默。

    倒是一旁的陈晓雪,直接说道:

    “我不道歉,跟你走就是了!”

    说着,她也不看侯军,扭着细腰,一步三摇的走到我身前。

    一伸手,竟挎上了我的胳膊。

    这亲密的样子,好像她的男人不是侯军,而是我。

    侯军傻眼了,我也无奈了。

    我原本计划,让陈晓雪给我道歉,算是惩罚她对我父母的不敬。

    至于说带她走,只是故意吓唬她而已。

    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和我走。

    并且,好像没有半点不开心。

    我只能带着她走了。

    路过旁边的一个小院儿时,门口坐着一个满头银发,拿着半月紫砂壶的老头。他冲我笑哈哈的喊说:

    “小崽子,你也不会打架啊。刚刚要是我和那个傻大个打,我邦邦两拳,就能打的他满地找牙。你信不信啊?哈哈哈……”

    还未散去的人群中,有人喊话说:

    “老吴头儿,你又开始吹了。就你那身子骨,人一根手指头,就能给你捅散架了!”

    老吴头哈哈大笑,也不在意。

    这老头儿我见过很多次。

    每次来超市打牌时,都要路过他家。

    常看他拿着半月紫砂壶,坐在门口的小桌旁,喝茶聊天儿。

    我以为,陈晓雪被我带走。

    她一定会表现得惊慌害怕。

    可没想到的是,她这一路非但没有任何害怕。

    反倒时不时的,好奇的打量着我。

    吁吁。

    有时候,打人比挨打,要付出更多的体力。

    站在我面前,老黑已经没了刚才的跋扈。

    “小子,你只要说句你服了,我就让你走……”

    老黑的口气,已经近乎于商量。

    而我还是一声不吭。

    慢慢的,又站了起来。

    擦了擦嘴角的血,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反问老黑:

    “我不服。你,服吗?”

    我的话,让老黑有些崩溃。

    明明被打倒的是我。

    而我却反问他服不服。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见我又一次的站了起来,众人也都低声议论着。

    “这小子是真犟啊,说句服了,不就完了嘛……”

    “你得说这小子是个爷们儿,这么打都不服,真够硬的!”

    “可别打了,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见老黑没说话,我再次的舔了舔嘴角边上的血。

    那味道,是淡淡的腥。

    “老黑,你不服,我也不服。今天是赌局上的事,那咱们就用赌的方式来了结。我和你赌一把,敢赌吗?”

    “赌什么?”

    老黑问我。

    “等我!”

    话一说完,我便分开人群。

    朝着旁边的一个五金商店走去。

    老板本来还站在门口看着热闹,见满身是血的我走了过来,他吓得急忙闪到一旁。

    进了商店,我拿起两把几十公分的尖刀,便走了出来。

    老板根本不敢过来要钱。

    但我还是掏出一百块钱,放在门口的茶桌上。

    我不是小偷,更不是强盗。

    我是老千!

    有底线有原则的老千!

    拿人东西,就要付钱。

    拎着两把尖刀,我慢慢的朝着老黑走去。

    路灯下,我孤独的影子,被拉的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