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小说排行榜~按摩插曲小说【最快更新】章节整理篇

    卫淮顾辞昇 时间:2023-01-21 18:27:19

    小说简介:小编给大家介绍一部非常有意思的小说《按摩插曲》,作者是金牌网络写手佚名,故事情节进展很快,内容衔接恰到好处,尤其是卫淮顾辞昇人设很吸引人,按摩插曲整片文笔极佳,强烈推荐。等我删删减减地坦白完昨天的部分英勇事迹。我...

    小说排行榜~按摩插曲小说【最快更新】章节整理篇

    等我删删减减地坦白完昨天的部分英勇事迹。

    我哥站在阳台默默抽了半支烟。

    不知道是在心疼店还是在心疼那位姓顾的大哥。

    最后,他决定拉着我一起去公安局。

    临出门前,卫淮又给我戴上墨镜。

    美其名曰,做戏要做全套。

    其实我知道,他就是怕顾辞昇看见我不瞎的样子会更生气。

    路上正好经过**店。

    我往外看了看,整面墙的玻璃碎了一地,里面倒没受什么影响。

    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

    即便这样,卫淮还是心疼得直捶胸口。

    我这次甚至还带了拐,下车之后一路走一路戳,步伐慌乱中又不难看出稳重。

    公安局里,我一眼就看见了大哥。

    他歪七扭八地靠坐在椅子上,半点没有被抓的窘迫。

    大哥没穿昨天那身装逼套装。

    简单的卫衣运动裤,甚至没喷发胶,看起来清爽得像男大学生。

    平易近人许多。

    当然,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当他半歪着脑袋,一个眼刀扫过来时,我还是狠狠打了个哆嗦。

    好帅……

    不是,好凶。

    先前打电话的警察招呼我们等一下。

    虽然他认定店就是顾辞昇砸的,可他本人不承认。

    而且基本程序还是要走的,只能让同事去调监控。

    我和卫淮排排坐在长椅上,时不时扭头看一眼隔壁房间的顾辞昇。

    他自在得像在家里一样,表情淡然,正跷着二郎腿看杂志。

    在卫淮发出第十八声超长叹息后,我斟酌着开口:

    「其实,我感觉砸店的人不是他。」

    虽说他确实有作案动机,可他昨天连一句狠话都没对我说过。

    我隐隐感觉,顾辞昇做不出来这种事。

    卫淮张大了嘴,脸上写满诧异。

    我以为他觉得我胳膊肘往外拐,刚要解释,就看他一拍大腿:

    「你也这么想啊!我就说嘛,那大哥昨天带那么老些人,要真想砸店还用得着大清早自己动手?」

    我:「……」

    话糙。

    但理不糙。

    他继续分析:「而且昨天他一没抱怨二没逃账,怎么看都不像是背后搞小动作的。」

    我愕然。

    爸妈,你们看见了吗?

    我哥竟然长脑子了。

    他柯南附体般硬是给我分析了好几点。

    直到身后有人故意咳了声。

    我扭头,是顾辞昇。

    他嘴角带笑,靠墙站着,也不知道听了多久。

    视线从卫淮身上掠过,直直盯着我。

    「监控拿回来了,他让咱们一块去看。」

    我边点头边起身摸拐,眼看着就要到手,却见顾辞昇大手一勾,把东西拿在自己手里。

    然后拉住我的胳膊:「走吧,我带你去。」

    我:「?」

    这是什么情况?

    刚刚不还是一副全世界都欠他五百万的表情吗?

    还没等我说什么,卫淮猛地冲到我俩中间。

    不顾在场所有人震惊的表情,他自顾**着顾辞昇的肩。

    「好哥们,马上还你清白!」

    我:「……」

    因为知道确切的时间和地点,查起来很方便。

    我哥和警察头抵着头挤到电脑屏幕前,看得格外认真。

    我也想看。

    可我这会儿是个瞎子。

    看天看地都可以,唯独不能看监控画面。

    更何况,顾辞昇还在我旁边。

    真是毁了我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他抱着手臂,明显对监控没什么兴趣,反而关心起我的视力。

    顾辞昇随口问了句:「你的眼睛,这样多久了?」

    我呆怔片刻。

    总不能说昨天为了他特意瞎的。

    于是随口侃大山:「有好多年了。」

    「哦,」他若有所思地点头,「那就是后天原因。」

    我:「……」

    倒也没说错。

    确实是后天原因。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还没讲出口,就听见我哥兴冲冲地喊:

    「拍到了,就是这几个人!」

    我下意识看过去,只见两三个熊孩子拿着砖头,气势汹汹地往**店玻璃上砸。

    像是在玩一场游戏,片刻后嘻嘻哈哈地跑走。

    视频加速,很快,顾辞昇入镜。

    他应该只是路过,卫衣外面还套了件长款羽绒服,挺直的背影像棵小白杨,在冬日蒙蒙亮的早晨呼出一口哈气。

    然后,看见满地狼藉。

    不过是弯腰捡砖的工夫,巡逻警车呼啸着停到他身边。

    随后就是热心民警的暴喝。

    看到这儿,大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警察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这还真是误会你了。」

    我瞥了眼最后暂停的画面,定格到顾辞昇那张脸上。

    震惊中还掺杂着几分疑惑。

    是可以当表情包的程度。

    好倒霉。

    又好好笑。

    卫淮见过砸玻璃的那几个小兔崽子。

    是邻街理疗店的小孩。

    我们带警察找过去时,老板娘正坐在门口嗑瓜子。

    她眼角眉梢尽显刻薄,看见我们丝毫不惊讶。

    反而冲我哥挤眉弄眼地笑:

    「哟,这不是卫老板吗?这几天发了不少财吧。」

    我看着她那没几个客人的小店,总觉得这人在阴阳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