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经典小说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完结全文免费

    叶拾穆子桢 时间:2023-01-23 11:17:09

    小说简介:这部小说《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的主角是叶拾穆子桢,小编很佩服作者九月里的文字功底,故事十分新颖,让人越看越想看,九月里对于主角叶拾穆子桢人设的塑造也很用心,看完之后叶拾穆子桢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孕...

    经典小说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完结全文免费

    第15章

    叶拾说完,还邀功似的看着穆子桢,“你觉得怎么样?”

    别说是江枭了,就连旁边看惯了刑罚的侍卫都感觉背脊发凉。

    穆子桢眉头微蹙,却还是顺着她的意思点头道:“嗯,照办,务必想办法撬开他的嘴!”

    “是!”

    从暗室出来,叶拾心情大好。

    她向来都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江枭心术不正,害得她受尽了折磨,这回,也让他尝尝滋味。

    想着想着,她的肚子竟然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叫声。

    她回头看向穆子桢,“饿了。”

    穆子桢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还没到饭点。”

    他无法想象,方才那江枭浑身是血,到处散发着腥臭味,她怎么还能饿了的?

    而且,从她方才的言语来看,像是在刀尖上舔血的人。

    他凝眸看着她那精致的面容,却根本看不出个一点端倪。

    叶拾察觉到他的目光,傲然挑眉道:“别总是盯着我看,爱我的人很多,你还排不上名次。”

    随后,潇洒甩头,扭身离开。

    只留下穆子桢一人,脸红了又青,青了又黑。

    周围的下人们看得眼睛都直了。

    王妃好飒!

    ......

    叶拾回到自个的院子,在软垫上一躺,只要稍稍勾勾手指,青萝和紫萝便马上命人备膳了。

    今日叶拾心情不错,特意点了几个硬菜,吃得好不痛快。

    看着旁边那个举着大肘子在那啃的叶拾,穆子桢一张脸彻底阴沉了下去。

    她这样子,哪里还有点儿半点丞相府千金的样子?

    怨不得都说她痴傻。

    紫萝瞧着穆子桢面色不好,暗示了叶拾好几回都被无视,只能转而讪笑解释道:

    “王妃今儿吃得少,这会儿想必是饿坏了。”

    实际上穆子桢根本也没有想怪罪的意思,只是指了指门外。

    “把门关上,别被人瞧见了笑话。”

    “......”

    关上门之后,穆子桢这才动筷。

    一小口菜一小口饭,吃得很是优雅。

    叶拾却感觉全身想蚂蚁一样爬的难受。

    “你这样吃,能吃出什么滋味来?这酱肘子,就得跟我一样啃才行。”

    穆子桢鄙夷地瞥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叶拾也懒得搭理他。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进食的速度快,饱得自然也快了。

    “嗝——”

    叶拾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回到软垫上躺下,忽然有了罪恶感。

    这样不好。

    这王府的伙食太好,把她养的白白胖胖,她以后还怎么逃离?

    想着想着,又有些后悔起来。

    不过,这样躺着摆烂实在是太舒服了。

    叶拾眯着眼睛享受着,忽然被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拉回了现实,“吃饱了就睡,迟早变成猪。”

    叶拾想也没想,直接出声损人,“那也比瘦马猴强。”

    穆子桢脸一黑,还没说话呢,忽然发现眼前的人翻了个身,“哇”的一声直接吐了回来。

    穆子桢的脸直接绿了。

    吓得青萝和紫萝急忙冲了上来。

    “快、快请大夫来——”

    先前给叶拾诊脉的大夫很快赶来,被下人领着来到了叶拾床边。

    屏退众人,大夫号脉。

    号完脉,这才来到穆子桢面前,拱手回禀道:“王爷,娘娘并无大碍,只是胃食淤积,与脉冲之气相犯,痰湿上逆,也是害喜之象。”

    说到底,就是因为方才积食过多,加上妊娠恶阻,是正常的害喜现象。

    穆子桢这才放心了些,稍稍点了点头道:“无事便好。”

    方才她吐得厉害,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也跟着紧了紧。

    大夫弯腰继续说道:“小的开几贴药,王妃服用几日,调养身子,只是,这进食切不可急躁。”

    穆子桢了然,看向床上的人。

    她倒是知道自己犯错了,心虚的很,翻身钻进了被窝里。

    瞧着叶拾那苍白的小脸,原本想怪罪的话也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穆子桢摆手道:“若是有人问起,你可知道如何回答?”

    这大夫也不是第一次上王府了,自然知道规矩。

    他点头说道:“小的是上门来给王爷看腿疾的。”

    “不错。”穆子桢满意地勾唇,“下去领赏吧。”

    “是。”

    那大夫高兴的很。

    虽然听说这位王爷脾气不太好,但给的赏赐也不少。

    这次从王府出来,他捧着怀里沉甸甸的银子,说不出的欢喜。

    谁知道他还没高兴多久呢,一辆马车从身旁掠过,他也跟着被掳进了车里。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把刀便直接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吓得身子一激灵,缩了缩脖子,“好汉饶命。”

    对方声音狠厉,像是藏着一把刀子,“说,你去王府做什么?”

    大夫颤抖着身子,有些结巴道:“我、我只是给王爷看腿疾的。”

    “腿疾?”对方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王府之前不是招过一名游医,为何还需要你?”

    “我、这我怎么知道?大人,我只是个小老百姓,王爷需要我,我就得去,旁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那人语气发狠,大夫知道这一次自己是难逃一劫了,于是干脆闭上了双眼。

    谁知道头顶上忽然传来“咻”的一声轻响,脖子上的那把刀竟然落了下去。

    他抬起头一看,原本那挟持自己的男人胸口竟然插着一把冷箭!

    更要命的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火光,笼罩着马车车身!

    他惊恐万分,颤颤巍巍地从马车里爬出来,还没来得及跳下马车呢,一道黑影忽然掠过,他也随之被带了下来。

    脚落在平地上,他依旧没能缓过神来,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眼前,是一双略有质感的黑色长靴。

    大夫抱住脑袋,求饶道:“大侠饶命!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饶了我吧。”

    那人冷哼一声,“你方才在马车上,都说了什么?”

    “小的什么也没说。王爷只是让我去治腿疾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大夫说着,竟然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方才从王府拿的银子来,“你想要钱,我都能给你,求你饶我一命。”

    极度恐慌之际,他忽然听到了一声冷笑,“呵呵,你倒是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