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免费小说《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好看吗

    《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 时间:2022-05-14 15:27:21

    小说简介:悬疑小说《《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的主角是《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该小说展现了丰富的故事情节,特别是人物情感刻画细致,看过后就很难从中抽离,小编推荐这部小说主要是因为故事主角《霍少娇妻放肆宠...

    免费小说《霍少娇妻放肆宠》慕槿歌霍慬琛好看吗

    第15章

    第15章

    接到电话后的罗丽雅,正紧张无比的双手拿着小木人面冲着监护室里的林妙妙。

    她能感觉得到,刚才陆阳铭语气里的紧迫感,心中升起一种危机。

    这种危机不是她自己的,而是来自于陆阳铭和林妙妙。

    正紧张无比呢,突然监护室里面的护士迅速动了起来。

    很快,两个医生快步冲进去,还跟着几个护士。

    罗丽雅的第一反应心头咯噔一下,林妙妙出状况了,心里担忧得要死。

    隔着窗户,看见医生护士在里面忙活得不行。

    难道?真出事了?!!

    怎么办怎么办!

    “妙妙,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她急得不行,眼泪忍不住哗哗往下流。

    看着自己的好闺蜜在自己眼前出事,是个人都得急哭。

    就在这时,陆阳铭扶着墙走了过来,整个步子下面透着虚。

    “你、你怎么了?!!!”看到他这副惨样,罗丽雅紧张不已。

    “我没事。”他一屁股坐在长椅上,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直喘粗气。

    “不好了,刚才医生护士都进了监护室,妙妙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罗丽雅心急如焚的说道。

    “放心吧,没事了,她很快就会好起来。呼呼!......”陆阳铭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着急。

    “可是......”

    见他好像真的很累的样子,罗丽雅没有再说话。

    很快,监护室的门开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医生,病人怎么样了?”

    “万幸,病人情况突然好转,所有指标一下恢复到正常水平,真是不可思议!!!”医生仿佛见到了什么神奇的事情一样。

    呼!!罗丽雅往里面看了看,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她、她真的没事了吗?”

    “照目前来看,情况很好,不过还得继续监测,大概一会儿就能醒来,你们多陪陪她吧。”医生安慰的笑了笑,带着几个护士离开。

    “谢谢谢谢......”她赶紧道谢,听到林妙妙没事一个悬着心总算是落地。

    不过,这事情处处都透着古怪。明明已经很严重了,可为什么突然又好转了,也太奇怪了吧。

    难道?!!

    想到这里,她立刻转过头,看着一脸虚弱的陆阳铭。

    不会真跟这个家伙有关系吧,那也太......

    “呼!!!不用看了,我只是暂时救了她的命,如果不处理好,她还是会死。”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陆阳铭整个人才算是恢复了一些,至少没那么虚弱了。

    “啊?!!你、你说的是真的?”

    “你看我这样子像在开玩笑吗?”陆阳铭无奈一笑,的确,他现在这狼狈样,可不像是装出来的。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罗丽雅已经开始有些信他的话了。

    “得将她带走我才有办法。”

    “可、可她还在昏迷当中。”

    “马上就醒了。”说完,陆阳铭慢慢站起来,拉开门进了监护室。

    罗丽雅一头雾水,毕竟,这种事情她也是头一次碰上,已经开始在刷新自己三观了。

    病床上,林妙妙一脸灰暗,形容憔悴的躺着,显然还在昏迷之中。

    罗丽雅眉头紧皱,她到要看看眼前这位神秘的男人会怎么办。

    只见陆阳铭手捏剑指,猛的往林妙妙眉心一点。

    “还不醒来。”

    “咳咳咳,呕......”下一秒,林妙妙猛的睁开眼睛,开始剧烈的咳嗽不止。

    陆阳铭赶紧将她扶坐起,哇哇往床边吐起了黑色的污秽之物。

    刺鼻的臭味充斥着整个房间内,罗丽雅都受不了赶紧双手捂着鼻子才感觉好些。

    陆阳铭竟然就像没闻见似的,轻轻拍着林妙妙的后背。

    “吐吧,吐出来就舒服了。”

    “呕......”吐了一分多钟后,这才全部吐空,她大口吸气,这才感觉好了很多。

    陆阳铭赶紧用纸给她擦干净嘴巴,问道:“你还好吧?”

    “陆大,哦不,铭哥?!!你怎么来了?”缓过劲来的林妙妙一脸惊讶的看向他。

    “妙妙,你没事了?陆先生打你的电话,我就跟他说了,吓死我了。”罗丽雅上前关心的笑着解释起来。

    “对不起,把你吓坏了吧小雅?”林妙妙那憔悴的脸上挤出了一抹诚挚的笑容。

    “是啊,之前医生都已经宣布你病危了,我还以为......”说到这里,罗丽雅眼睛湿润起来。不过,随即她又笑了起来“幸亏陆先生救了你。”

    “谢谢你,铭哥,你又救了我一次。”林妙妙感激不已。

    “客气了,我收了你的钱,当然得保你平安,不过首先请允许我向你道个歉。”陆阳铭的话让她一愣,不知所措。

    “之前我还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了,其实还没有。”

    “难道,那刘大林的鬼魂又找来了?”林妙妙吓了一跳,不过她的话却也吓了罗丽雅一跳。

    “不,应该还另有其人。”

    “啊?!!”林妙妙整个人紧张害怕起来,之前刘大林的事情就已经把她整得够惨的,这才以为解决完。现在才知道没完,自然吓得不轻。

    “我暂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还不清楚,所以,咱们现在得离开医院我才能想办法解决。”陆阳铭建议起来。

    “好,出院。”闻言,她毫不犹豫的就要起身。

    “干什么,你不能乱动。”这时,一个护干赶紧快步走了进来,上前就要制止林妙妙去拔针头的举动。

    “护士,我要出院。”林妙妙坚持的说道。

    “不行!你现在还在观察期间,出了问题我们怎么交待。”这个护士上前就要将她按回床上去。

    突然,陆阳铭猛的一睁眼,心中大喜。一步冲上去,直接将护士给一拳打开。

    “嘭!”护士重重摔在地上。

    “你干什么?!!”罗丽雅吓得大叫,责备起来。

    这陆阳铭真野蛮,竟然殴打护士,这下肯定要麻烦了。

    “别过去,她不是人......”陆阳铭一把将罗丽雅拉了回来。

    二女一惊,不知所措呢。突然病房里的灯光迅速闪烁不写,那些仪器也立刻发出了急促的声响,十分吓人。

    “臭道士,居然被你看出来了。”护士小姐此时一脸狰狞,眼珠子里竟然变成了全黑,模样吓人不已。

    林妙妙赶紧拔掉身上的针头,跑到了陆阳铭的身后。

    “哼哼哼!林妙妙,你跑不出我手掌心的,去死......”护士咧着嘴,猛的扑了过来。

    陆阳铭毫不客气,手上铭纹闪动,一掌拍去。

    “啊!!”一声惨叫,护士直接被打飞,直接撞到墙上。

    嘭!一声闷响后,更诡异的一幕出现在三人眼前,二女吓得瑟瑟发抖,特别是罗丽雅第一次见这种恐怖的事情差点没昏过去。

    那护士撞到墙上后没有掉下来,就像是被钉在了墙上一样。

    此时的她,竟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蹲在墙上,这样子更像是蜘蛛的感觉。

    黑眼球闪烁着慑人的凶芒,狰狞的面部死死盯着三人,口中不断有黑色的东西滴落出来,恶心又恐怖。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呀!!!”罗丽雅吓得双腿打颤,都快哭出来了。

    陆阳铭死死盯着对方,手上铭纹光芒不断闪烁,随时准备出击。

    “臭道士滚开,她是我的,不然我连你一起吃了......”墙上的鬼怪怒吼起来。

    “你究竟是什么?”陆阳铭呵问道。

    “哼哼哼!你救不了她,她是我的,一定会下来陪我,去死吧!!”说着,对方浑身鬼气翻腾,猛的一下弹射扑来。

    “妈啊!!”

    “小心......”

    “大胆小鬼,找死......”陆阳铭大吼一声,双掌迎了上去。

    ,借天地之力为己所用。铭灵者,灵性强大,可直接以灵气铭纹而不借外物,如今的陆阳铭正好刚刚踏进铭灵境。

    至于铭魂,那是可以直接烙印在魂魄之上,无比恐怖。传说后面还有一个铭神境,不过那只是传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陆阳铭的师父罗天罡正是铭灵境后期的高手,便已经很强大了,至于铭魂境,那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不过,弟子陆阳铭年纪轻轻便踏进了铭灵境,有希望替师父完成愿望。

    之前凭借着梦醒时的一丝明悟,他正时已入定冥想了好几个小时。

    突然整个人猛的一震,全身抽搐起来,汗水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滴。

    “嚯!!!”他猛的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狂吸气。

    他眼珠上布满了血丝,眼神透着一丝惊愕厉色。

    好家伙,刚才好玄,差点就走火入魔了。没想到,达到铭灵境后,由于灵性增强,也更容易被心魔诱导,一个不小心,就极有可能走入岐途。

    风险往往伴随着机遇,所以,经过刚才的明悟,他隐隐摸到了些什么,灵性又有所增长,这是好事。

    天已经亮了,没想到自己竟然一坐就是一晚上,这是他修炼以来最长的一次冥想。

    休息了一会儿,毛孔都关闭之后才去冲了个热水澡,将一身臭汗洗去。

    “咚咚咚!”刚换好衣服,门就被敲响了。

    “谁啊?”陆阳铭奇怪,自己住这里谁会找过来。

    “陆阳铭先生在吗?”门外男子客气的说道。

    疑惑之下,将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提着一个号码箱站在门口,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你是谁,找我干嘛?”陆阳铭问道。

    “您好陆先生,我们吴董事长命令我给您送两百万现金过来,希望您笑纳。”男子笑着将手上的皮箱打开,里面码满了红彤彤的钞票。

    “吴正德?”

    “对,我们董事长还让我给您带句话,他说,希望您能理解他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