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小说推荐月老也想谈恋爱全文TXT阅读【完整篇】

    林涑河 时间:2023-01-22 13:14:06

    小说简介:热门好书《月老也想谈恋爱》是来自作者林涑河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林涑河,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睁开...

    小说推荐月老也想谈恋爱全文TXT阅读【完整篇】

    睁开眼的瞬间,我就被宿醉的头疼给打倒了。我本能地给自己施了个安神法诀,这才慢慢缓过神来。

    窗外已经晨光熹微,看来我是睡了半天又一宿,周身清爽,倒省得再用清身诀了。本来睡醒了就打算起来做个早课,修仙这事儿即便有天赋也得努力,想要当大佬就得天资过人还得比别人勤奋,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林涑河身子骨不太行,宿醉之后我现在浑身疲软腰酸腿疼,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无力感,挣扎了半天也没办法爬起来,只能放弃。

    躺在榻上当咸鱼,其实也挺舒服的。

    既然没办法去院子里用功,那我决定就在被窝里好好盘盘逻辑。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而且还不是自愿的。我这人虽然惜命,却也干不出夺舍这种缺德事儿,这原主的情绪一而再再而三地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这谁受得了?而且就我穿越的这个时间节点来看,林涑河还没爱秦青潇爱得难以自持,怎么就每次见了他都这么大反应?

    所以说,我这显然不是穿书这么简单。

    在原世界我虽然是个不好招惹的大佬,但是像我这样不好招惹的还有好几十个,所以原世界的三元神「天机、天命、天道」特别没有存在感,每天就看着我们这帮修为过万年的老妖怪们上蹿下跳用特效打架,连个屁都不敢放。

    原世界的凡世和三界时间流速不同,在那边千年修为都是小学生水平,我随随便便闭个关都是百年起步上不封顶,所以当初看书的时候见秦青潇一个七百年修为的剑仙便成了修真界的天花板我还嘲笑人家:怕是一楼的天花板吧?结果自己现在穿过来成了地下室的地板,我再也没脸嫌弃男主战斗力不行了。

    好在我也就是个地下三五层,我下面还有十几层呢——不慌!

    但这就意味着,这里的三元神还是很有实权的,毕竟不管是这帮修仙的还是神族、魔族,都没人能干翻它们,那么我如今穿越而来搅乱了命数,不可能不被三元神盯上。

    怎么突然就从快乐的穿越生活里嗅到了一丝「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气息?

    不是很开心。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扭过头就见我那出场自带特效滤镜的便宜师尊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

    看到我醒了,他微微一愣,好像是犹豫了一瞬,才缓步来到我旁边。

    「醒了?感觉好些了?」

    秦青潇冷肃的面容上带着浅淡的关心,像是冬日里的一缕阳光,非常珍贵。

    我掀开被子努力坐起来,给予本书男主足够的尊敬,乖巧地回答:「弟子昨日喝多了酒有些宿醉,劳烦师尊挂碍,并无其他不妥。」

    我自认为自己态度足够端正了,但是却看到秦青潇眉间微不可查地轻轻蹙起,瞬间懵逼。

    怎么就不高兴了?

    您这么难伺候的吗?

    「先吃点儿东西吧。」

    他态度冷淡地把托盘放在了榻上,我看着那小小一砂锅的鸡蛋粥有些恍惚,只见他舀了一碗吹了吹,这才递过来。我赶紧道谢接下,慌忙间碰到了他的手指,秦青潇的耳尖肉眼可见地泛起一层薄红。

    什么情况?

    鸡蛋粥的温度被他吹得刚刚好,温温热热十分适口,味道清淡,显然不是出自我的师兄和师姐。难道是这位亲自下的厨?

    怀揣着疑惑,我边喝粥边试探性地问道:「师尊,弟子是和二师姐与四师兄一起喝的酒,不知道后来他二人如何了?」

    「昨日山长传讯,我派他们二人与丹霞峰的弟子一起去了嵊洲岛。」

    嗯?昨天我们仨不是还一起喝酒来着?您什么时候把人派走的?

    可能是我脸上的疑惑太明显了,秦青潇瞥了我一眼,语气凉冷:「你那时候已经喝得太多,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我心虚得赶紧低下头继续喝粥,努力回忆着昨天都发生了什么。我似乎是睡了一会儿又醒了,然后发现院子里没人了,就自己给自己灌酒。接着秦青潇突然出现,勾起了原主的心疾。

    没错,我记得昨天自己心疾犯了,但忘了是因为秦青潇抱住了差点儿摔倒的自己。然后呢?然后……秦青潇还挺关心我来着,问我哪儿不舒服,我就告诉他心口不舒服。

    ……不对!我是拉着秦青潇的手摁在了自己的胸上告诉他:这儿不舒服!!!

    「咳……咳咳……」

    扔下勺子捂着嘴一顿猛咳,秦青潇接过我手里的碗,轻柔地帮我拍背顺气:「慢一点儿,怎么这么大的人喝个粥还能呛到。」

    我咳得满脸通红,一句话都不敢说。秦青潇端走木盘,我也顾不上腰酸腿疼了,爬起来冲到水盆边仓惶地洗着手脸,还是原始的方法最好用,比清身诀什么的靠谱儿多了。稍微冷静一些我才转过身,只见秦青潇端着水杯站在我身后,这次我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半点儿也不敢再碰到他了。

    「多谢师尊。」

    「你以后,不要在旁人面前饮酒了。」

    虽然这句话语气平静,我却像是挨了道天雷一样浑身僵硬,尴尬地应了声「弟子谨记师尊教诲」,便目送这尊大神离开了我的房间。

    这叫什么事儿啊!

    喝多了对着自家师尊性骚扰什么的,我这是恶毒女配人设不倒啊喂!

    虽然后面的事我是真的半点儿也想不起来了,但是想着自己强迫秦青潇袭胸,我就恨不得真去挨上几道天雷,劈一劈我这进了水的脑袋。

    喝酒误事,老子要戒酒!

    不得不说,秦青潇不愧是本书男主,修真界的神话,被喝多了酒的徒弟性骚扰了还能尽心尽力地照顾对方,真的人美心善。

    我坐到桌子边继续喝着鸡蛋粥,虽然味道普通但这可是男主亲手给我熬的,还被他吹了仙法,满满的心意啊!

    等等,不太对。

    现在大师兄在闭关,二师姐和四师兄在出公差,鸣沙师兄和师弟师妹在走剧情,整个儿太白峰不就只剩下我们俩了吗?我这个性骚扰的恶毒女配要独自面对男主不知道多少天,这么一想就瑟瑟发抖。

    不如我再去闭个关吧!

    秦青潇没有给我逃避的机会,我粥还没喝完,他就一道传音让我巳时去剑庐找他。男主的话就是神谕,我当然是爽快应下,迅速吃完早饭收拾妥当,就屁颠儿屁颠儿跑去复命。

    作为第一剑仙,秦青潇不光会铸剑,还铸得特别好,好到能给自己铸出旷世神兵——双剑·业火寒天。

    这两把剑看名字就知道它们是一对儿,而且名字还直白地说明了它们的属性:铸造时不光用了许多珍稀矿材,还引了商丘的天火和养天池的神水,凭实力成了书中不逊色于上古遗物的法器。

    秦青潇在业火寒天中融入了他的一滴心头血和一缕神魂,这双剑就成了他的本命法器,还开了灵识,从木得感情的输出机器变成了有脑子的输出机器。后面他把业火赠予了女主,不光是送了把武器,也是送出了自己的半条命。

    啧啧啧,爱情使人降智。

    我暗自感叹着来到剑庐,这里火气太重,我一直不太喜欢,所以这一年很少过来。在门口稍微犹豫了一下,我才不情不愿地走了进去。往日里躁动的火气今天意外地安静,秦青潇自带鼓风机地站在玄天紫金炉前,长发飘散衣衫猎猎,炉火将他的脸颊映得格外耀眼。

    「弟子拜见师尊。」

    左手压在右手背上行了礼,我感觉自己面对秦青潇的时候真的又紧张又装  X,跟演古装电视剧似的。

    「你来。」

    秦青潇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带着我绕过紫金炉。后面几个房间,我知道有一间是他休息的卧房,一间是放置铸造好了的法器的库房,而这次去的是一间我之前没进去过的房间,里面有条不紊地堆放着各种材料,虽然看起来简洁朴素,但其实是个闪瞎我狗眼的稀世宝库!什么北荒山的大地结晶、不周山的极寒玄铁、冥渊的灭龙玉、青丘的万狐石,随便一件拿出去卖都能让我富可敌国!压抑着杀人越货的狼子野心,我闭了闭眼,让自己冷静下来,别跟个劫匪似的。

    「你喜欢哪个?」

    清泠泠的声音此时像是诱人犯罪的恶魔低语,我捂着胸口茫然地看着他:「啊?」我真的要成为腰缠万贯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大富豪了吗?

    秦青潇略带疑惑地歪了歪头,指着前面的博古架:「挑一件你喜欢的法器样式。」

    哦,原来不是要送我稀世珍宝去卖钱啊。失望……个屁啊!不是,等一下,您这意思是要亲自给我铸造?!

    「不…不用了吧?我去隔壁屋找件趁手的就行。」

    男主突然对我这么好,我有点儿瘆得慌。

    「你已经晋级元婴,合该有件本命法宝。」秦青潇态度平淡。

    哦!原来是师门福利!因为书里的林涑河突破灵寂期时已经被逐出师门,我都不知道还有这等好事!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站在博古架前看着那些基础法器,我有点儿犯难。倒不是选择困难症,只是我原本也是个法系剑修,最馋的还是秦青潇那把寒天,不过既然不想和他们牵扯太多,那还是避开剑吧。林涑河主要是得了那缕天地清气,我自身亲水这一年来都是走的水灵根的修习法门,那些长鞭啊、月轮啊的,也不太合适。

    「那我选伞吧。」

    毕竟这玩意儿收起来最像剑了。

    「伞吗?」

    对于我的选择,秦青潇好像有些诧异,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没记得林涑河有表现出对哪样武器特别地偏爱,这才放心地点点头。

    「嗯,就伞了。」

    「好吧。」

    秦青潇沉思片刻,挥手开始从周围选材料,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件件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被他收进百宝戒指里,感觉心在滴血。接着他回到紫金炉前,玄天紫金炉除了中间巨大的主体,旁边还悬浮着八个小号的珍宝炉,秦青潇毫不犹豫地将那些材料分别放进珍宝炉里,接着引了天火进行淬炼。

    我的心不滴血了,它已经破碎了。

    太费钱了啊!这男人太土豪了!!贫穷使我质壁分离!!!

    「涑河。」

    「弟子在。」

    本能地回应着秦青潇的呼唤,我悄悄抹了把脸乖巧地走到他身边。秦青潇指着珍宝炉认真仔细地和我说着各种注意事项,我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劲儿了:「您老的意思是让我自己来铸造法器?」

    看着秦青潇微微一愣,眉间轻轻蹙起,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忘了拿腔拿调了!就在我慌忙想要找补的时候,他语气轻柔地说道:「我很老吗?」

    「不不不!您不老您不老!您是三界第一美!光是看着您的脸,我都能吃下去三碗白米饭!」

    求生欲让我马上吹出一道彩虹屁,刚说完就发现自己越发毁形象了——这张破嘴啊!就在我忍不住想给自己两巴掌的时候,秦青潇却伸手摸上我的头,他眉眼弯弯声音轻快,从冬日暖阳化作春风拂面:「只是让你打打下手,这毕竟是你的本命法器,有你的灵气加持,今后用起来更趁手。」

    「啊?哦。嗯!」

    我丧失了语言能力。

    「都记下了么?」

    秦青潇满目柔光,勾魂摄魄。

    「记住了。」

    「那去吧。」

    他收回了手,我刚要转身又被他叫住:「你这样,就挺好。」

    「……哈哈,是吗?」

    干笑两声,我面容僵硬地看珍宝炉去了,心脏在胸腔里疯狂跳动,像是在蹦迪。

    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就因为我夸他好看,秦青潇就崩人设崩得连他作者妈都不认识了?

    还是来道天雷劈劈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