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速度文学网

    当前位置:武侠玄幻

    完整版小说许稚意周砚电竞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许稚意周砚

    许稚意周砚 时间:2023-01-24 14:50:17

    小说简介: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许稚意周砚电竞》的小说,小说是许稚意倾心创作的一本女频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一切的烦躁和不耐都寂灭在这一句话中。周砚明显有些惊讶,旋即就.........

    完整版小说许稚意周砚电竞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许稚意周砚

    一切的烦躁和不耐都寂灭在这一句话中。


    周砚明显有些惊讶,旋即就变成了责怪:“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早说?”


    许稚意缄默了瞬,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她刚刚竟然还在期待他会说些什么。


    明明同一个日子,周砚能记住这是顾音音的生日,却想不起自己分毫,难道还看不清吗?


    周砚的心中,没有自己了!


    这个念头清晰涌上的一瞬间,许稚意只觉得眼前一片发黑。


    从小她在孤儿院长大,无父无母,后来进了青训营,认识了周砚,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那时候,她以为自己有了家。


    可现在才明白,原来一样东西如果一开始不曾拥有,那即使曾经得到过,最终也会失去。


    “送我回……别墅吧。”


    许稚意再没有办法把那个地方称之为家。


    而周砚闻言却是说:“我已经给顾音音说了,你会一起过去,不好失约。”


    顾音音,顾音音,顾音音!


    他一口一个顾音音终于还是扯断了许稚意理智的最后一根弦。


    语气近乎尖锐,她忍不住大喊:“我说了,我要回去!”


    周砚从没见过她这幅歇斯底里的模样,一时间愣住了。


    随后反应过来,冷下了脸:“只是忘记了你生日,至于吗?”


    如果她不在乎周砚,当然不至于。


    但偏偏,她爱他。


    可此刻,许稚意说不出这句话,只能说:“如果你不送我回去,我就自己回去。”


    话落,便作势要去推车门。


    但她的轮椅还放在后面,许稚意根本就没办法离开。


    周砚从愤怒中还是找回了丝理智,将人拽住:“别动,我送你!”


    闻言,许稚意收回了手。


    车子重新启动,车内却是一片死寂的宁静。


    周砚一边开着车,视线不自觉看向许稚意,她太安静了,安静的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直到将车停在别墅外,许稚意坐上轮椅,才缓缓开口:“我们离婚吧。”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周砚只觉得耳鸣了下。


    “什么?”


    “离婚。”许稚意重复着,继续往下说,“离婚协议我会叫律师整理好发给你,签完字我们就去办手续。我给你自由。”


    离婚之后,他就能和顾音音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也算是自己的一种成全。


    许稚意以为这是周砚想要的,却没想到他却说:“不可能!许稚意,结婚时我允诺会照顾你一辈子,就绝对不会食言。”


    曾经甜如蜜的情话,在这一刻听起来却格外荒诞。


    “周砚,我是个人,不是彰显你信守承诺的工具!”


    然而,周砚只是推着轮椅,将许稚意送进了客厅。


    “晚上我会回来给你过生,我们不要再吵了好不好?”


    他的语气那么温柔,那么平静,就好像刚刚的争吵只是许稚意一个人的独角戏。


    她拨开周砚的手,眼眶通红:“这么纠缠下去有必要吗?”


    “有。”周砚的回答笃定。


    许稚意愣了下,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不愿意结婚。


    “为什么?“


    不知不觉间,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


    周砚只是说:”没有为什么,乖,等我回来。”


    话落,他转身朝外走去。


    等许稚意回过神,屋内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偌大的客厅,寂静无声。


    许稚意一个人待在这空旷的地方,只觉得是一种折磨。


    而屋内,无处不在的那些曾经引以为爱情的细节在这一刻,却成了一柄柄刺向她心的利刃。


    曾经有多甜,现在就有多疼!


    情绪翻涌下,像是发泄般,许稚意还是没忍住将周边的一切尽数挥倒在地——


    “哗啦!”


    只听一片碎裂声响,茶杯,茶壶,烟灰缸,再到墙上那副巨大的婚纱照……


    一样一样,尽数倒砸在地上,变成一堆狼藉。


    而此时屋外,原本离开该去参加顾音音生日会的周砚就站在门外。


    听着屋内传来的打砸声,他默默点燃了根烟。


    发泄一下也好。


    这些日子,他确实做了些不应该的事,能借此让许稚意把火气出了,也省得他们再吵下去。


    这时,手机声响起,是顾音音打来的。


    “周砚,生日会要开始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顾音音语调娇媚,周砚却面无表情:“我不去了,你们玩吧。”


    “为什么?”顾音音不解,随即想到了什么,“是许稚意不让你来吗?我早说了,你们还是早点离婚,省的她总管着你,她自己没朋友,难道还要拽着你一起吗……”


    顾音音话犹未尽,周砚却有些烦了:“这是我和她的事,用不着你来多嘴。顾音音,我们是队友,是搭档,但也仅此而已。”


    话落,周砚没再管那头顾音音的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门内不知何时静了下来。


    周砚下意识的想要开门走进去。


    可就在手握住门把手那刻,又突然松开。


    “除了顾音音的生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我的生日。”


    许稚意的话再次闪过脑海,周砚迟疑了下,还是转身朝外走。


    既然自己说了要给她补生日,怎么也该有个蛋糕。


    想着,周砚便上了车,疾驰而去。


    但即使这样,因为蛋糕要现做,等他再回来,天色也已经黑了下来。


    别墅里没有开灯。


    黑漆漆的一片,周砚看着,莫名有些不安。


    但看了看手中的蛋糕,他深吸了口气,打开了门。


    “稚意,我回来……”


    然而,这一句话在灯光亮起的瞬间,戛然而止——


    只见满地狼藉中,许稚意就那么安静的坐在轮椅上,浑身苍白,只有那垂落的手腕上,刻着一道鲜红的痕迹。


    血,从中缓缓滴落,而后湮没在地上慢慢蔓延的血泊之中……